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吉祥物 第12章:沧浪峰

小说:修真界吉祥物 作者:雪山藏狐 更新时间:2020-07-22 23:30: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为了照顾常德这位注定的沧浪门人,鼎城真人选的地方仍旧在外门所在的朝阳峰范围内,有着常德通过传讯符分享的定位,一人一熊不久就找到了他们。

  “真人。”

  人在外门,刚下飞剑,便自觉的向鼎城真人问好。

  然后鼎城真人让他俩在常德旁边坐下,继续手拿教鞭亮着黑板,误人子弟。

  两人一熊也迅速入戏,认真听课。

  比起塞了几十人的学堂,一对三的课外辅导显然是宽松了很多的,碰到没明白的地方,能直接对着鼎城真人提问。

  而鼎城真人讲的也很有针对性,虽然不像夏先生讲课那般流畅专注,时不时喜欢跑题,但高屋建瓴,仍旧讲的头头是道,听得对面三个咋咋呼呼。

  谁让这当老师嘴一开还会讲点大人物的八卦呢?三个连外门都没走出去的菜鸡可受不住太大刺激。

  真不愧是沧浪君的徒弟,听说这位大能年轻时就不羁的一批。

  熊猫君手里不停的做着笔记,豆豆眼中透出不一样的光彩,将他的眼圈衬出了五彩斑斓的黑。

  原来还有这种破局解题的方法吗?

  奥利奥的学霸大脑飞快运转,这段日子里积累的疑惑也得到了解答。

  白到发光的饭团脸上浮现出了欣喜之色。

  可惜五陵宗的放假规矩是做五休二,加上外门管理处会定期的给弟子们下发小任务锻炼他们的动手能力,而鼎城真人除了做家教外也要忙着还债,所以提供给常德他们足够时间补课的时间,并不太多。

  好在常德虽然人怂,但自我学习能力还是有的,在有了“家教”后,他的成绩也慢慢爬上了,上课也逐渐跟得上讲课夫子的思路,摆脱了学渣的身份。

  最好的表现,就是他开始聚气凝液了。

  在穿越之时,常德身体就被无名力量洗经伐髓过,堪称琉璃无垢体。

  只是先前搞来搞去的忙活,吸引天地灵气入体也得等感觉到了,就一直没弄好。

  如今正式上了路,短短时间,体内就充盈起了灵气,并且进入了新手修仙的第二阶段,凝液期。

  如果天元此时不是正处于人才群起之际,常德也能觍着脸夸自己是修炼小天才了。

  半个月后,鼎城真人把常德他们几个带去了沧浪峰,说是让这群小菜鸟见识下何为炼器炼丹,顺便学下怎么做。

  沧浪峰作为五陵八脉之一,有多么阔大雄伟常德在刚入门就听说过了,现在身到其中,更加感到了沧浪一脉的强大。

  高到不知道多少丈的耸立高峰,浓郁的灵气化成飘渺的云气缭绕在山腰之间,而在山巅处则是覆盖了一朵巨大的黑云,云里雷光不断,散发出毁天灭地,诛灭万邪的强大气势,但那些雷霆都被约束在雷云之中,虽然暴烈,却没有一束落到地上。

  来往于沧浪的内门弟子都不敢用眼去直接窥探,除了沧浪君十二个亲传徒弟,也没有人可以去到沧浪峰的上端。

  实际上沧浪峰作为一脉主峰,放在平时并不会有很多人,因为很多小有成就的弟子在为宗门挣得一份足够的荣誉后,就可以在其法脉范围内独居一个山头自我发展了,不会再倒过来“啃老”,也默认这是对法脉尊主领地的尊敬。

  当然,多劳多得,房子是三环以内还是荒郊野外,这也得看人本事。

  只是最近由于由北倾长老做主的五陵宗“财政部”广裕峰的催账行为,逼得沧浪弟子含泪砸锅卖铁,将大半的家底抵押了出去,平时要想再做点什么,只能去其他峰借用,或者来沧浪主峰这里。

  毕竟主峰的面子就算是宗主也不得不给,北倾长老也没催账催到丧心病狂掏了沧浪君的老窝,所以保留了很多器物,方便弟子们使用。

  不过再一想,连给外门小菜鸡找练手的东西都得来主峰了,可见此时沧浪峰上下有多么拮据。

  都是浪过头惹的祸啊!

  “这里人可真多……”

  常德跟乐高走在鼎城真人身后,打量着路上的景物,然后就不小心被某位急匆匆路过,没有收敛一身神光的沧浪弟子给闪瞎了眼。

  卧槽!

  还真有人能走起来“一路火花带闪电”啊?

  只有熊猫君奥利奥因为自带墨镜,没像两人一样受到强烈刺激,但四周时刻溢散的强者气息也让滚滚感到心惊,一身软毛都炸起来了。

  没有惊动别的人,鼎城真人直接带着他们到了一处偏僻角落里,那正坐落着一间平房。

  平房修的方正,门是虚掩着的,三只皮毛柔顺的田鼠正坐在门口打斗地主——

  不用多说,这玩意又是穿越者给天元带过来的。

  “啊,真人您就来了!”

  黑毛田鼠刚甩出去一张三就瞄到了来者身影,顿时警觉起立,“我们都等好久了!”

  “行了行了不打了,这盘作废!”黑田鼠转头大义凛然的告诉同伴,让它们把心思转回工作上来。

  “你耍赖,我都快赢了!”另外两只“农民”鼠十分气愤。

  “开玩笑,你手里还有十七张牌呢,能赢我?!”

  黑田鼠把持着道德制高点,对鼎城真人热情招呼,“真人,您要的东西我都给准备好了,就等您了!”

  它推开平房大门,三只田鼠扭着自己肥硕的身体让出了路,鼎城真人带着菜鸡们走进去。

  “这里是主峰的新人锻炼房,别看它小,其实里面被我师父叠了好几个空间,塞了不少东西……不过因为我沧浪峰收人要求高,这里的东西又太低级,所以不经常用,可能有点古旧……”

  “咳咳,落了灰。”

  穿过由空间交叠制造出的朦胧阴影,几人来到了间气质颇为古朴的明亮空间——这里是专门的新手炼丹房。

  鼎城真人本想领人认识一下丹炉和存放的各种材料,结果才一碰就得了满手的灰。

  “怎么回事?不是装了除尘法阵的吗?为什么没用?”

  遭到玷污的鼎城真人震怒,对尾随而来的黑田鼠发出质问。

  别看这新手房外表小而旧,平时也没几个人用,但这可是各主脉的标配,要想它“表里如一”是不可能的。

  作为专门为沧浪峰弟子服务的附属小妖族,这田鼠难道敢偷工减料,中饱私囊?

  黑田鼠一脸委屈,“这不是因为最近大家都穷嘛……广裕峰的守财奴把咱们都逼来主峰吃大锅饭了,没必要的地方只能能省就省……”

  法阵运行也是需要能量的啊!

  要是贫穷的情况再延续下去,只怕主峰大殿上为了气势而装饰的灵石珠宝都能被人扣了去。

  毕竟沧浪一脉的弟子都很心大,讲究的是及时行乐。

  “原来如此,是我错怪你了。”

  鼎城真人明白了其中缘由,就没有再去念叨田鼠们的看护不力,一看炼丹房里不少的物件都蒙了尘,再想到自己连法剑都没了,从光鲜亮丽的名门弟子穷成了个狗币,顿时心生悲凉。

  “好,你们就在这里试试炼丹,等熟悉了我再带你们去其他地方练手……”

  他强忍悲伤,让常德乐高他们上前。

  后者挪步凑过去。

  这里地方大,丹炉堆了好几个,他们各自选了一个,再根据自己背过的丹方挑了材料,就要开火。

  几人都很谨慎。

  虽然理论水平不一致,但为了有个好的开始,他们都默契的选了个基础的丹药开炼。

  在天元世界堪称烂大街的回气丹,由于丹药成分极为简单,炼制手法也只有三板斧流程,闲得无聊的天元炼丹师们还为之开发出了几百种口味。

  常德给自己挑了个水蜜桃味的,因为他有点想吃桃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