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乾坤 第132章 无鼎炼药术

小说:武破乾坤 作者:黎阳融冬 更新时间:2020-08-01 23:40: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无中生有,本就是一艰难的过程。”张天应一身儒装,此时仙风道骨的他,倒真有大师风范。

  江凌眼中似有困惑,问道:“但是,我始终找不到原因,为何会炼制失败,我明明控制的很好,但是为什么,就是不成功。”

  张天应面态从容,江凌这般毛毛躁躁,他却没有点明,而是缓缓说道:“为何失败,失败又如何?”

  “您应该清楚我此时的情况吧。”江凌一脸苦笑,道,“双腿压根无法动弹,这样子,难道真的等到我自愈恢复的那一天吗!”

  张天应看着攥紧了拳头的江凌,摇头微叹:“江凌,你的心,始终无法平静。”

  当即愣住,江凌怔怔、茫然。张天应叹道:“唉!你对失败,有一种恐惧,你害怕,这样的你,失败了,会一无所有。”

  “恐惧?害怕?”江凌兀自喃喃,他反问自己,自己真的怯了吗?自己一直坚守的武道之路,不是无所畏惧?自己面对死亡时,都没有那么胆怯,为何,当今日遇上失败,却惧了呢……手机端sm..

  张天应长袖一甩,转身去,留下一句话:“你必须克服这个恐惧,不然,对你日后是危害巨大的。至于你无鼎炼药之法,我只能说一句,万事必有其源,凡事,从源头想问题。”

  话一说完,江凌猛地从冥想中惊醒,看着身边熟悉的一切,他茫然的脸,逐渐挤出笑容,却是无奈的苦笑。

  如果说,那种害怕失败的心理,便是他的心障的话,他是绝对要克服的。但是,就如张天应所说的,凡事,从源头想问题,害怕失败,源头是何,他还不知道。

  “暂且抛开这些杂念!”江凌猛地摇了摇头,又看着眼前的药材,脑袋里在思索着,鼎炉炼药的特性,和无鼎炼药的区别……

  这一思,便是一天。要另创新法来炼药,这定然是很艰难的,有可能,你今天就能成功,但也有可能,需要一个月,半年,甚至几十年。更有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将炼药新法发明出来。

  江凌让寒冰浪狮又弄来了这种果实。不过,这种果实难寻,总共也只有二十来颗。江凌尝试中,又炼废了十二颗。虽然现实很残酷,但是,江凌也从不断的失败,和思考中,逐渐捋清了门路。

  江凌伸出手掌,原本稚嫩的手掌,现在已经变得有些粗糙。左掌上的那道伤痕,让他时刻记着,苍翎学院的仇恨之火,在他心中熊熊燃烧。

  一团赤焰喷涌而出,江凌盯着这团火焰,盯了良久,终是捏起一枚红色的果实,抛入了火焰中。严格控制着火焰,让它温度始终保持在最好的状态。额上渗出了丝丝细汗,他心中微动,一圈圈的灵魄力包裹着果实,在火焰中炙烤着。

  灵魄师就如鼎炉,牢牢锁控着果实的药力和灵气,火焰维持在那个温度,照这样下去,很有可能完成炼制。只是,江凌心中很是忐忑。这是他接触的全新的炼制方法,其他人有没有试过、或是使用过,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要尝试这样做。没有任何成功的先例给他参照,全靠自己摸索。这样……他真的能成功吗?

  正在恍惚间,火焰一颤,脱离了他的控制,大惊的他,连忙集中灵魄力,将温度骤然降低的火焰,温度提高不少。

  但是,瞬间的,这时候灵魄力又稍有松懈。鼎炉的灵气和药力顿时有些形散,这让江凌一个措手不及,稳住了火焰的同时,又赶紧去稳住了灵魄力的锁控。

  尽管看着江凌这有些滑稽的手忙脚乱着,寒冰浪狮和怜儿,脸上却无半点笑容。她们都在为江凌现在的情况担心着,若是此时还能笑得出来的话,那就……太不够意思了。

  江凌已经感觉自己吃不消了,就在这刚刚的变动被他稳住之时,他产生了放弃的想法。

  “无鼎炼药,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心中无奈叹道,手中的火焰刚欲消散……然此刻,变化突生!

  只见火焰之中的果实,已经从固态的融化,开始向着液态进行了。看着那火红娇艳的液体流淌而出,在火焰的炙烤下,冒出一个一个的小泡泡,江凌心中兴奋不已!

  “灵魄力和火焰的双重配合,才能够无鼎炼药!”此刻,江凌才恍然大悟,幡然悟道。

  但是,随着他的醒悟,顿时的,火焰和灵魄力就断了联系,灵魄力退散,火焰颤抖着消散。而那已经演变成液体的果实,全洒在他的手上。

  “哈哈哈哈!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无鼎炼药的诀窍了!”江凌没有管顾自己手上那红色的液体,而是信息的道。

  看着江凌脸上的喜色,怜儿和寒冰浪狮也是不约而同的笑了。不过,一个是咧嘴狂笑,另一个却是掩嘴轻笑。

  这次失败,江凌并未抱怨,只要掌握了这微妙的氛围,后面的药材,就好弄的多了!

  接下来,江凌越来越趁手,已经掌握了正确无鼎炼药诀窍的他,接下来就是时间问题了。用尽了一下午的时间,江凌才略显笨拙的把所有的药材全部都炼化了。

  紧接着,他又当着寒冰浪狮和怜儿的面,把炼化后的药材,融合淬炼,最后加上那一半瓶的露水。继而,诞生了一小瓶的红色液体。

  江凌让怜儿拿来玉瓶,装填之后,掌中火焰未熄。他看过去,把另外一小半瓶的露水也贡献了进去。随着火焰的淬炼,不到半个时辰,一滩碧绿的液体熔炼而出。

  江凌捞过怜儿手中的玉瓶,便是把那一堆的碧绿液体装填,然后……便是递给了怜儿。

  怜儿有些愣愣的看着江凌递来的玉瓶,懵住了良久,才反应过来,指着自己,惊道:“这是给我的?”

  “对。”江凌道,推到怜儿手里,看了一眼她手臂上,甚至肩膀上都有的伤痕,道:“这是涂在你有伤痕的地方的,秘制配方,可以祛疤,女孩子,应该漂漂亮亮的不是吗?”

  怜儿揣着玉瓶,听着江凌的话,脸上泛起一丝微红,半天,她才弱弱的道:“谢……谢谢。”

  江凌豪爽的一句:“不用谢,你为我采集露水才落得这样,我必须负责的。”

  看怜儿这样子像是还要说些什么,江凌摆摆手,道:”别说了,你赶紧去试试吧,疗效快,不留疤。”

  怜儿站在原地,看着这个瓶子看了半天,才转身而去,端坐着,小心翼翼的往手臂上涂着那粘稠的碧绿色液体。

  黏稠的液体一触肌肤,便是化为透明冰洁的水滴,很快的渗入肌肤,而那些血痂,顿时有了变化。片刻后,那些血痂都是自动脱落,而那藕节似的白净的玉臂,不留任何瑕疵。

  可以看看的是,怜儿见到眼前的一幕幕,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看着怜儿那样开心的表情,江凌有几分释然。看着身旁一个小坑,里面还陈积着不少清澈的水。

  记得张天应曾说过,一次用五分之一即可,药力太强,他怕江凌会受不了。

  江凌小心翼翼的倒了五分之一,瞬间的,这个小池子里清澈的水,都变为了血一样的红色,而且,还嗤嗤的冒着白烟。

  江凌有些吃惊,不想这玩意居然这么猛啊!!

  看着眼前这水池,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玉瓶。思索良久,江凌猛地将手中小玉瓶里的液体一股脑的倒了进去,直到还剩下一半。

  这下,水池里的血红色液体,都冒起了气泡,就像沸腾了一般!江凌脸上抽搐,不过,他还是深吸一口气,把裤脚挽起,咬咬牙,狠狠的把废掉的双腿放入了水池中。

  “啊啊啊啊!!!好烫啊!!”刹那间,杀猪般的惨叫声,在山洞、林间震响。正在涂抹肩膀上伤痕的怜儿也被吓了一跳,以为江凌出了什么事,结果……正在泡脚呢!那水里还冒着气泡……好生惬意。

  说实话,这酸爽,简直是腐蚀着他的双腿。感觉自己的双腿,被啮齿着。只见江凌浑身灵气都是震荡不已,但是,这可不能使用灵气……面色顿时潮红的他,脑门上蹦出蚯蚓般的青筋!

  “五分之一……那得五天才能完吧!两天……应该……应该够……够你妹啊!”江凌捏着那个小玉瓶,犹豫片刻,他便是把所有的液体,都倒进了这个水池中。

  “现在的时间,一刻都不能耽搁!”心中坚决道,江凌咬着牙,简直都要把牙齿咬断。

  下一刻,江凌努力平息自己身体内应激而起的灵气震荡,便是将上身的衣服全部褪去,将紧致却不算膨胀的身材展露在空气中。身子一滑,整个人都进入了这个液体当中,当即,一道比先前更加惨烈的杀猪叫声,回荡在这片丛林当中。

  ……………………

  直至傍晚,江凌才全身通红的躺在已经变得透明的水池内,此时的他,正一脸劫后余生的惬意,这种程度的治愈,险些把他自己的小命给赔进去!

  不过,江凌的双腿,已经能够站起乃至行走,但是,还未完全恢复,若是进行太激烈的动作,可能还是会出问题。

  还有就是,经过这地狱般的折磨江凌竟然是稀里糊涂的直接冲击到了灵悟二重!

  休息一会儿,身体上的红色已经褪去,化为自己正常的肤色,江凌才从水池当中爬出,拿起衣物正准备穿上,却又一道弱如蝇语的声音传来:“江凌哥哥……我……我擦不到……你能帮我擦下吗?”

  江凌顺着这声音看去,只见怜儿后背裸露,光洁白嫩的背上,却有一道七厘米长的刀疤!!

  而她,正一脸为难的看着江凌,很明显,她够不到那个地方,只能由江凌来代劳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