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百零六章有没有尊重过我?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飞这一脚,让很多人瞪大眼睛。

  对陈厉阳痛下狠手,已经让在场人震惊无比,如今陈厉阳强大的靠山出现,叶飞还敢话赶话再一脚。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斗殴了,而是对陈光荣的挑衅和打脸了。

  一个二十岁的小子,叫嚣位高权重的权贵老爷,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只是无论如何都好,叶飞这一脚震撼不少人,让袁静她们神情一紧,也让陈光荣身边打手停滞动作。

  这种情况还敢牛哄哄挑衅,不是愣头青就是背景深,叶飞怎么看都不像前者。

  陈光荣也是眼皮急跳。

  “小子,你很猖狂啊。”

  短暂的沉默之后,陈光荣眼神凌厉盯着叶飞:“只是,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年轻人,我可以负责任告诉你,你惹上大麻烦了。”

  他根本不问也不会去问叶飞为什么伤人,自己儿子的性格和作风,做父亲的岂能不清楚?

  如非叶飞一直控制着儿子,他早下令乱刀砍死叶飞了。

  “是吗?

  麻烦?”

  叶飞不置可否一笑:“我怎么不知道我招惹麻烦?

  倒是你儿子,干了一堆不是人的事。”

  “当众伤人,挑衅法律,影响恶劣。”

  陈光荣处于爆发边缘:“轻则让你牢底坐穿,重则直接开枪毙掉你。”

  他一度想过直接击毙叶飞,可茶楼开枪未免动静太大了,而且他现在占据道理,可以慢慢玩死叶飞。

  “你故作姿态审判我之前,麻烦你先审一审你儿子。”

  叶飞依然风轻云淡:“看看他的罪行大,还是我的罪行大。”

  “你没有指手画脚的资格。”

  陈光荣脸色一沉,随后大手一挥:“周所,带他回去,教教他怎么尊重陈家,怎么尊重法律。”

  他的队伍中,除了一票跟随多年的亲信外,还有四名身穿制服的男子。

  话音落下,四个制服男子就从后面走上来,拿出冰冷手铐要抓叶飞。

  “公众场合斗殴伤人,你眼里有没有法律?”

  一个圆脸男子盯着叶飞:“来人,带走,胆敢反抗,就地正法。”

  叶飞冷笑更浓,瞧着圆脸汉子问:“为什么不好好调查事情?”

  “我怎么做事,不用你来教。”

  “你伤人犯法,我身为执法者,铐你理所应当,你再叽叽歪歪,我一枪毙掉你。”

  圆脸汉子陡然提高嗓门,如怒目金刚,甩胳膊,大手拍向叶飞脑门。

  这是他对待嫌疑犯的职业习惯,拍打两掌来彰显自己权威。推荐阅读sm..s..

  “叮”就在这时,圆脸汉子的手机就震动起来,一个警方办公室电话打来。

  他微微皱眉,但最终还是接听。

  片刻后,圆脸汉子满头大汗,忙制止几名手下,接着向陈光荣连连鞠躬:“陈先生,对不起,这事我们管不了。”

  他瞥了瞥叶飞,心有余悸,怎么都没想到,叶飞是杨剑雄兄弟。

  “管不了?”

  陈光荣脸色一沉:“你们可是人民卫士,怎么就管不了?”

  圆脸汉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满脸歉意摇头,随后带着三个手下准备离开。

  叶飞淡淡出声:“谁让你走了?”

  圆脸汉子眼皮一跳,盯向叶飞开口:“年轻人,你要干什么?”

  “助纣为虐,要铐我,扇我巴掌,连句对不起都没有,这样轻飘飘走了”叶飞一个耳光甩了上去:“有没有尊重过我,有没有尊重过法律?”

  “啪”一声脆响,周所惨叫一声跌飞,脸颊红肿不已。

  全场又是一寂,尼玛,这也太暴力,太无情,太嚣张了吧?首发..m..

  周所爬起来,很愤怒,却很无奈:“你”“啪”叶飞又是一巴掌过去:“出来混,做错了要认,挨打要立正,不懂?”

  周所另一边脸颊也肿起来了。

  他拳头攒紧,恨不得一枪毙掉叶飞,可最终只能低声一句:“对不起。”

  他距离杨剑雄差了十万八千里,哪里敢对叶飞大打出手?

  听到对方道歉,叶飞才冷喝一声:“滚。”

  周所带着三名同伴灰溜溜离开。

  这一幕,让陈厉阳他们恍惚不已,怎么都没有想到,周所会这样被叶飞吓走,还打了两个耳光。

  要知道,他可是出了名的周扒皮,也是陈光荣最得力的干将之一。

  这让袁静寻思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看来我小瞧你了,没想到你还有点背景。”

  看到圆脸汉子他们落荒而逃,陈光荣盯着叶飞怒笑一声:“只是我要告诉你,不管你背后是谁,什么底细什么人物,动了我儿子,我都不会放过你。”

  “周所他们管不了,我陈光荣今天替天行道。”

  “来人,拿下。”

  他向十几名陈家猛汉喝道。

  “叮”十几人凶神恶煞正要动作,陈光荣的手机也刺耳响起。

  三部手机,一个接着一个,像是催命符一样。

  凄厉铃声莫名让人心颤。

  陈光荣眼皮直跳,但最终拿起手机,接听一番,气势如虹的陈董事长,脸色比六月乌云还浓。

  良久,他收起了手机,深深呼吸一口气,盯着叶飞艰难出声:“走眼了,走眼了。”

  袁静和杨芊芊心里一颤,一股不好征兆腾升,周所刚才也是这种无奈表情。

  陈厉阳也抬起头:“爹”几个桀骜不驯的手下则拔出了土枪:“大哥,你吱一声,我们喷死他。”

  他们看得出叶飞有不小来历,不然陈光荣不会这种神情,可依然不介意就地干掉叶飞出口恶气。

  大不了他们找个人出来顶包坐牢。

  陈光荣没有说话,只是拳头紧握,很愤怒,很不甘,恨不得掐死叶飞,但知道今天必须忍气吞声。

  黄震东、宋红颜、韩南华、钱胜火、杨剑雄都来了电话,内容简单粗暴只有一句。

  叶飞有事,陈家全家有事。

  周所也传来一个消息,孟氏兄弟得罪了叶飞,现在一个坐牢,一个人间蒸发陈光荣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比起宋红颜她们的联手,还是微不足道。

  几个手下再度厉喝:“大哥,动手吧。”

  陈光荣摇摇头:“动不得”简单三字,宛如平地一声惊雷,雷傻了在场的人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