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尔等永远是臣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22 13:34: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墨千雄?”

  面对叶天东的强势,叶正阳先是一怔,随后放声狂笑:“你以为凭借几个过气的老家伙,就能全面接管我东系一脉地盘?”

  “叶天东,你别做梦了!”

  “我苦心经营二十多年,早已经自成体系,岂是几个只会吃饭的元老能掌控?”

  “别说是你墨千雄,就是你亲自莅临我东王行宫,也未必能顺利接手!”

  “原本我拥兵十万早可自立门户,但出于恩义和道义,一直奉你为尊,也愿辅佐少主成长。”

  “可你却根本无视我的苦劳和忠诚,为了一桩二十多年前的旧案,执意要对我女人痛下杀手。”

  “我苦苦相求,你不高抬贵手,还要接我地盘,你真是欺人太甚!”

  “我告诉你,今天要么放我们夫妇离去,不再追究昔日一案,要么杀死我们夫妻和几十个兄弟,让整个叶堂分崩离析。”

  “你给我们一条生路,我们以后还以你和叶家为尊,还愿意每年给你纳税献粮。”

  “非要鱼死网破,那就大家一拍两散。”

  叶正阳目光凶横盯着叶天东等人,展示着自己隐藏多年的獠牙。

  他其实很不愿意在叶宫撕破脸皮,因为这里是叶家和叶天大东地盘,一旦闹翻,他和陈轻烟是绝对难于杀出去的。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还可惜这次回来太得意忘形,只想着祝寿,扶持叶禁城上位,拿回会所,没想到会在寿宴撕破脸皮。

  不然他把东王卫队和舰队带回来,未必不能跟宝城主力较量。

  只是叶正阳又不愿把陈轻烟交出去,也不愿自己束手就缚,陈轻烟被拿下,他叶正阳一样要倒霉。

  那一起袭击,又怎能少了他要叶镇东死的算计呢?

  齐无极闻勃然大怒:“叶正阳,放肆,这是你该说的话吗?”

  卫擒虎也是怒不可斥:“看来你真是一头白眼狼了。”

  叶正阳冷笑一声:“我没有老门主那么高尚,流血又流泪,我连一个女人都保不住,还做什么东王?”

  他不相信,叶天东会为了一桩旧案,把他和陈轻烟拿下让东系大乱。

  东王始终认定,他出事就是东系出事,就是叶堂出事。

  顾全大局的叶门主绝不敢肆意妄为。

  叶凡发现,尽管叶堂剑拔弩张,但无论是九千岁还是楚帅,都没有出声也没有介入。

  好像在他们看来,这是叶堂内部的事,但在叶凡眼里,更像是他们对叶天东有着巨大信心。

  郑乾坤和唐石耳等五大家也盯着冲突中心。

  只是他们脸上没有兴奋和炽热,更多是一种若有所思和凝重。

  袁辉煌更是坐直身子一动不动,目光锐利又冷冽地盯着陈轻烟。

  看到东王如此嚣张,赵明月喝出一声:“叶正阳,看来你是铁心造反了。”

  东王昂首挺胸:“君逼臣反,臣不得不反。”

  “不得不反?”

  没等叶凡开口说什么,叶天东也放声一笑:“你以为,我上被老太君和老斋主威压,下被叶家各房和少壮派闹腾,我就软弱可欺?”

  “你以为,我压制七老冷落中坚老臣,忙于家事政事儿子事,就已经成了一头无牙老虎?”

  “你以为,四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私底下壮大编制和私兵,我就失去了对你们绝对掌控?”

  “叶正阳,我告诉你……”“我人在厨房,依然能窥探叶堂全局。”

  “我人在宝城,依然能决胜千里之外。”

  “没有动你,一是念情,二是念功,三是念义!”

  “我给你枪给你钱给你权,是让你为叶堂开疆拓土的,不是让你拿来做资本跟我叫板的。”

  叶天东看着叶正阳冷笑,那笑意里面,又透着说不清的冷峻,他一步步向前逼上,步履高傲而从容。

  他那高大而挺拔的身影,就像是倾压而来的山岳,逼得叶正阳情不自禁的连连倒退。

  他那燃烧着黑色火焰的目光,更让所有的人肝胆俱寒:“我再告诉你,你今天能成为东王的最大因素,不是你多么厉害多么能干,而是我当初选中你做东王。”

  “二十年前,我能把你扶起来,今天,我依然能把你踩下去。”

  “本门主不死,尔等永远只能是臣!”

  齐无极和洛非花他们微微恍惚,多久了,究竟有多久了,没见过叶天东霸道的样子。

  他的温和和儒雅只让人觉得平易近人,却忘记他始终是有着獠牙的金字塔尖人物。

  “叶天东,说这些场面话没有意思。”

  叶正阳咬牙站直了身子:“现在这年头,拳头才是一切,你决胜千里之外,拿嘴吗……”话还没有说完,一个亲信就拿着手机喊叫起来:“报!”

  “墨千雄带人手持叶堂令冲入东王墨国行宫,击杀三十三人掌控了整个大本营。”

  “风九天率鸽组掌控东王信息中心,全面接管东系天眼系统。”

  “东系后勤总部叶中华宣告效忠叶门主,十二大武器仓库全面进行戒严。”

  “八大钱庄,十间金库先后被人里应外合占据。”

  “东王权限全面作废,东系一脉启动战时条例,非门主和叶堂令无效……”大本营、信息系统、武器、金钱,叶正阳一个接一个的七寸,被叶天东毫不留情打中。

  这些东西如是被外人掌握,对叶正阳来说不会伤筋动骨,随便手指一挥就能凭借叶堂靠山拨乱反正。

  但涉及到叶门主的接管以及师出有名,叶正阳就完全没翻盘的可能。

  十万东王子弟要么全部造反,不然只能接收叶门主派出的人接管。

  而失去情报、武器、金钱,还群龙无首的东王一脉,想要造反无异于登天之难。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听到这些汇报,叶正阳身躯止不住一颤,骄横的脸第一次有了动容。

  洛非花和叶禁城他们也是目瞪口呆,怎么都没想到局势被叶天东轻易扭转过来。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懦弱叶天东吗?

  “墨千雄、风九天、叶中华……”老太君念叨了一遍名字呵呵一笑:“好熟悉,又好久远的名字,老三,你够可以啊。”

  齐无极他们也都下意识点点头,重温那些快要忘记的名字之余,也神情复杂看着叶天东。

  谁都没有想到,叶天东这些年的软弱不过是韬光养晦。

  谁都没有想到,墨千熊等老臣不是只会吃饭,而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叶天东一笑:“叶堂子弟,天东始终不曾忘,不敢忘。”

  叶凡眼神一凛,好一个不曾忘,不敢忘……赵明月一握丈夫的手很是欣慰。

  叶正阳死死盯着叶天东:“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