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吉祥物 第14章:沧浪君的隐忧

小说:修真界吉祥物 作者:雪山藏狐 更新时间:2020-07-22 23:30: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如果不是因为师尊要做的研究太多,而我们的课题也不能因为太低级而丢人,我沧浪峰何必穷困成这样!”

  搞科研这是需要烧钱的啊!

  现在不像中古时代,凭借实力地位就能直接压榨豪门世族为自己服务上供,再强大的宗门处理起财务事件来,也得遵照基本法了。

  “没看出来咱们师尊,是个会搞科研的大佬啊。”常德说道。

  他跟鼎城真人混熟了,对于沧浪门徒的身份,也多了认同感,一句“师尊”喊出来,也不觉得勉强尴尬。

  “没看出来很正常,师尊除了修炼时候正经,其他时候犯贱都有可能。”

  “我和其他师兄弟私下里聊过,听说师尊小时候脑袋被麒麟踢过,估计是脑回路给踢出了问题。”

  压低了声音,鼎城真人偷偷的说着自家师父坏话。

  ……

  三人听了满是无语。

  不过面对鼎城真人的热情分享,他们也不好意思婉拒,只能选择了尬笑。

  后面几个时辰,鼎城真人又带着几人去了炼器房,绘符室等地方,让他们练手,提高熟练度。

  没想到的是,在炼丹炼器上表现平平的常德,于绘符一法上,倒有不小天赋。

  只见他提笔之时,气定神闲,一扫平常时期的颓唐之气,沉稳落笔,才见过的复杂符文,被他缓慢不断的绘制到符纸上,而绘符成功的一刹那,鼎城真人能从上面看到一抹璀璨流光划过。

  若是没有修为限制,常德再成长几分,未必不能引动天地异象,来为他庆祝绘符完成。

  看来常德身上,也不是只有当吉祥物这一个用途。

  鼎城真人心里暗想。

  他和常德相处了一段时间,可以感觉出对方本性是个挺单纯的小孩,对于不解之处,也肯去认真学习。

  不像某些穿越者一样,自己没学好东西,处理错了事情就喜欢说“老天不公”,“我必逆天”这种傻不拉几的话,混了社会也只喊着“关系”“后门”这种词。

  殊不知天道酬勤,只要肯努力,必然会给予回报。

  毕竟天元世界从道而行,能走到的修行者都是通过了大道考验的,不会给你强行灌输“来自资本家的鸡汤”。

  他们的鸡汤是真的强身健体,效果一流。

  为此,鼎城真人还私下惋惜过常德这一招人疼的欧皇体质。

  对方踏实苦学,想来在修行路上也有野心,可要是因为体质原因,被宗门一直圈在身边给人当幸运buff,实在是可惜了。

  而在另一边。

  沧浪君站在一片幽暗虚空内,面对飘渺混沌,神情一扫平日的不羁放纵,十分恭敬。

  “……如果你所是真,那那个小子对我天元,的确有大用处。”

  半晌后,从虚空的四面八方,传来一道声音。

  所谓修行,讲究的是地侣法财,但是“运道”这东西,也是必不可少的。

  没有运道,可能再好的天才也无法踏上登天之路,再苦心清修的人,一辈子兜兜转转,指不定也要被堵在某个瓶颈不得突破。

  更有甚者,一朝踏错,半生心血便付之东流,大厦倾覆。

  可惜人之运气,太过飘渺,其中“福泽”更是难以令人明,猜都猜不中。

  如果真的来个“福运增幅器”,那天元定然会更进一步发展。

  如今的天元不缺人才也不缺资源,怕的就是一些好苗子,无法安稳成长。

  那隐藏在背后,不断向天元投放穿越者,收敛天元气运的幕后黑手还没有被找到,天元自身的气运更被他搅成了一团乱麻。

  眼下各方面虽逐步稳定,可气运一旦流散,谁能保证会回来多少?

  过去几百年,天元也由此陨落了不少少年天骄,逼得不少本应该隐退后方的老人重新现身,以图维持局面。

  各大派的宗主是这样,

  他这个明钺大法主也是。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只能待在这世界边角充当支柱,稳固一方。

  “等到有空,把人带到我这里,让我瞧瞧。”

  明钺法主对沧浪君说道,“另外我在这边不知岁月,不知外面眼下如何了。”

  作为世界四大支柱之一,明钺法主能明显感觉到天元越来越稳定强大,那些外来的力量也被打击削弱,无法再对天元进行腐蚀。

  可全力镇压于此,他是分不出多大心神去窥探天元本界事务的。

  沧浪君对此,就有很多话说了。

  “如今天元承平日久,出现了不少新事物,可谓欣欣向荣……”

  但明钺法主却是知道自己这位后辈的脾气,让他不客气吹捧的,要么是真的强到让其心服口服,要么就是有黑点。

  前者如自己,而天元杂事……显然只有第二种了。

  “你对太平度日有什么不满吗?”明钺含笑问道。

  沧浪君直接告诉对方,“不是不满,只是承平日久,人失锐气,总是有些担忧以后航入诸天虚海后,天元能走多远。”

  就目前而,除了高知灼见的修士,主张不计得失的“走出去”外,很大一部分人,只是因为从诸天虚海中所获利益的刺激,才保持着探索热情。

  他们已经失去了当初在穿越者掠夺下,奋起反抗,只想揪出幕后主使者的雄心壮志。

  毕竟世界根基稳固,闭关锁国也不怕被别人的坚船硬炮给打破。

  沧浪君有时会想,若当获得利益抵不过投入时,天元的某些人会不会就此龟缩回去。

  如今天元地大物博,融合了几个小界后,更是不缺资源。

  而这种情况,也是可以预见的——

  诸天虚海极为广袤,无数世界沉浮其中,而界与界之间的距离,也十分遥远。

  像是这次被征服的泥盆界,力量并不强,只凭实力,在对外征服轻车熟路的天元修士手里根本走不过三回,却让他们耗费了数十年时间。

  原因无他,就是路途费时费力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泥盆界富含土行,融入天元后可以大幅度扩大世界土地面积,同时提供一个类似的小福地,一些人都不想去弄它。

  而拥有智慧生灵的,更是一个都没有遇到过。

  仅有的传,也就是天均,明钺这些法主回归天元后,曾经提过几句“天外有天”。

  “除此之外,天元之内也弥漫起了一股散漫风气,当代年轻人有些娱乐至死的苗头,对于天元以后如何,少有关心。”

  天之骄子,到底是少数,而眼光能够保持长远的,更是稀罕。

  人从幼到老,大多是“人云亦云”而已。

  小一辈还没长成就出现了这种不好的现象,实在让沧浪君这种锐意进取的“老人”看不惯。

  虽然他平日也挺喜欢娱乐,但终究只是消遣玩笑,要真一天到头的玩乐,沧浪君自己就能炸了。

  只是当初在中古时代结束时,修行和凡俗两界就签订了《大法宪》,约定不过多掺和日常事务发展,放弃了当个事事掌控的大家长,让天元有更加自由的发展权。

  《大法宪》约束了中古时代习惯以强欺弱的蛮横风气,同时也让沧浪君这种豪横本性的大佬讲规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