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象冰过的手冻得痛、每分钟每分钟血都停止溜、告诉我你曾经真的爱过我??.........”

  “.......??.是我伤你伤得太重、要折磨折磨我就让我内疚、爱过才心痛慌慌乱乱的街头、找不到你的去留??......。”

  当韩清君抱着妮妮走到山洞门口的时候,山洞大门处的一个小窗口上,正有一个头发有点脏乱的女子,正在无神的靠在那,像是诉苦,又像是心碎的,在那哼着一首韩清君没有听过的歌曲。

  不过这原本无神和一脸伤悲的女子,在看到抱着妮妮走过来的韩清君之后,立马就慌慌张张的停止了歌唱,然后收回了自己脸上的伤悲,一脸害怕的在窗口位置对着韩清君解释道;“那个我不是想唱歌把别人给吸引过来,我就是觉得无聊所以才随便乱哼的,你你你别生气可以吗?”

  “没事,我没有生气,而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妮妮,是我害苦了你们母女,对不起。”

  惭愧的代替前身对女子说了声对不起之后,韩清君便连忙伸手拿钥匙打开了山洞的大门,将女子从里面给放出来了。

  被放出来的女子此时显得有点惊恐,她不敢去抱妮妮,也不敢去靠近韩清君,而是乖乖的站在韩清君的身后,小声的说道;“你们应该还没吃饭吧,那个我去菜园摘点菜,然后马上就回来给你们做饭吃。”

  “你先抱妮妮回家去把饭做好了,我来去摘菜,顺带的我去鱼塘那边摸条鱼上来给你们做红烧鱼吃,我们家好久没吃肉了,也该吃吃荤了。”

  看到女子那想抱妮妮但却又不敢伸手的慌张,韩清君在叹了口气之后便直接就将妮妮塞给了她,然后自己转身去摘菜和弄鱼去了。

  伸手接住了妮妮的女子,看着韩清君那远去的背影,此时内心很是不平静;“他今天这是怎么了,他平时不是不准我抱妮妮的吗,还有他今天怎么放心我跟妮妮在外面了啊,他不怕我逃跑了吗??”

  “妈妈,粑粑摔跤了,昨天晚上他在门口摔了一跤好久都没起来呢,刚刚妮妮也是叫他叫了很久很久他才起来的呢,所以妮妮肚子现在好饿,妈妈我们回家做饭饭吃好不好?”就在女子内心不平静的时候,妮妮的声音在她怀里呶呶的响起来了。

  听到妮妮的话,以及她肚子的咕咕叫。

  女子连忙抛开自己内心的其它想法,抱着妮妮就匆匆忙忙的朝家里走去,随后就开始目标明确的走进韩清君屋里的柜子面前,然后从里面偷出来一包泡面,就去厨房用热水开始给妮妮泡泡面吃去了。

  泡好泡面,将它放到桌子妮妮触碰不到的地方之后,女子就连忙去拿锅来清洗干净,然后再洗米,放水,点火,开始烧饭了。

  弄好烧饭的这些东西之后,女子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又连忙端起泡好了的泡面来,带着妮妮走到门口,然后就用筷子夹起来吹凉,喂着她吃。

  而就在女子喂妮妮吃泡面的时候,韩清君抱着一把青菜和拎着一大串用竹子串好的罗非鱼,面带微笑的走回来了。

  看到韩清君的笑容女子吓坏了,她被吓得连忙就放下泡面来,然后身体颤抖,语气打结,一脸害怕的对韩清君解释道;“妮妮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我担心她会把胃给饿伤了,所以我这才在没有经过你的同意下,去拿你的泡面来给妮妮吃了,你能不能不生气……。”

  “额,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我就是觉得吃泡面容易上火,妮妮还这么小,所以最好是让她少吃一点。

  还有我这马上就去杀鱼了,我等下给妮妮做鱼肉吃,你给她留点肚子来……等下好吃鱼肉。”面对女子的慌张,韩清君连忙也有点紧张和语气打结的解释道。

  见韩清君竟然没有发火,女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她也不再喂妮妮吃泡面了,而是端着剩下的半碗泡面,小心翼翼的对韩清君问道;“那那....那这妮妮吃剩下的泡面,我可不可以吃掉啊,你这次关我关的有点久,我现在也有点饿得难受了。”

  “你要吃就吃吧,要是觉得不够的话,你就去我房间那再拿几包出来泡,不过妮妮还是小丫头,你不能再给她吃了,省得等下她上火了难伺候。

  还有,对不起,我不该像关动物一样的把你给关起来,更不该去限制你的自由,你等下就在家里收拾个房间,然后以后就在家里住了吧,还有我不会再限制你了,也不会再对你凶什么的了。

  外加如果你想离开,想让我进监狱什么的,我也不会怨恨你,我只希望等我进去了后,你能好好的照顾好我们的女儿妮妮....对不起。”背对着女子说了几句真心话之后,韩清君就铃着鱼和青菜,到水井那边去处理去了。

  “放我离开?”

  “然后让我送你进监狱??”

  “你不会恨我??”

  “是,没错,我要是能离开这里的话,我是一定会这么做的,因为我恨死你这个恶魔......。”

  “还有是你该恨我吗,不该是我恨你吗,我恨你把我带来这里,我恨你夺走了我的清白,我恨你毁掉了我曾经拥有的一切!!”

  “可,我恨你又能怎样,我还能真把你给送去监狱啊,要是我真的把你给送进监狱里去了,那我和妮妮以后怎么办啊,我们以后能去哪里啊??”

  “我总不能带她回去,然后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梦小乔没有死掉,我没有被劫匪残害掉,我只是被劫匪给抓起来当了老婆,然后还给他生了女儿而已吧.......呵呵,这可悲的命运,我还能回得去吗,我回不去了!!”

  听到韩清君的话,女子一个人端着泡面沉思了许久,最终狠狠的咬着嘴唇,朝着韩清君的背影认真的问道;“如果我们一起忘记当年和这些年的事情,然后我留下来给你当老婆的话,你能不能像个正常丈夫和父亲一样的来对待我和妮妮啊?”

  表面上看似很淡定地在杀鱼的韩清君,其实此时内心已经慌得一批了。

  他很担心女子会选择离开这里,然后报警让他替前身背锅入狱....他真不愿意坐牢,尤其是这种背锅的牢狱之灾。

  只是让韩清君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女子都被前身那样无情和冷漠的对待了,但她此时的要求却只是,要他像个正常的丈夫和父亲而已,仅此而已。

  闻,轻轻的放下杀到一半的鱼和菜刀之后,韩清君便直接走到女子的面前一把跪在地上,然后举起自己的左手对天起誓道;“我韩清君对天发誓,以后一定对老婆孩子好,若有违背天打五雷轰。

  老婆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和妮妮,从今天开始我会改掉自己所有的不好和坏习惯,还有请原谅我以前的粗鲁,余生我会用幸福来对你们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