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乾坤江凌孙筠雪 第26章 母子夜谈

小说:武破乾坤江凌孙筠雪 作者:黎阳融冬 更新时间:2020-08-01 23:38: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着江凌忿忿不平的样子,江雯也显得格外无奈,她知道江凌渴望变强,只是一个简单的理由——可以保护她。对于这么暖心的儿子,她不可能狠的下心,禁锢他。但是,外面着实危险,他才刚刚学得点皮毛,尽管战斗技巧进步神速,还是不能让他去冒险。

  同时,她还是在为江凌的那些先天灵脉担心着。虽然封印先天灵脉,可以阻止他爆发突破时的威势,但是,这是那江凌的修炼那换的。没有先天灵脉,江凌修炼将会极其缓慢。但是,江凌是这么迫切的想要变强。

  怕他误入歧途,寻找一切偏激的方法去变强,江雯决定给他开导一下。

  这不,到了傍晚时分,玄天血月第二夜即将来临,江雯把江凌锁在家里,跟他讲起了有关修炼的事情。

  “江凌,你已经可以使用灵气了,那么,修炼时,你的感觉如何?”江雯问着,倒像是一个导师一般,询问起江凌修炼时的感觉。

  听着江雯这话,江凌微微纳闷,但是,他极其兴奋的回答:“就是吸收天地灵气炼化后,感受到一丝属于自己灵气流淌在身体里时,很兴奋,觉得自己有强大的力量!”

  江雯点点头,的确,每一个人修炼起来,都是这样的感觉,当终于炼化了第一丝灵气,心中的高兴无可说。但是,她不知道的是,江凌并未能费什么劲,倒像是水到渠成。一般人,恐怕要尝试至少十次,才能运用经脉炼化第一丝灵气。

  “那么,变强有不同的方法,如果给你可以突然变得很强大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江雯此时眉头微微皱着说道,这才是此次交谈的关键,江凌到底会不会,选择这种方式。

  出乎江雯意料之外的是,江凌果断的摇摇头,一脸不愿的模样。未等江雯问他,他自己说道:“修炼一途,重在步步走来,而非寻找捷径。”他一双深邃纯洁的眸子看着江雯,继续说道:“这是在苍翎学院藏书阁的基础书上说的,凡事都急不得,战武,灵魄,修炼皆是如此。急于求成而不注重过程,会走入歧途,终成魔!”

  说着,江凌眼中涌现点点泪光,看着江雯:“母亲,我不会成魔的!成魔者,心形皆乱,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了。纵使那样可以变强……”手机端sm..

  江凌声音有些哽咽,泪水盈眶:“不能保护妈妈,反而伤害妈妈,那样的变强,我不需要,更不想要!”

  修炼一途,问天,问地,问本心!心愈坚强,修炼之道自然走的更远些!

  一把将江凌搂入怀里,江雯声音颤抖,感动着道:“好孩子,妈妈相信你,你不会在这条路上走错的!”

  “嗯……妈妈……那……那我可以……可以去看他们……”

  “不行!”话未说完,江雯便是生生截断,松开江凌,握着他的肩膀微微摇晃,一双坚定不移的眼睛盯着他道:“江凌,玄天血月太危险,你必须待在家里,惹出了什么事,我没法跟你爸爸交代。”

  听了这话,却是淡淡一哂,江凌哂笑道:“哼哼!你总说爸爸,他是个抛妻弃子的男人,妈妈,何必?”

  “傻孩子,你爸爸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最爱你我的人。”江雯当即脸色微沉,与江凌纠正。

  “哼!”江凌却是不买账的冷冷一哼,一提起这个从未谋面的父亲,他就一肚子气。每当看到其他小孩子有父亲和母亲,他就显得格外落寞,而且,在和那些小孩子玩耍时候,还经常被嘲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这个所谓的“父亲”,给了他太大太多的不幸,不是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自己喝母亲又怎会这么艰苦,当家的男人都不在,一个女人,担起这等大任,可想之艰辛!

  “傻孩子,什么都不懂,怎么能够乱说!”江雯有些无奈的苦笑道,看来,江凌对于他的父亲,已经加上了一顶不负责任的帽子,但是,他岂又会懂,叶天凌,正是为了她母子,才背起了这个不负责任的黑锅。

  “我……”江凌欲争辩,看到江雯那略显落寞的目光,他立马刹了车,他知道这时候再争论下去,只会让母子关系变的差起来。

  “时候也不早了,赶紧睡吧。”江雯佯装着看了眼窗外,这被几根小铁柱禁锢的小窗,根本不可能让江凌逃出去。

  “你别想出去参与他们大人的战斗。”她走出门外,淡淡一说,便是将门关上,关门的一霎那,门缝都被寒冰冻结,一股寒气顿时让江凌一阵心悸。

  自己体内那种寒冰的属性,应该就是来自母亲,而那种火焰,就是来自那“不负责任”的父亲吧!心中几分了然,他看了眼窗户,外面的夜景又被染上了血色,格外可怖。

  此时,苍黎已经带着贺兰等人坐在离云山的山下空地休整,准备今夜里的拼杀。黄天俊经过了一天的回复,已经重归战场,不过,看向贺兰时,还是带着一丝爱慕。

  面前的伊人,一颦一笑,都让他心中怦然一动,就算是苦恼的皱眉,都是尽显让他喜爱的魅姿。

  只是,想着想着,一个稚嫩的小脸突然涌现在脑海,将他的思绪完全打断,满是昨夜里的困窘。

  “江凌是吧!我会让你后悔和贺兰站在一起的!”心中恶狠狠的想着,他闭上眼睛,屏弃一切杂念,开始修炼。

  苍黎微笑着,脸上满是欣慰之色,说道:“贺兰,听说昨日你们遇见啸月狼群了,还是你的临时指挥,才让学员们有条不紊的配合,最后还冰封了那头啸月狼!”

  听着苍黎的称赞,贺兰微微一愣,旋即露出了苦笑:“苍老师,实话说尽,真的不是我的主意。”

  “哦?”苍黎来了疑惑,不是这个“优等生”贺兰,还能是谁?他可没指望那个在啸月狼面前吓尿了的黄天俊。

  “那么,是谁?”

  “江凌。”贺兰一脸平静且郑重的说道,脸上没有一点开玩笑的神色。苍黎在惊愣间瞪了她半天,才脸色恍然的傻了起来。

  看着苍黎这般模样,贺兰苦苦一笑,就知道,苍黎也不会相信这种事情。六岁的江凌,面对啸月狼群,能不被吓尿就算不错了,可是,他还能在那种情况中,对全员做出最有效的分配,这,会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可以做到的?

  半晌,苍黎才僵硬的转过头,看着贺兰,倒吸一口凉气,道:“贺兰,你说,江凌,他,还是人么?”

  顿时,贺兰一脸的苦笑,怎么就不是人了,只是,超脱他们的认知罢了。正想说几句吐槽的话,岂料远处山上森林中,狼啸声声!

  “啸月狼!全是二阶的啸月狼!”前方一个学员用了灵魄力一看,竟是多数的青色巨狼,踩碎了血色月光而来,它们气势汹汹,宛若一片荡漾在红色海洋里的一片青色浮萍,迅速席卷而来。它们额上的一个弯弯银白月亮,是它们标志性的印记。

  “好!全体学员准备!我们……”

  “等等!”正发号施令,突然一道稚嫩的焦急喝声,把苍黎的声音生生截断,苍黎顿时欲哭无泪的转过头去,喝声的主人,正是那疾跑而来的江凌。

  贺兰一脸震惊的看着江凌,其余学员也是略带着惊讶的神色看着江凌,这些学员,昨夜里可都是见识了江凌的实战操作,根本不像是一个新生能够做到的,关键的,他还是六岁啊!居然这么早就能修炼,天赋可想而知。

  “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好好待着吗!?”江凌刚刚跑来,苍黎便是劈头盖脸一顿骂,这个预之人,居然是在这种危险的地方到处跑,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自己死多少遍都不够啊!

  在猩红月色中,小屋单位窗户反映出道道明亮的光亮。只见关着江凌屋子的那个小窗,窗框上全是焦黑,被火焰灼烧所致。

  然而,那密密竖立着的小铁柱上面,齐齐断裂,留下一个足以容纳成人钻过的缺口,这些铁柱,被一层厚实的晶莹冰块冻着,与窗框边的焦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是火焰所致,而另一个,却是寒冰造成……

  窗户底下,大大小小的冰块散落,冰块包裹的,都是那些铁柱的“残躯”。

  面对苍黎的怒喝,江凌挠挠头,嘿嘿笑了笑,看着那青幽幽的大片啸月狼群,他狡黠一笑的看着苍黎,深邃幽幽的眸子闪着亮光,道:“先别急着生气嘛!我是特意赶来帮你们的,我已经有了方法,来对抗这些二阶啸月狼!”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