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执我叶堂令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21 18:03: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后果不堪设想?

  场闻不仅安静下来,还嗅到了一抹杀意。

  老太君眼神一冷:“叶正阳,你什么意思,这是要逼宫吗?”

  “老太君息怒,正阳不是逼宫,只是想要跟门主讨个面子。”

  叶正阳看似字眼示弱,但身上保持着强硬,声音清晰响彻场:

  “轻烟当年作出大逆不道的事情,确实可恶可恨也让人愤怒。”

  “但她只是一时迷失,并非罪无可恕,而且夫人平安无事,今天还母子团聚。”

  “后果也不算太恶劣。”

  “而且轻烟始终是我的女人,也是东王夫人,多少还是需要一点体面的。”

  “所以我希望门主能够看在我征战当年的份上,让我来彻查此事并对陈轻烟作出处罚。”

  叶正阳护着陈轻烟开口:“请门主成。”

  叶凡止不住眯起眼睛。

  他今天算是第一次跟叶正阳打交道,但因为叶镇东的恩怨情仇,叶凡早就对这个人有所了解。

  叶正阳当年是叶镇东最得力的干将,上位之后因为铁血和果断,不仅迅速接管了叶镇东资源,还扩大了战果和地盘。

  连续二十年,叶正阳的发展都第一,不仅钱多、人多、枪多,还资源多,平时往来都是各国前三把手。

  特别是前年扶持了几个大人物在境外先后登顶,几近太上皇的叶正阳也就把自己当成叶堂第二人。

  他还在一次醉酒后说过,他是叶堂中的叶堂,如果有异心,振臂一呼,分分钟能够自立。

  齐轻眉用了三个字形容他:年羹荛!首发..m..

  这也就注定叶正阳气焰和底气十足了。

  “让你彻查?”

  齐无极冷笑一声:“你是陈轻烟男人,怎么彻查?当大家傻吗?”

  “叶堂内忧外患,还是大事化小好点。”

  叶正阳轻轻一搂妻子开口:“轻烟真是一时迷失……”

  “闭嘴!”

  赵明月砰的一声拍碎了一张桌子喝道:

  “一时迷失?并非罪无可恕?”

  “如不是她跟辰龙联手袭击,我当时怎会承受这么多敌人围攻?”

  “如不是她用分手刺激了叶镇东,叶镇东怎会差一点丢掉性命,还在轮椅上坐了二十多年?”

  “如不是她兴风作浪,我怎会自我折磨这半辈子?又怎会骨肉分离这二十多年?”

  “战死的叶堂子弟,瘫痪了二十多年的叶镇东,生不如死的我,还有黑暗童年的叶凡……”

  “这么多人死伤,这么多人煎熬,你却一句后果不算恶劣?”

  “你要体面,就能无视当事人的痛苦?”

  “而且她还对叶凡下了冬蛰的药,一而再再而三想要叶凡死,副门主身份能够容她,我母亲身份岂能容她?”

  “我告诉你叶正阳,陈轻烟绝不会轻飘飘让你带回东王属地处置。”

  “我赵明月今天就是拼着触犯门规,我也要把她给我留下来。”

  赵明月杀气腾腾,逼视而上,好像随时要杀人。

  叶凡忙伸手拉住她:“妈,别激动!”

  一旦混战,很多事就再也没机会说清楚了。

  齐轻眉也捅刀子:“陈轻烟还没交待其余势力呢。”

  “没有什么其余势力。”

  叶正阳脸上毫无畏惧,抬起头看着叶天东他们:

  “我猜测,那些势力其实是轻烟安抚辰龙的,是她花钱聘请的散兵游勇组合。”

  “目的就是给辰龙信心可以放手袭杀叶夫人。”

  “如果真有其它势力参与袭击,她又何必去找辰龙,还把自己绑上战船。”

  叶正阳落地有声:“所以叶夫人袭击真相,就是唐三国买凶杀人,轻烟适时掺和了一把,乌衣巷是执行者。”

  陈轻烟嘴角牵动不已,看了一眼丈夫没有说话。

  “东王,你这是铁心要包庇你女人啊。”

  卫擒虎也按捺不住站了起来:“你说的这些东西,估计在场没有一个人相信。”

  “不管有没有人信,事实就是这样。”

  叶正阳又望向叶天东:“希望门主大人大量,能够给轻烟一次机会,正阳以后一定肝脑涂地,为叶堂鞠躬尽瘁。”

  “你现在都有逼宫的胆量,以后只怕更要拥兵自重。”

  赵明宇毫不客气回应:“肝脑涂地,鞠躬尽瘁,我想没有一个人相信。”

  “门主,轻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不管她做错了什么,我都不会放弃她。”

  叶正阳始终望着叶天东:

  “如果门主非要责罚她的话,那就请门主连我也责罚,连整个东王一脉也责罚。”

  话音一落,五十多名东系成员齐齐单膝下跪:“愿跟夫人一起受罚。”

  声势浩大,震颤着场。

  袁辉煌他们止不住皱眉,这时候才发现,叶正阳这个东王,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枝叶繁茂,兵强马壮。

  老太君怒喝一句:“叶正阳,你敢逼宫?你以为叶堂不敢罚你?”

  “正阳不敢逼宫,只是想要门主网开一面。”

  叶正阳又扫过神情犹豫的三王一眼:

  “这些年,兄弟们南征北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轻烟有什么大罪,也希望你看我们面子给一次机会。”

  “门主五十大寿,能够赦免叶飞扬他们,希望也给东王夫人生路。”

  “如果轻烟出事了,我也会跟着生不如死,东王一脉也会情绪低落,效率低下。”

  “到时牵一发动身,很容易造成叶堂的损失。”

  他作出一个保证:“再有下次,我亲手毙她。”

  陈轻烟轻声一句:“叶门主,叶夫人,放心,轻烟以后一定好好做人,再也不敢放肆了。”

  西王、南王、北王相视一眼,也异口同声喊道:“门主,给东王夫人一次机会吧。”

  “下次?”

  赵明月毫不给面子:“袭杀副门主,害死不少兄弟,你还想着下次?”

  “叶堂赏罚分明,你们的功,叶堂记着,但你们的过,叶堂也不会抵消。”

  她给出一个警告:“东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带着你的人滚到一边去,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叶正阳声音忽地一沉:“叶夫人,要动轻烟,就从我们身上先踏过去。”

  卫擒虎怒不可斥:“叶正阳,你真以为叶堂不敢动你?”

  “动我?”

  叶正阳眼神变得凶横起来,一把拉起陈轻烟冷笑开口:

  “春国分堂出卧底,八十线人锒铛入狱,夏国悬赏十亿,赏金猎人追杀叶堂代理人金桑。”

  “秋洲动乱,六百华侨等待营救,冬国反叶,千余商户无法撤离,面临当地凶徒追杀。”

  “远东油田,争夺白热化,百幕秘岛,厮杀正烈……”

  “难题一个接一个,困境一重接一重,就是我叶正阳亲自指挥,也难于从容破局。”

  “没有我叶正阳和东王一脉,有谁能力挽于狂澜而不倒啊?”

  “没有我叶正阳坐镇属地,谁能慑服东系十万子弟?”

  他气势十足的吼叫一声:“是已经年迈不出门的七老,还是已经疯癫二十多年的叶夫人?”

  齐无极他们下意识沉寂起来。

  不少叶堂骨干也都皱起了眉头,显然叶正阳描绘出来的局面,确实给众人带来一股威慑。

  “正阳啊,你啊,还是太狂妄了。”

  这时,一直沉默的叶天东站了起来,背负双手缓缓走到叶正阳面前:

  “春国线人入狱,可用金钱赎人,穷困之国,金钱通神。”

  “夏国追杀金桑,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金桑如死,谁在二十四小时内杀掉凶手,赏金二十亿。”

  “秋洲动乱,卫红朝的飞蛇小队和复仇号可以一用。”

  “冬国反叶,难于撤离就送刀送枪送教员,组织千人自保联盟,击退当地凶徒绰绰有余。”

  叶天东从容不迫说出破局之策,随后站在叶正阳他们面前开口:

  “至于东王属地……”

  “你们真以为我疏忽老臣是觉得他们无能?你们真以为培养少壮派是新鲜血液?”

  “你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才是真正的叶堂栋梁!”

  叶天东转身大手一挥:

  “来人,电令墨千雄,执我叶堂令,面接管东王地盘。”

  “神挡杀神,鬼当杀鬼……”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