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大哥认识一下,我叫林德,今年三十五岁,是做屠宰场生意的,你救下来的是我儿子仔仔。

  同时你也相当于是救了我们一家人了,我们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当时我们仔仔从五楼掉下来,要不是被你给接住的话,他的后果会是怎样。

  我们更加没有办法想象,我们这个家庭要是失去了我们仔仔的话,它会变成什么模样,总之大哥真的太感谢你了,真的打从心里的感谢你,谢谢,嚯嚯嚯...。”可能是后怕吧,林德在说感谢韩清君的时候,说着说着就自己把自己给吓哭了。

  坐在后排的韩清君,听到林德的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我救到你们儿子,可能是因为你们儿子命不该就这样结束吧,我当时刚好去扫地他就刚好掉下来,所以我就随手拿个箩筐放到后背上,将他给接住了。

  当时他要是早点,或者是慢点的话,我可能都没有办法救到他了,咱说迷信一点,就是仔仔他命中就是有这么一遭吧!!”

  只是后面说着说着,韩清君的笑容不见,直接就开口骂人来了:“咱要是说现实一点的话,那就是你们是怎么当父母的啊,哪有父母将一个这么小的小家伙放在家里自己跑出去逛街的啊,有你们这么不负责任的父母啊??”

  “大哥你骂得对,我们该骂,还有我们向你保证,我们以后再也不会留孩子一个人在家了,我们对天发誓,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面对韩清君的臭骂,林德一点火气都不敢有,直接就在那一边开车送他们去医院,一边语气诚恳的道歉道。

  韩清君并不是什么不知进退的人,在骂了林德几句之后,他就坐在后座上不再出声了,就一直在那静静的坐车坐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之后,林德夫妇快速去挂号,缴纳费用什么的,然后就有医生出来将韩清君和仔仔给带去做全身检查了。

  仔仔的检查结果还算不错,就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和手指有点被咬破皮了而已,医生给的建议是,这几天父母要留在他身边好好的陪伴他,给他找回以往的安全感,然后就可以了。

  韩清君的检查结果也没什么问题,就是他身上原来的东西有点多得吓人而已。

  韩清君他全身上下有三十二处子弹留下的痕迹,而且大脑还受过严重的创伤,虽然此时那创伤已经痊愈了,不会再对他以后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

  并且在经过简单的询问后,医生还是得知了,他已经失去了二十五岁之前的所有记忆了。

  说实话,医生在检查韩清君的时候,其实还悄悄的打110报了警的,只是警察在确认了对方是韩清君之后,并没有选择出警过来医院怎样,而是回复了一句他曾经是个战士之后,这个报警电话就不了了之了。

  在医院这边检查到仔仔和韩清君都没啥事之后,林德就又开车将韩清君和仔仔给一起给拉回家去了,只是在回家的路上,林德夫妇看韩清君的眼神都有点不大正常起来了。

  三十二处枪伤啊,看到这样的恐怖检查结果,林德夫妇要是还能正常那就是真的有鬼了。

  说实话,要不是考虑到韩清君是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的话,林德夫妇都要学那个医生一样,给他打个110报案去了。

  将韩清君带到自家门口后,林德就看向韩清君说道;“大哥,兄弟我不是什么有钱人,但几十万什么的还是能拿出来的,你这是要我送你一套房子或一辆车子什么的,你直接开口我直接送,兄弟我不带二话的。”

  知道林德这是知道了自己身上曾经有过枪伤后,不愿意再跟自己有关系了。

  对此韩清君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指着旁边的小卖部,笑着说道;“我媳妇喜欢喝可乐,你给我抱两箱可乐就可以了,然后咱两这事也就两清了。”

  “两箱可乐太廉价了不行,大哥你家是养牛的对吧,我屠宰场今天刚好来了一批人家养牛场倒闭后送来黄牛。

  还有大哥你家在秤钩潭是吧,那大哥你先牵牛回去,等会我就让人开车把牛给你送过去……。”给韩清君搬了几箱饮料之后,林德立马就表示这不行,他回头还得给韩清君送点牛去才行,不然就显得他家对待恩情太廉价来了。

  对于林德的话,韩清君没有太当回事,直接就牵着自己的黄牛,拉着自己的推车和推车上面的东西就离k县城,然后带上草帽一路朝自家小山村的方向走回去了。

  走了几个小时的路,就在回到山村路口的时候,韩清君突然有点无语的看到,林德此时正在指挥人将七头成年母牛从大卡车上面拉了下来,看样子是真的准备给他弄牛了。

  而在韩清君看到林德的时候,林德也看到韩清君了,所以他直接就笑着对韩清君挥手说道;“大哥,给你送牛来了,七头都是母牛,刚好你牵回去给你这公牛作伴,说起来你这公牛也算是救我了家仔仔的功臣了,所以让它尝尝后宫佳丽三千的滋味,也是可以的,呵呵呵...。

  “我家的黄牛,本来就已经是一公一母了,你这突然给我......哎哎哎,你们怎么上车走了啊,牛,牛,牛,你的牛没有带走啊,我养不了这么多的牛啊!!”

  大牛现在的市场价一头在八九千左右,所以韩清君不打算要这么多的牛,只是他刚开口……。

  已经猜到他会说什么了的林德,直接就上车掉头带着大卡车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无论韩清君怎么喊,他们都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无语的看了一眼,渐渐远去的宝马和卡车之后,韩清君便只能一手牵着自家的黄牛拉着一推车的东西上山,外加拿着树枝将林德丢下来的七头母牛,也跟着一起赶上山去了。

  而正在村口处带着妮妮等韩清君的梦小乔,在看到韩清君带回来的牛群之后,立马就小跑着上前来,惊讶的问道;“老公,你以前是不是什么大功臣啊,你们政府对你未免也太好了一点吧,昨天刚给了两头牛,今天竟然又给了七头,还有这么多的东西...。”

  “这不是政府给的,这是别人孩子爸爸给我的,我今天去县城卖龙眼的时候,楼上突然就掉下来了一个小娃娃,然后还刚好就让我给接住了。

  之后,孩子的爸爸不想拖欠我的人情,就问我要房子还是车子,我呢没有去跟他要那些,我就说你喜欢可乐,让他直接抱了几箱饮料来给我就可以了,然后我也就拉着东西回来了。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他会直接给我拉来了七头母牛,然后在山下丢给我就直接开车离开了,我这没有办法,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他送回去,所以就只能给他都拉回来了。”面对梦小乔的惊讶,韩清君能做的就是只是,苦笑着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了她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