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949章 贱人夏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飞燕脸上气势汹汹的表情消失了。

  她像是被石化了一样,脸上表情完全凝固了。

  尊贵?

  这个被自己视为低贱的小白脸,竟然是特码的什么尊贵的先生?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她感觉有些眩晕。

  对方是怎样的身份,她不惧怕,所谓尊贵也是在这里尊贵而已。

  让她愤怒的是……一再被打脸,反复被羞辱的屈辱感。

  霎时,她瞪着埃文斯,斥道,“埃文斯,你什么意思!”

  埃文斯没有回应。

  甚至没有去看她,仍然面色恭敬的观察着夏天脸上的表情。

  最初见到夏天时,他就感觉有些熟悉。

  似乎在哪儿见过,可无论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的职业注定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

  埃文斯有一种感觉,自己一定遗漏了非常重要的信息。

  直至苏小小拿出那张黑卡,直到他看到黑卡上面的号码……埃文斯骤然记起。

  几年前,他还在米国,也只是运通集团旗下一名小小的职员。

  偶然一次情形之下,他有幸见到了ceo加尔斯先生。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那位被十万员工顶礼膜拜的加尔斯先生,像个朴仁一般恭恭敬敬陪着一男一女在草坪上漫步。

  事后有传,说那名极其漂亮的女子,才是运通公司幕后真正的掌控者。

  因为在当时,那位漂亮女子将自己的一张卡,随手送给了那名有些东方面孔的男子。

  而且在当日,客户部便激活了一张极其特殊的黑卡……000000001。

  纵是过去许多年,关于那一天的记忆也在埃文斯脑海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此刻他完全可以确定,眼前这个相貌刚毅的东方青年,就是被送出的持卡人。

  “咳咳,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夏天嘴角一抽,本想静静装个叉,却没想到被认出来。

  事实上,埃文斯说的不错,这张卡的确是维多利亚送给他的,只是夏天很少用。

  当然,运通公司真正的掌控者,的确也是维多利亚这个活了好几百岁的血族。

  不止如此,维多利亚还掌控着好几家电影公司。

  她虽然没有建立势力,可财富却无法估量。

  夏天曾不止一次当面调侃,这就是活的长久的好处。

  此刻听到夏天否认,埃文斯也很有眼色的恭敬一笑,“抱歉,也许是我真的看错了。”

  说罢之后,他才转身看向脸色阴沉的陈飞燕,“陈小姐,这位尊贵的女士拥有百夫长黑金卡,完全有资格在本会所消费。”

  百夫长黑金卡?

  闻后,四周人们的表情都显得无比震惊。

  他们自然也知道百夫长黑卡代表着什么。

  一时间,看向苏小小的目光闪动着异样。

  神色之间变得各不相同。

  反观陈飞燕,浑身颤抖,已经说不出一句话,内心之中极端愤怒,又极端耻辱。

  她缓缓后退两步,阴冷的目光扫过苏小小,立刻又定格在夏天脸上,尖锐的声音充斥则无尽的怨恨。

  “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

  “嘟……”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说到‘放’的时候,陈飞燕只感觉腹部一道气流穿过重重阻碍。

  骤然而响。

  声音……无法形容。

  九曲十八弯,宛如一个老女人在沉长的尖叫。

  卧了割草的。

  四周人们再次呆住了。

  下一秒,几乎全都向后退去,捂着鼻子嘴巴一脸见鬼的表情。

  夏天早就拽着苏小小远远躲开了,不过仍然无情的补了一刀,“放屁就放屁吧,还特码让我等着,我靠,究竟什么仇什么怨,想要用屁来羞辱我,好吧……你赢了!”

  四周众人一个个面色古怪,捂着嘴巴鼻子面红耳赤。

  先不说这家伙有着怎样的身份,但这张嘴……简直太特码恶毒了。

  “啊……”

  尖叫!

  刺破耳鼓的尖叫!

  陈飞燕再也不复方才盛气凌人和高高在上,甚至连怨毒目光都变成无地自容的羞愧与惶恐。

  脑海中一片空白,思维混乱不堪。

  在一阵阵眩晕之中,她头也不回向外跑去。

  ……

  约莫两个小时之后,夏天与苏小小离开了形象会所。

  夏天原本凌乱的长发没有了,再次变成了寸头,但不是板寸,也区别于平头,而是圆寸,看起来不仅英俊,而且更加冷酷。

  苏小小挽着他的胳膊,十分满意这个发型,一双美眸盯着看了又看。

  夏天用手抚了一下近乎光头的脑袋,“我感觉还不如剃光头呢。”

  “不要。”

  苏小小立刻抗议,随即赶忙转移话题,“夏天,你好坏。”

  “呃,你这是在……夸我?”夏天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讨厌。”苏小小伸手拍了他一下,目光嗔怪,“我指的是你和陈飞燕说的那些话。”

  “什么话?”夏天装傻充愣,而后似想起什么,“你说那个放……”

  “不要说……”苏小小赶忙制止,“以后别说脏话好不好?”“好,不说,唉这年头,说句实话真不容易啊,连小小你都和她们同流合污了。”夏天摇着头,满脸失望,“你说人活一世,吃喝拉撒睡,难道很低俗吗,就像刚才那个女人

  长的漂亮又怎样,又不是神仙,还不是该放就放……”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苏小小面色羞赧,摇晃着脑袋,黑发肆意飞扬。

  “哈哈。”

  夏天忍不住欢乐浅笑。

  两人当属俊男美女,如此姿态走在街上,自然会引来一道道关注的目光。

  打闹了片刻,苏小小看了看时间,说道,“现在已经六点半了,我们回去吧。”

  “不着急。”

  夏天笑了笑,一双黝黑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异样,“跟我来。”

  说罢,他拉着苏小小的手,转身往回走。

  走了十多米后,停在路边一辆黑色商务车前,敲了敲车的玻璃。

  看到此,苏小小有些诧异。

  “这辆车跟了我们一下午了。”

  “啊?”

  苏小小一呆。

  这时,车窗玻璃缓缓下降,露出一张男人的脸庞。

  这是一个青年,也就二十五六岁,看起来精明干练,可此刻脸上却充斥着紧张与慌乱。

  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您……有什么事吗?”

  “别装了。”夏天懒得与他废话,“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

  “我,我没……”青年想要否认,可迎着夏天不耐烦的表情,当即苦笑一声,神色恭敬道,“夏少,我是赵少的人,赵少原本想请您吃饭,聚一聚,可是又不好打扰您和苏小姐,所以就让我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