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乾坤 第133章 魔蛛禁忌

小说:武破乾坤 作者:黎阳融冬 更新时间:2020-08-01 23:40: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凌眼睛盯着这光洁裸背上的一道刀疤,眉头不由得一蹙。手指轻轻抚上,怜儿娇躯轻震,那弱到没声的声音道:“江……江凌哥哥……”此时,她的脸上已经羞得满脸绯红。

  “怜儿,这,是怎么回事?”江凌正了正脸色,手指抹上那碧绿的粘稠液体,在她这背上轻轻涂抹。

  怜儿感受着,背上传来的江凌手指上的温热,还有那液体带来的沁凉触感,心头微荡,脸上更显羞红。

  听了江凌的问话,她睫毛低垂,似是想到了什么伤感事,半晌,她才说到:“去年,有人找父亲拼斗,不小心伤到我的。”

  看着怜儿脸上的表情,江凌眉头皱的更紧了。若是对方不小心的,怜儿何必露出这等伤怀表情?这定然其中有何猫腻,只是,怜儿有意隐瞒,江凌想了想,也做罢,不再过问。

  为怜儿涂抹着药,江凌心中微微赞叹,这手感也是没谁了!柔嫩的肌肤,触手柔滑,简直就有一种刺激他,把她揉入怀里的冲动,

  竟有些眷恋指尖触感的江凌,有些略惊,自己怎么会动这种念头。甩了甩头,他把玉瓶瓶塞塞好,道:“好了,怜儿,你这种较严重的刀疤,这药每天都要涂抹一遍的。”

  怜儿点点头,把玉瓶收下,道:“我知道了……”

  江凌朝洞口看了一眼,想看看寒冰浪狮在干什么,却是看见已经黑下来的天色,上面繁星点点。

  “江凌哥哥!你看!有星星诶!”怜儿很明显有些兴奋道,指着洞外那一小片星空。江凌见她看见星空这么欣喜,便是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有此良夜,去看看星星也蛮好。”

  寒冰浪狮已经在洞口处睡着,江凌没有管它,走出了洞外,看着黑色天空中,一颗颗明亮的星子,他心中那种紧绷感,也是松了不少。偶尔的放松,或许真的挺好。

  此时,怜儿也已经把衣服整好,走了出来,脸上荡漾着微微红色的她,在江凌身旁坐下,和他一起靠着寒冰浪狮,仰头看着这片星空,这条巨大的、绚烂的银河。

  江凌看着这些排列毫无章法的星子,左掌上的伤痕带来的微微痛觉,让他心中不禁有些伤感。若是此时,苍翎学院的星空,是否也会有如这般绚烂?

  会的!一定会,而且,比这里还要美!

  怜儿小心的侧过脸,看着目光闪烁的江凌,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温婉笑容。两人没有说话,一齐静静的看着这静谧的天空,漫天繁星。就像这个世界,你永远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正如你,不知道会看到什么星子。

  也永远,不会有一颗星子,被你永远记住,因为下一刻,你已经不知道它在何处。满天星斗千篇一律,此刻,倾心于它,下一刻,你就会寻不到它。如这个世界……

  直到早上,寒冰浪狮翻了个身,江凌和怜儿都被摔在地上,两人才算被摔醒。不过江凌揉揉脑袋,自己貌似压着什么东西。

  睁眼一看,只见怜儿正被他压在身下,而她正睁着眼睛看着他,脸上红的滴血。江凌连忙跃起,解释道:“怜儿,我……我不会有意的!”

  怜儿羞怒地瞪他一眼,便是别过头去。虽然脸上愤怒,但是她心中,却是有些小激动……

  既然他的腿已经提前恢复到可以行走,江凌决定不多在这里拖沓,而是走出灵兽森林。不过这次相比起前两次,肯定要难走得多。因为这次,他们好像已经到了灵兽森林深处。毕竟寒冰浪狮的所在处,这等异兽,绝不会在外围,亦不是内围。而是人人闻之丧胆的灵兽森林最深处!

  虽然有寒冰浪狮,但是江凌还是不敢松懈,毕竟灵兽森林深处,谁也不知道有何种凶险之事。江凌和怜儿一前一后的坐在寒冰浪狮背上,朝着出灵兽森林的方向缓缓行去。看着周围这种静谧而诡异的氛围,江凌心中总觉不安。

  不知走了多久,秋风飒起,明明应该是很舒适的威风,却带起江凌和怜儿后背一股凉意。

  这时,江凌才端详起周围。他也这才发现,周围的树木,阴沉沉的颜色,还有草地,也是黑沉沉的。这般诡异的地方,让江凌心中极度不安,拍拍寒冰浪狮,江凌道:“兄弟,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觉着不对劲啊,要不我们换条道?”

  寒冰浪狮轻哼一声,似是示意没啥卵事,便是继续往前走。江凌心中还是有些不安,不过,他还是往好的方面想:“只希望,是我太过敏感了,对这里的环境有些局促而已。”

  “嘶——”此时,却有一道极其不和谐的声音传来,顿时,江凌、怜儿和寒冰浪狮都是一凛,几乎是同时的,一群黑鸟从树林里飞出,发出尖锐的、渗人的鸣叫。

  “嘶——”片刻,又是这种声音发出,但两人和寒冰浪狮四顾,却不知这声音是从何处发出。

  “江……江凌哥哥……我……我怕……”尽管怜儿很不想在江凌面前露怯,但此刻,她心中真的十分害怕,这种可怖而诡异的声音,还有这般诡秘的环境,无一不让人往恐怖的方向去想。

  江凌轻摸她的头,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事的,有我在呢,不会有事的。”这样说着,江凌心中却也是忐忑不已,一切的未知,都让他们处于十分危险的氛围中。

  有了江凌的这句话,怜儿自觉心安不少。心中暖洋洋的,看向江凌的目光,更显柔和。

  “兄弟,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江凌摸摸寒冰浪狮,问道。寒冰浪狮却是摇摇头,表示它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准没好事!

  “嘶——”再次传来,江凌发觉,这次的声音好像大些,而且,仿佛把他们都笼罩在其中……或者说……

  “在地下!”江凌厉喝,一拍寒冰浪狮,寒冰浪狮与之心意相通,顿时就一跃而起。怜儿险些被甩下,江凌一手搂着她,另一手,灵气凝聚。

  “轰——”在他们跃起一霎,大地裂开,刚刚他们所处位置,大地破开,一双猩红的眼睛,在大地被打破的一刹,猛地睁开。

  江凌此时往回看了一眼,顿时整个人身体一凉。他从那双猩红的眼睛中,看到了无尽的杀戮,和恐怖。

  一道黑色的液体自地面下射出,液体周围的空气,都是被谈成了黑色,霎时可怖。

  江凌当即回神,手中灵气迅速一凝,闪耀着白色的寒气。一道白色的灵气被其甩出,向那道黑色的液体掠去。

  液体被冻结,凝成冰块,却仍然没有停止掠来。看着那冰块飞来,江凌眸子一缩,寒冰浪狮也是眸子一缩,跃起的身躯,立即坠下。

  突如其来的下坠,让怜儿飞出,那冰块向她砸去。江凌一惊,那冰块周围已经有黑色的气息萦绕!

  此时,他连忙右手一抬,一道血红色的飘带射出,紧紧的缠绕住了怜儿手腕。他手臂一缩,飘带也是将怜儿迅速往回拉。此时,那冰块袭来,自怜儿肩头掠过。

  狠狠砸在树干上,那冰块嵌入半尺,黑色的气息袭染,让整棵树木都被黑色气息缠绕,数息间,它迅速的衰老,然后被腐蚀。

  接住怜儿,江凌急忙问道:“没事吧!”怜儿刚欲说没事,却是突然眉头一蹙。肩上传来一种痛感,让她呲牙倒吸凉气。

  江凌看去,顿时一怔。只见她肩膀的衣物被割开了一道口子,伤口冒出袅袅黑气。还是……没能完全躲过……

  怜儿眸子中迅速充盈这泪水,回想着那棵大树的惨状,她难道……也要这样死去吗?

  江凌急忙撩起她伤口处的衣物,看着那浅浅的一道伤口,周围已经泛黑,而且有蔓延的趋势。

  江凌脸色阴沉,吼道:“跑!”寒冰浪狮顿时撒腿跑起,但是,他们背后的威胁,仍然没有解除。但是江凌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掌拍在怜儿手臂,灵气封住毒性的蔓延,下一刻,低头便是吸吮而去。

  这种情况,也只有这种解决方法。怜儿感受着肩头传来的酥麻之感,俏脸绯红,想到这毒的危险,她连忙说道:“江凌哥哥,你不要,这样你会有危险的!”

  江凌没有回应她,片刻后,仰头便是一口黑血吐出。他擦擦嘴角,眼神中有这不可违逆的坚定,道:“我说了,我死也不会让你有事!”说罢,他俯头便是继续为她吸毒。

  怜儿心头一暖,但她也实在不想看到江凌有危险,想要将他推开,但偏偏此刻,她提不起一丝劲力,身子软绵绵的。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哈哈哈哈!惊世之物!竟会在这下界出现!还闯入我沉眠的魔蛛禁忌!你们就别想逃了!”

  一道嘶哑的声音传来,宛若就在他们身后响起,这让寒冰浪狮加快了速度。江凌也是浑身汗毛倒竖,不过,这一点也没有耽搁他为怜儿吸毒。疾掠着,江凌已经吐出了好几口黑血,直到不用再吸,他从怀里掏出一枚灵核。赫然便是那日里,斩杀金角鹿获得的灵核。

  手指一捻,灵核粉碎,江凌将这些粉末抹在怜儿伤口上。“灵核本就能作为药材,它就算不能完全治疗,也还是可以顶一段时间的!”

  怜儿轻轻点头,意识却越来越迷乱,身子已经没有一丝力气。而此刻,他们身后发出一道巨响,寒冰浪狮也是突然停下。

  江凌看向前方,脸色顿时一沉……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