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吉祥物 第16章:虞原

小说:修真界吉祥物 作者:雪山藏狐 更新时间:2020-08-03 03:02: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常德在一边听得心颤。

  如果让沧浪君知道徒弟在背后讲他坏话,会不会连带他这个无辜人士一块被杀人泄愤?

  毕竟在风气活跃的五陵宗,的确出现过师徒互掐,最后殃及池鱼的事。

  “不过今天老九你来干什么?”

  “赔款单里不是说要两百条海湖的银鲮鱼吗?我寻思这东西难弄,过来帮帮忙。”岳阳告诉他。

  近日悠然峰的茂山君回归,已经进入了天元界内。

  虽然还没能落地五陵宗,但已经可以和自家弟子联系上了,自然得知了他的宝库被拆之事。

  一向好脾气的茂山君当场大怒,然后让门下弟子拟了份赔偿名单出来,要求不少奇珍异兽,天材地宝。

  其中的大部分,沧浪峰掏了家底,已经补偿过去了,只剩下一些较为罕见的物品。

  好在五陵宗家大业大,大部分东西在后山都能找到,只是搜寻难度略大而已。

  其中,银鲮鱼是很难弄的那种。

  这种灵鱼少见且机智,天生灵异,许多法术对它们都起不了作用,可光靠吊钩和渔网,也很难把这种生活在深渊之下的鱼类捞出来。

  就算把五陵宗中那几头龙王拉出来喷水,都没办法把这些苟全性命于水底的鱼给炸出来。

  但偏偏银鲮鱼的肉极为滋补,不论体魄强弱,吃了都能受到增益,味道还鲜美,每次让人一想起,激动的泪水都能从嘴角流出来。

  “钓鱼佬还能钓上鱼?”鼎城真人不信。

  不都是空军的吗?

  岳阳恼羞成怒,差点把鱼钩甩鼎城真人头上,“空钩算什么?我辈修行人钓鱼空钩,哪能算失败?”

  都是那些鱼养的太精了!

  作为一个资深却极少钓上来鱼的钓鱼爱好者,岳阳很不喜欢自家师兄的大实话。

  要不是因为打不过对方,他早就翻脸了!

  “好了,今天我们师兄弟出来,为的是沧浪峰事务,不要浪费时间了。”

  “接下来你们都听我的,先把容易的搞定,再去解决棘手的事。”

  “在这里我辈分最大,都听我指挥!”

  虞原站出来大手一挥。

  常德看他自信十足的模样,又想到对方好歹皇室出身,总受过正经教育,应该不会像另外二人一样,还没开动就有内斗的迹象。

  是个靠得住的!

  所以常德大步向前,直接表态,“我听四师兄吩咐!”

  鼎城真人不满的哼了一声,但也没说什么,只是袖着手打算等着看虞原的指挥艺术。

  而接下来的事,也着实让常德体会到了涉世未深,识人不明的痛苦。

  “五陵后山既深且大广,其中又覆盖了层层法阵,即便是你我之辈也不容易分清道路,所以我决定——”

  “把这片的树都推了,看到什么要用的就统统抓起来!”

  虞原霸气至极,以“我全都要”的气势,指着面前长满了擎天巨木,几乎看不到边的幽深丛林说道。

  “我觉得这个不好办。”

  常德摸了一把身边大树的躯干,试着用鼎城真人借给他用的短剑一砍,不但没在树上划出痕迹,还被这不知品种的神奇树木抬起细长树根,狠狠抽了一巴掌。

  顶着红肿的半张脸,常德严肃说道。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虞原对自己的决策坚定不移。

  “那我们要清扫多大的范围呢?”另外两个倒是不反对这提议,就关注工作量的问题。

  五陵宗显然也是考虑过维护后山绿化,防止进来捞东西的弟子破坏环境的,栽种的树木不但防御力极高,受到伤害还会进行一定程度的反击。

  只能说常德福气太好,就被轻轻一打。

  放到别人身上,这些树能把人扒光了吊着抽。

  “方圆千里!”

  这里是后山腹地,他们所需的灵物大多在此,虞原只想一劳永逸,不愿意再跑其他地方去踩点。

  “那完了,咱们要是给后山脱毛,让它秃噜一片,得被玉都峰的人追杀!”

  后山是五陵宗才成立时就有的老地基,由初代玉都峰峰主倾尽心血才养出的大福地,平时也多由玉都峰弟子看护。

  要真按照虞原的计划,还没解决悠然峰的事儿呢,沧浪峰又得多个仇家。

  “我也反对!”

  岳阳和鼎城真人一致认为,虞原的方法过于简单粗暴,已经负债累累的沧浪峰不能再多出一笔债务了。

  “不行,赞同和反对二对二,我的主意还能用!”

  “哪来的两个赞同?我连声都没发呢!”

  常德捂着脸,震惊的看着四师兄。

  难道这里还有他看不见的第五人?

  “我已经代替你做过决定了,你收声就好。”虞原身姿笔挺,说的万分当然。

  ……

  “这片山林多有狡诈灰狼成群出没,要是遇上了,老六你到时候冲上去,包围它们,一网打尽!”

  “你当我有丝分裂的吗,一个人上去围一百只?”

  “你用傀儡或者分身术啊!”

  “傀儡都抵债去了,分身也分不出那么多,我还没修炼出量子态的法体呢!”

  “四师兄一直这么叛逆吗?”

  趁着虞原跟鼎城纠缠的功夫,常德偷偷问岳阳。

  岳阳摆出一副一难尽的表情,叹了口气,“一直都是,听说是还在娘胎里的时候被他父皇棍棒教育过,把脑子给捅出问题了。”

  要不然一个好好的皇子,干嘛不靠王朝龙气一步登天,反而来苦哈哈的修炼呢?

  “在他娘肚子里就被打了?难道虞皇也家暴?”常德震惊了。

  听说虞皇和皇后感情向来深厚无比,还坚持一夫一妻呢。

  这种人也会打老婆孩子?

  也是他阅历轻,读完九年义务教育后就进了军事化管理的高中,结果穿越到天元了,还是个白色的纯洁少年。

  “你还小,这种事我不方便跟你细说。”岳阳继续叹气,眼神高深莫测。

  对比起修真者动不动几百上千岁的年纪,常德这才不到二十的小年轻,的确需要好好保护。

  岳阳还伸不出那荼毒幼苗的黑手。

  “好了,老九你过来!”

  另一边,虞原和鼎城没有争出个结果,干脆指挥起了师弟。

  “银鲮鱼难寻,你钓鱼的水平更差,到时直接放电下水,或者炸鱼,知道吗?”

  “你做梦去吧!”

  岳阳拒绝的更加干脆。

  他坚守了一名钓鱼者的底线,拒不电鱼。

  至于炸鱼这事,自从文抄公写了个“五陵人以炸鱼为业”的段子后,就莫名在五陵宗流行了起来。

  搞得岳阳在旁边钓鱼,都动不动被炸的一头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比我父皇还难伺候!”

  虞皇子把脸一拉,对于师弟的不听话很不满意。

  常德看他们讲群口相声看的心累,自顾自的去一边,找了个柔软的草丛蹲下,无聊的开始数蚂蚁。

  那些小小的蚂蚁十分奇妙,通体金色,每一只都举着一团碧绿水珠,排着队往某一处前进。

  草丛很深,这些蚂蚁也不知道是什么异种,看久了让常德有些头晕目眩,五感沉迷。

  真是奇了怪了。

  “几位师兄,你们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知识储备过少,常德选择召唤几个高年级的来帮忙。

  虞原几人缓步过来,顺着常德手指,才定睛看到了那小小金蚁。

  “金财蚁?这种东西你都能找到?”

  几个人都惊奇的挑了下眉,称赞起了常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