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970章 拜会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翌日上午。

  夏天来到了人民大学附属中学。

  他曾在这里上过两年高中。

  在这所学校中,夏天也曾经有几个玩儿的不错的朋友,但自从退学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他今日来并不是缅怀,也非故地重游。

  而是想看一看当年对自己格外关照的老校长,张培元。

  人大附中是一所享誉中外的著名中学,多次荣登米国马里兰大学研究所公布的华夏高中排行榜首位。

  不夸张说,这所中学可以说是华夏最好的高中之一。

  走进校园,宽阔的校园公路两旁,一排排数十年的古木整齐排列,枝叶相连,一阵微风吹拂,阳光透射下来的斑驳也跟随着拂动。

  夏天不紧不慢走着,看着来来往往年轻的身影,心情很不错,彻底放松。

  就在不久前,他从夏雪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

  冯天纵昨夜被他暴打的事情,仍然传播了出去,但是,冯家并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宣扬找他麻烦。

  相反,冯家人主动联系夏雪,说这是年轻人之间的误会,希望双方都不要往心里去。

  “小天,冯家虽然退让了,但并不是服软,你要小心,整个冯家除了冯天鹏那个小疯子之外,一窝子都是阴货。”

  说起冯天鹏,夏雪的语气之间充斥着丝丝异样。

  对此,夏天自然铭记在心,但也没有太过在意。

  冯家不招惹他便罢了,若是敢来找麻烦,夏天也不介意闹他个天翻地覆。

  就在他思绪的时候,忽然,耳中传来一道‘嗡嗡’的轰隆声音。

  突兀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夏天,扭头望去,赫然看到一辆红黑相间的法拉利跑车急速向他冲来。

  看到这一幕,夏天皱了皱眉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滋——”

  法拉利主人以为会夏天躲闪,没想到竟然被吓傻了,不得不紧急刹车。

  汽车轮胎与地面激烈摩擦,传出一声刺耳的声音,地面上留下一道清晰的轮胎印记。

  “次奥,你特码聋了还是瞎了!”

  车挺稳之后,一名相貌不俗的青年迅速开门下车,一边骂,一边气势汹汹大步走来。

  夏天眉头轻轻跳动,眼神平静,凝视对方。

  “妈地,你特码活腻歪了吧。”

  看他如此淡定,青年火气更浓,不过就在这时,法拉利车门再次推开,走下一名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孩。

  “钟哥,和这种人较什么劲,我们快走吧。”

  女孩虽然穿着露骨,浓妆艳抹,可是能看得出来,她的年龄并不大,极有可能是一名高中生。

  “不是我计较,是这小子太特码不识抬举了。”

  有些人便是如此,越是在女人面前,越喜欢装叉。

  女孩不劝阻还好,这一开口,反而更加激起了青年的本性,“乡巴佬,你特码聋了吗?给老子跪下!”

  闻。

  夏天的眼睛微微眯缝起来,轻轻瞟了他一眼,转身走向岔路。

  他没有与对方对骂。

  但就是这轻飘飘的一个眼神,让青年的怒火瞬间直窜而上,快速冲来,一脚踹向夏天。

  “去你妈地!”

  但紧接着便发出一声惨呼,“啊……”

  夏天瞬间转身,后发先至,抬腿一脚快如闪电,一脚蹬在他的肚子上,青年拘娄着身躯哒哒哒后退不止,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是一个随意的人,不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动怒。

  但并不代表没有脾气。

  这家伙唧唧歪歪阴阳怪气,他不与对方计较也就罢了,可没想到竟然动手……只能注定是一场悲剧。

  此时此刻,青年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感觉五脏六腑像是碎了一般,痛的直抽冷气。

  “钟哥,钟哥你怎么样?”

  女孩惊呼着跑了过来,赶忙伸手去扶青年,却不想青年猛地一推,“滚开!”

  霎时,女孩一个没站稳,直接跌倒地上。

  而青年则咬着牙站起,眼神极其恶毒,盯着夏天,“你特码敢打我?”

  “呵呵。”

  夏天淡淡笑了笑,黝黑的眸子没有一丝波动,旋即,看了看倒在地上眼眶发红的女孩,摇摇头,转身离开。

  “草泥马,小杂种,我一定要弄死你……”

  前走着的夏天猛地止步,转身,走来。

  正怨毒大骂的青年身形一僵,眼看夏天走来,后面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然后,转身就跑。

  一边跑,一边放狠话,“小子,你给我等着!”

  几步窜进车内,连仍然摔在地上的女伴都不顾,快速启动法拉利,仓皇而逃。

  “钟哥,钟哥……”

  女孩站起身,跌跌撞撞在后面大叫,眼看着法拉利消失,女孩顿时又气的破口大骂起来。

  “钟云,你个王八蛋!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啊啊啊……”

  看到这一幕,夏天感觉有些好笑,摇摇头,转身离开。

  同时摸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电话过了许久才被接通,里面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喂。”

  “您好,请问是张校长吗?”

  树叶斑驳的林荫下,夏天止住身形,语气相当尊敬,还带着一丝丝激动。

  “是我,您是……”

  电话对面,人大附中联合总校校长张培元的语气带着几分疑惑的问道。

  他之所以疑惑,是因为这个号码是他的私人手机,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且都是熟人。

  “老师,是我……”夏天深吸一口气,“我是夏天。”

  “夏天?夏天!你,你在哪儿!”

  电话那头,张培元在听到夏天名字后,先是一怔,紧接着,那张饱经风霜温和而镇定的脸庞,顿时变得激动起来。

  “我在学校,正在去高中部的路上。”

  夏天能感受到张效忠语气之间的波动,自身也是唏嘘感慨,“我现在想拜访您,您有时间吗?”

  “有,我有,你在高中部操场等着,我马上去接你。”

  张培元显然也有些激动,说罢之后,立刻挂断了电话。

  当夏天来到高中部操场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一位身穿灰色西装的老人,站在那里不时眺望。

  他也看到了夏天,当即远远的挥手,同时快步走来。

  然后,在四周学生,以及学校老师一道道诧异的目光中,看到他们德高望重的老校长,犹如小孩子一般兴高采烈。

  是谁。

  这个青年是谁。很多人都发出了类似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