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972章 精神病人思维广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中年不是别人,正是冯天纵的父亲,冯清。

  他原本正在公司开会,可是在得到冯天鹏来医院的消息后,第一时间急匆匆赶来。

  他比任何人清楚,自己这个侄子是何等的……操蛋!

  但仍然晚了一步。

  当他看到蜷曲在地上昏死过去的冯天纵时,脸色一瞬间狰狞起来,一双眼睛充斥着血丝,盯着冯天鹏,那样子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了一般。

  “你个混账东西,他是堂弟啊……”

  骂完这一句,他赶忙跑过去,同时对那名医生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救人!”

  医生和护士立刻醒悟,当即上前。

  可刚走一步,却见冯天鹏冷冷说道,“你们谁敢救,我就废了他。”

  说完之后,笑呵呵看着冯清,“二叔,放心吧,天纵他死不了。”

  阿噗!

  冯清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怒瞪而来,“你,你你你……你这个孽障,败家玩意儿……老子今天抽死你……”

  话落之时,他大步上前,扬起手臂一巴掌甩向冯天鹏。

  啪!

  声音传来,冯清的手臂静止半空。冯天鹏好整以暇扣着他的手腕,脸上带着神经质般的笑容,但一双眼睛却冷的可怕,“这个世界上,只有五个人敢打我,我爸,我妈,我爷爷,我师傅,还有我老师,你还

  没有资格打我!”

  说话间,一记弹腿踢出,结结实实蹬在了冯清的肚子上。

  砰的一声,冯清身形后退不止,整个人靠在了墙壁上,脸色涨红,浮现痛苦之色。

  “二叔,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敢私营赌场,好哇,这次算你走运,不过你还敢继续的话,老子特码一把火给你烧了。”

  “你,你你你……”

  冯清捂着肚子,气的浑身乱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名医生和几个护士,顿时噤若寒蝉,果然如传说中一样啊,这个神经病六亲不认。

  “我这是为你好,二叔,别不识好人心。哼!”说完,冯天鹏向外走去,几步之后,似想起了什么,又道,“我警告你啊,最好别去报复那个叫夏天的混蛋,一大把年纪了,我看你活到狗身上去了,别特码因为你这个该

  死的儿子,把整个冯家都连累进去。”

  “啊……啊啊啊……”

  冯清忽然捂住了心口,身体顺着墙壁坐在了地上,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额头青筋暴跳,整个人犹如羊癫疯一般剧烈抽搐起来。

  看到这一幕,冯天鹏不仅没有惊慌,反而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随即,甩了甩乱糟糟的长发,双手插兜,哼着小曲离开了病房。

  “今儿我是真的真高兴,今儿我是真的真高兴,唉,要去见老师,我还得洗澡,真麻烦啊……”

  ……

  附属中学外,一家档次并不算高的饭店包厢中。

  张培元和夏天一边喝茶,一边闲聊着。

  不过大多时候,是张培元在问,夏天回答。

  他重点询问了夏天这几年的境地,而夏天也只能以善意的谎来哄老人开心。

  “对了,和你说一件事。”

  张培元似想起了什么,说道,“还记得龙飞吧,在你走后不久,龙飞就被人打了,差点被人打死。”

  停顿了一下,他的脸色有些复杂,叹了口气,“而且那三个欺负月亮的小混混,也都死了,死的不明不白,后来……冯天也退学去了国外。”

  愕然听到这句话,夏天当即一愣。

  “老师,您是说……冯天?”张培元苦笑着摇摇头,“不知道,这只是后来传出的风风语,唉,你们两个啊,其实我知道,你们私下里关系不好,可是我能感觉到,冯天那孩子只是不想输给你,你当

  时太优秀了。”

  夏天面色愧疚,端起茶杯以此来掩饰。

  只是,张培元的下一句话顿时让他懵住了,刚刚喝到口中的一口茶直接喷了出去。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冯天是冯家之人,真名叫冯天鹏。”

  冯家?

  冯天鹏?

  夏天膛目结舌。

  不久前,夏雪还在电话中说起过这个名字,冯天鹏,冯家的小疯子。

  据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神经病。

  就连夏雪拿他都没办法。

  现在张培元告诉他,说冯天就是冯天鹏?

  夏天终于明白,夏雪在和自己说起冯天鹏的时候,语气为何那般古怪了。

  嗡嗡嗡。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时,张培元的手机嗡鸣起来。

  “那小子来了。”

  看到上面号码,张培元喜上眉梢,当即接通,并且说出饭店的地点和位置。

  约莫五分钟最后,包厢外面传来敲门声。

  张培元道了一声进,包厢门被推开,外面走进一名青年,同时笑道,“老师,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呃!”

  话未说完,骤然而至。

  青年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坐在那里的夏天。

  夏天也在看着他。

  彼此的眼神都有些惊讶。

  夏天之所以惊讶,乃是眼前青年与映像中的小胖子相差太远了。

  青年身形修长,健壮,露在t恤外面的两条古铜色的胳膊粗壮而有力,上面的肌肉与青筋盘绕在一起,犹如一条条虬龙一般,充斥着爆炸性的力量。

  而他原本带着笑意的双眼,在看到夏天的一瞬间,立刻变得比那野兽还要凶狂,透发着让人心悸的冷凶亮。

  夏天甚为惊讶。

  如果说,赵有为的桀骜不驯只是流于体表的话,那么眼前青年的野性,则是自内而外充斥在骨子里。

  冯天鹏同样很震惊。

  他没想到,夏天会出现在这里。

  或者说,他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与夏天见面。

  “你们怎么了?都不认识彼此了吗?”

  察觉到异样的气氛,张培元笑着打破了沉默。

  “怎么会呢。”

  “不会。”

  夏天与冯天鹏异口同声,旋即,相视而笑。

  只是笑容之中,只有他们彼此才能明白的蕴意。

  “冯小胖,没想到你变化这么大啊。”夏天主动开口,上下打量,“我差点都认不出你了。”

  冯天鹏大步走来,披散在肩头的长发飘动,而后坐在夏天对面。

  “你倒是变化不大,化成灰我都能认得。”

  张培元皱起了眉头,“怎么说话呢。”

  冯天鹏顿时脖子一梗,“老师,您上学的时候就偏向他,现在还是,我不服。”

  闻,张培元被气乐了,“我怎么偏向他了。”

  “某些人目无尊长,不告而别,可您老回来之后满世界找他,这些年来,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换做是我,我就没脸来见您。”

  冯天鹏嗤笑一声,随即不服不忿道,“可我呢,我退学的时候,您不仅骂我,还打我……”

  “夏天离开是不得已,情有可原。”

  说起这个,张培元顿时来气,“你呢,好端端为什么退学?知道我对你抱有多大期望吗,我不打你打谁。”

  “我……我……”

  冯天鹏气结,有苦说不出,索性道,“算了,以前的事情不提了,今天我们师徒三人聚在一起,先喝酒。”他挑衅的眼神看着夏天,“你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