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乾坤 第82章 苍翎之伤,少年之殇

小说:武破乾坤 作者:黎阳融冬 更新时间:2020-08-01 23:22: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预之人!

  这四个字在众导师耳际炸响,他们顿时理解了!

  “先祖苍翎的预,说的便是今日吗!”

  “预之人!预之人是谁!”

  “没想到这么快就到来了,苍翎学院的大劫。”

  顿时议论纷纷,苍黎立即将目光转向了江凌。众人也是立即将目光看向了江凌,而江凌本人却是一脸懵逼,还左顾右盼,疑惑道:“预之人,预之人在哪啊?”

  此时此刻,不可能在掩饰什么了,苍黎指着江凌便是大喝一声:“预之人便是他!”

  众人一惊,江凌也是惊诧万分,众人不敢相信的道:“不会吧!怎么可能是他啊!”

  “就是!这他.妈.不就是一个废物吗!怎么可能是语中的人啊!”

  “就是!他最近才进步神速,但就凭这一点还不足成为语中的那个人吧!”

  “我认为应该是郑许还差不多,苍黎你何出此呐!”

  江凌也是纳着闷,苦笑道:“是啊,苍老师,都这个时候了,就别开玩笑了是,我……这不可能吧……”

  他心中暗想:“若我是预之人,那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呢,苍黎这个玩笑可就开大了!”

  “我没有开玩笑!”面对众说纷纭,苍黎终是不耐烦的怒道,指着江凌,他忿忿道:“你们还可曾记得!六年前,苍翎学院万灵齐现!”说着,他还愤慨的一掌轰飞了一个冲来的血奴。推荐阅读sm..s..

  这一句话炸响在他们脑中,众人顿时惊异不已,震惊的瞪着江凌,支支吾吾道:“莫……莫非……是……是这个小子!?”

  看到苍黎那无奈的点了点头,众人皆又是一惊,看着江凌,竟是一时什么话也道不出。

  “现在知道了!就快点给我力保江凌!把他送出此血阵!不然!大家迟早会一起变成血奴!到时候,谁也救不得!”苍黎怒喊道,诸位学员和导师皆是耷拉着头,无以对。

  在这紧急关头,苍黎其实也清楚,没有人会愿意为了他人,而这么牺牲自我。让江凌逃脱一劫,那他们呢?他们岂不是就要成为血奴,从此暗无天日!?这种事情,非真正为苍翎学院着想之人,是不会去做的。

  林秋舍上前锤了下江凌肩膀,笑道:“嘿嘿!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是那个六年前引起苍翎学院万灵齐现之人呐!兄弟!我佩服你!”

  “就是!”唐轩也是上前笑道,“六年前的异动,让我突破了灵悟到灵绎的那层关隘,这个人情!我是一定要还的!”

  “江凌兄弟,”欧阳青上前抱抱拳,凝重道:“他人若是预之人,我绝不服!但是你,我心服口服,六年前就那么强大,做到我们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现在依旧如此,半月突破几重的速度,当真叫我服气!”

  郑许站出来,盯着江凌,振振有词道:“既然,你就是预之人,那定然是苍翎学院的希望!我们,愿意贡献自己的力量!”

  此一出,顿时让其他前十皆是振臂响应。而那些其他内有响应,表示不愿贡献自己力量的学员,被郑许等前十一一冷眼扫过,顿时让他们心中一寒,也是不得不表示自己愿意。

  苍黎看向了那些导师,目光无奈,道:“今日之劫难,是整个苍翎学院的!个人利益请暂且抛到一边!若是全员覆没!则日后定无机会逃脱厄运!留的预之人,我们还有出头之日!横竖皆是成为血奴!为何不保留预之人?先祖的语定然不会错的!”

  苍黎愤慨激昂的话语权,让众导师陷入沉思,苍黎十分沮丧的抛下一句:“你们自己思量吧,其实,这也是为了你们,其他人出去不可能会成为救星的,但是他,一定可行!”

  看了眼天空,叶天凌不知何时已经又和苏瀚颤抖在了一起,只是状况,苏瀚是真的不敌,总是死死的被压制。

  眼看没有成为血奴的学员已经减少了一半,仅剩五十余人,其余全部变为凶残的血奴,疯狂涌来。苍黎不再拖沓,当即说道:“事不宜迟!各位!我们尽快打开一个口子!让江凌逃脱!”

  说完,他率先是一掌轰出,砸在那血色屏障上,只见一圈圈的波纹荡漾开去,然而血色屏障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其他学员见苍黎已经率先动手,也是无可奈何的施展灵武,一招招释放在血色屏障上。只剩下那一帮导师,十分犹豫的不知所措。

  “苍黎!”不一会儿,一道嘹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苍黎闻之大喜,连忙转身相迎,笑道:“南宫兄!你来……”

  话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见,南宫复的额上,竟是印着一个火红的标识。“你……怎么……”顿时,他愣住原地,不敢相信似的看着这一幕。

  南宫复无奈苦笑,这时,他身后两个女导师都是有着悔恨神色的道:“是我的错。”

  这两位女导师,其中一个正是凤晓兰,她因为愧疚,怯怯的看着苍黎和南宫复。她们的额上,也被印上了一个血红印记。

  苍黎受到了打击似的连退几步,看着南宫复,惊疑道:“那你为何没有变成如他们般凶残的血奴?”

  “我及时封住了它的运转,也就是说,我在他还没来得及在我体内完全控制我时,控制住了它,但……总会力量耗尽的……”南宫复神色有些1黯然道,看向那些奋力攻击屏障的人们,他疑惑道:“你们为什么在这攻击屏障呐?”

  苍黎苦笑下,道:“苍翎学院早已预,今日之劫难,我们要保全预之人,唯一的希望。”

  南宫复闻,当即震惊,他身后的两个女导师也是惊讶的凑上前去,南宫复惊疑道:“预之人,是谁?”苍黎指了指那个握着贺兰的手不肯放松的江凌。

  “叶天凌!如此狼子野心!你就不怕大陆的人们谴责你吗!”苏瀚躲过叶天凌一掌,轰出一掌道。

  叶天凌轰出一掌,将苏瀚击退,他冷冷一笑道:“呵呵,谁和我叶族作对!就灭了他!知道没有人与我叶族唱反调为止!”

  苏瀚稳住身形,怒斥道:“奸佞之辈!正义岂能容你!”说罢,两掌带着磅礴灵气,化作两只大手掌,狠狠印去。

  叶天凌淡淡一觑,淡笑道:“何为正义,实力才是一切!弱者只配灭亡罢了!”说着,他抡起拳头,灵气倏然凝聚而来,化作一枚巨拳砸向苏瀚对我两个大掌印。

  江凌看着那不断攻击屏障,和阻挡血奴的学员们,心中却是苦涩不已,握紧了贺兰的手,这温软的触感让他心安。可是,一想到只容他一人逃脱此厄运,他的心头就满是苦涩。

  贺兰感觉得到,江凌握着她的手,握的很紧、很紧。她知道,他不想与她分开,可是,命运注定是如此,人力注定不可逆之。她的心也隐隐作痛,她知道,自己明明早就动了情……

  “兰姐姐,我不想是那个该死的预之人,说过同甘共苦,我不想一人苟存!”江凌声音颤抖,眼中满是泪光。他已经很久不曾哭泣,因为没有什么能让他掉下眼泪,而今真的被迫要与所爱分离,他的心,被刺痛,眼眶中,满溢而出的,都是清泪。

  听江凌此,贺兰心中微暖,可是,她不能让江凌与她一起,他是苍翎学院最后的希望。“江凌,我也不想与你分离,但是,你是大家最后的希望,这是不能改变的事情。”

  “可是……我不想……”

  “这又不是永远的分离,成为血奴,说明叶族并非要我们的命,而是想让我们以一种受尽屈辱的形式活下去,若心中一如既往,那点屈辱又算得了什么,任何东西,都不能阻隔你我,我会……等你拯救我们。”

  贺兰平静的说道,然而,她的眼中,已经充盈着泪水,当触及江凌那痛苦的面容,她那泪水,终是满溢而出。

  “为什么!六年屈辱!本想终于可以笑傲人生!可以执手所爱,走过余下岁月,却为何!又要让我遭此变故!”

  “什么预之人!若是非得留下一人,也不要只留下我一个啊!”

  心中悲愤呐喊,江凌满是痛苦,身为预之人,莫非就要承受这些痛苦?若是可以,他根本不想当这个莫名其妙的预之人,但是,这就是不可篡改的命运……

  这时,突然从上空的血色屏障上降下一道血气,笔直的撞入贺兰的身躯。娇躯轻震,她俏容现出挣扎神色,血气震荡,她痛苦道:“对不起,江凌,你我,都没有选择的权力……”

  “不!!!”目瞪口呆的看见贺兰额上现出一枚血红印记,看着她那悲伤的神色,他悲痛欲绝的呐喊着。

  天空中的苏瀚再次被叶天凌狠狠一掌击中,叶天凌面露狠色,还一脚踩去,直接将苏瀚踩落。苏瀚身体在空中迅速稳住,突然瞥见那屏障上被学员和导师们攻击的只剩一层薄膜,当即心中微喜,顺势坠下,遥遥一掌轰下,那层薄膜在这一掌之力下崩碎,顿时一个小洞出现,但是,瞬间便有血气出现,修复此洞,洞口顿时就小了一半还要多!

  “江凌!耗费了灵气的郑许猛地一拉江凌衣领,用尽全身灵气,便是将他抛了出去,江凌伸手,抓向那个离他远去的倩影,心中万千悲痛终成一气,攻上心头,江凌顿时晕厥!

  见江凌抛来,苏瀚伸手,强劲的吸力出现,将江凌瞬间吸出那洞口。整套动作浑然天成,让叶天凌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洞口在江凌出来一霎完全修复,苏瀚怒目直视叶天凌。叶天凌阴冷道:“好哇!老家伙我今天非得弄死你!”

  凌空一踩,他整个人顿时飞掠而下。苏瀚伸手往地上一拍,一张符纸贴在了地上,瞬间一道白光从地面爆开,瞬息即灭,然江凌和苏瀚已经消失不见。

  叶天凌的身形在空中戛然而止,看着那空无一人,他顿时恼怒不已。这天底下还有从他手里逃走的人!?

  “给我毁了这苍翎学院!我要昭告天下!从此!再无苍翎学院!”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