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004章 踩你踩到死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砰砰砰……砰!”

  四周人们目瞪口呆站在原地。

  他们只看到,夏天雨点一般的拳头凶狠的落在白晨身上。

  一记接一记的打击声,就如同重锤击鼓般密不透风,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开始,白晨还能勉强抵挡。

  可随着夏天的拳头越来越快,越来越重,越来越狠,他的的另一只胳膊也软软耷拉下来。

  他的那张脸,在夏天的拳头之下,变得鼻青脸肿,涕泪血长流,眼睛已经肿的成了一个紫葫芦。

  “像你这样的杂碎,老子见多了!”

  夏天一拳闷在对方脸上,直接将白晨的脸闷了个满脸桃花开,紧随着一记弹腿蹬出,结结实实蹬在他的胸腹。

  “砰砰!”

  这一拳一脚,就和攻城掠地的重锤没什么区别。

  白晨拘娄着身体,犹如一发炮弹横飞半空,而后重重砸在地上,荡起层层尘埃。

  夏天走过去,低头俯视,“你以为我不知道挑唆连江,就是你干的吗?”

  白晨倒在地上,脸上血肉模糊,那双只有一条缝隙的眼中,既惊恐又恶毒的盯着夏天。

  身上的痛苦,远不如实力带来的差距,让他感到耻辱。

  唯一庆幸的,他认为自己达到了目的。

  自己为了给姚曦办事,被夏天打成这样。

  到时候添油加醋之下……不论姚曦还是夏天,两人之间必然会生出间隙。

  他阴骘,怨毒的目光盯着夏天,但眼角的余光,瞟向了冯天程。

  同时也为夏天再次树了一个强大的敌人。

  想到这里,他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沫,眼中的阴毒仿似能滴出毒液一般,狰笑起来。

  “你很得意?”

  夏天声音轻淡,神色之间已然恢复平静,“我说过,我玩儿阴谋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老子今天踩你踩到死!”

  说话间,从兜里摸出手机,拨通了姚曦的电话。

  很快接通。

  “夏先生?”

  听筒中传来姚曦既惊讶又带着一丝小惊喜的声音。夏天低头瞟了一眼白晨,淡淡道,“姚小姐,一个叫冯天程的小子欺负洛千金,被我打了,但你的保镖白晨却要给他出头……姚小姐,我记得欠你三个人情,我让了他三招

  算是还你一个人情。”

  “什么!!”

  姚曦当即惊呼,似乎太过震惊,导致声音都有些变调。

  这也怪不得她,实则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夏天会与白晨发生冲突。

  最关键的是,自己费劲千辛万苦换来的三个人情,竟然被抹去一个。

  这让姚曦又惊又怒!

  “夏先生,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

  夏天说出了一个地址,挂断了电话。

  随即低头俯视白晨。

  地面上犹如死狗一般趴着,之前还一脸恶毒笑容的白晨,此刻像是被戳破了的气球,脸色一片煞白。

  而他的身体,就像是打摆子一般剧烈颤抖起来。

  对方只是一个电话,便如一记无形的耳光有很又快抽在他的脸上。

  将他的算计。

  将他的阴谋。

  抽的支离破碎。

  将他的高傲。

  将他的尊严。

  践踏的一无是处。

  他死死盯着夏天,像是厉鬼一般怨毒到了极致,似乎想要找夏天索命一般。

  反观夏天,不在理会他。

  而是缓缓转身,看向那边早已经目瞪口呆的冯天程。

  “啊……你不要过来!我,我是冯天程,我是京城冯家嫡系,我堂哥冯天鹏是京城四大天王,我爸是……”

  迎着夏天的目光,他像是女人一般刺耳尖叫起来,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哒哒哒。

  夏天前走,冷笑道,“就算你爹是天王老子,我今天也踩你踩到死!”

  “你,你,你你……”

  眼看夏天向自己走来,冯天程拔腿想跑,可是双腿沉重的抬不起来。

  刚才对方狂殴白晨的一幕,已经彻底将他吓傻了。

  现在酒已经彻底醒了,脑子恢复正常的冯天程已经意识到,他踢到了铁板,惹上了一个狠角色。

  对方根本不惧他身后的背景。

  可惜,这里不是京城。

  冯天程几乎咬碎了牙齿,“你敢动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夏天冷冷看着他。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

  看的冯天程一阵恐惧,心中发毛。

  “给你个机会。”夏天忽然流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立刻给我朋友跪下道歉。”

  跪下?

  道歉?

  怎么可能。

  冯天鹏的脸都绿了,气的险些吐血。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可是……你穿着这一身保安制服,跑不了!”他面目狰狞,“小子,我劝你做事留一线余地。”

  “嗖。”

  没有回答。

  夏天动了。

  脚下徒然发力,宛如鬼魅一般,刹那贴近冯天程。

  冯天程只感觉一道冷风袭来,眼前一花。

  紧接着,在他不可置信的表情中,夏天抡圆了手臂,一记耳光恶狠狠甩了出去。

  “啪!”

  这一记耳光,又快,又狠,又准。

  恐怖的力量,将冯天程抽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他重重砸在地上,蜷曲着身躯,一辆脸在极度痛楚中完全变了形。

  “嗬嗬……”

  他没有凄厉嚎叫,口气却发出犹如频死野兽的吸气声,几颗牙齿夹杂着血水自口中流淌。

  “嘶!”

  四周围观的路人尽皆倒吸一口凉气,望着夏天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这是个狠人!

  这是所有人生出的一个念头。

  反观冯天程,剧烈的痛楚让他头晕目眩,眼前金星狂闪,耳中传来嗡嗡嗡鸣响。

  他没敢继续放狠话,强忍着的疼痛站起身,从口袋里摸出一款镶钻的限量手机,颤抖着手就要拨打电话。

  “嗡!”

  忽地。

  就在这时。

  一辆出租车疾驰驶来,飞快停在路边,一个青年从车上走下。

  青年的装扮非常另类,一头鸟窝般的长发,大热天穿着一件西装,下面却是一条大裤衩,脚下趿拉着一双拖鞋,一边扣着鼻孔,一边走向这边。

  正准备打电话的冯天程,在看到青年时,身形不由一颤,先是震惊,继而畏惧,紧接着变成了兴奋。

  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不管不顾冲向长发青年,

  一边跑,一边大吼起来,“大哥,快来救我……”

  夏天并未阻拦,冷眼旁观。

  就在冯天程即将跑到近前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长发青年抬腿一脚蹬了出去。

  砰的一声,结结实实蹬在对方的肚子上。这一脚又快又狠,只听嗷地一声惨叫,冯天程犹如死狗一般被踹翻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