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百零八章不准挪车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飞笑了笑,烦闷瞬间一扫而空。

  唐家人总是容易给他带来烦躁情绪,宋红颜却恰恰相反,那份温柔能够让叶飞忘掉一切烦忧。

  叶飞坐了进去:“你怎么来了?”

  宋红颜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丝质连体短裙,脖子雪白修长,身前很傲人。

  连体短裙的下摆堪堪只大腿中部,露出一截雪白嫩滑的大腿,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裙里的风景。

  女人散发着一种慵懒魅惑的气息,让叶飞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一口。

  这真是一个妖精!“有很多人要来接你。”

  宋红颜一笑:“四海商会、百花银行、千宝集团、杨家兄弟,可担心这么多人一起出现影响不好。”

  “所以最终派我这个弱女子过来给你洗洗晦气。”

  叶飞苦笑一声:“替我谢谢他们,给大家添麻烦了。”

  他是一个聪明人,知道早上茶楼一案,对他来说可轻可重,重,牢底坐穿,轻,全身而退。

  现在毫发无损走出警局,黄东强一人扛了全部罪行,显然是韩南华和杨剑雄他们运作结果。

  “你也知道添麻烦啊?”

  宋红颜伸手一抚叶飞的脸:“为了一个心里没你的女人,冒着锒铛入狱风险连灭两家,值得吗?”

  叶飞微微仰头:“我也不知道值不值得,只不过我跟唐若雪还没离婚,她出事,我哪能坐视不理?”

  宋红颜追问一句:“唐家人对你这么不友善,你那小娇妻对你也没感情,你不打算离婚吗?”

  “我想离婚,可惜上门女婿不如狗。”推荐阅读sm..s..

  叶飞也没有隐瞒:“当初签了协议,每个月一万块零花钱,做牛做马三年,还没有离婚的权利。”

  “只有唐若雪主动说离婚,我才能无条件离婚,我是没资格结束协议的。”

  “我要离开唐家,必须完成唐若雪提出的条件”宋红颜好奇问道:“唐若雪这一年就没有向你提出离婚?”

  “有,一个月前,她和唐家人几乎每个月都会提出离婚。”

  叶飞尴尬笑道:“只是我厚着脸皮留了下来,没法子,那时我妈病重,我需要每个月的一万块钱。”

  “我曾想过硬气一点离开,可每天都需要抽时间照顾我妈,根本无法上班赚钱付医药费。”

  “而且还要应付网贷公司的纠缠”想起那段灰暗的日子,叶飞就感觉恍如隔世,苦难好像已经很遥远,但想起来又无比揪心。

  “对不起”感受到叶飞的情绪,宋红颜俏脸微微黯然,伸手一握叶飞的手:“不该跟你提起这事。”

  女人的手,温软,滑嫩,还有一股暖意。

  叶飞心神一荡,随后笑道:“没事,都过去了。”

  他想要抽回手,结果却被宋红颜十指紧扣,怎么都不肯松开。

  宋红颜紧握着叶飞的手:“唐若雪现在不跟你提离婚了吗?”

  “迟早会的。”

  叶飞眼睛眯起:“我跟唐若雪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唐三国和林秋玲的失望,唐若雪根深蒂固的轻视,让叶飞知道两人迟早会分手。

  现在唐若雪没有提离婚,只不过是她堵着一口气。

  “唐若雪有没有提条件?”

  宋红颜一边踩着油门,一边变道驶上快车道,她希望叶飞早点恢复自由身。

  “这个有。”

  叶飞笑了笑:“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太难。”

  宋红颜娇笑一声:“难?

  难道要你摘天上星星给她?”

  叶飞伸伸懒腰靠在座椅:“她希望我重启云顶山庄,恢复唐家的荣光。”

  “嘎”宋红颜的油门抖了一下,车速放慢了两分,随后才恢复正常速度。

  她那张妖精一样的俏脸,不知什么时候冷冽了起来。

  “重启云顶山庄,好大的口气。”

  “连杜天虎他们都不敢接手的东西,她凭什么这样要求你恢复唐家荣光?”

  “她这是要你去死!”

  她还手指一戳叶飞的心:“你千万不要听她的卷入这事,更不要想着重新启动云顶山庄。”

  “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宋红颜白了叶飞一眼,嗔怒无比又带着关怀和风情。

  叶飞一怔,随后出声问道:“我对云顶山庄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它是一个烂尾项目,有内情?”

  “不告诉你。”

  宋红颜娇哼一声:“反正你不能折腾此事,里面水太深,整个中海没有人敢趟进去”“砰”就在叶飞心里越发好奇时,只听前方一声巨响。

  一辆甲壳虫狠狠撞中了一辆从岔口冲入的大型房车。

  玻璃破碎,火花四溅,后面车辆随之碰撞,砰砰砰撞击不停,路面顿时大乱。

  几辆车子撞向了宋红颜和叶飞。

  “小心”叶飞一转宋红颜的方向盘,从容帮她避开几辆失控车子撞击,随后一脚踩下刹车。

  法拉利停在了应急车道,毫发无损,只是宋红颜俏脸通红。

  叶飞的左腿,不仅压住了刹车,压住了她裙子,还给她带来一阵炽热。

  “出事了,我下去看看。”

  叶飞却没有发现嗳昧,迅速抽回左脚后开门下车。

  宋红颜忙跟了上去。

  很快,叶飞和宋红颜就来到碰撞最严重的地方。

  甲壳虫车头几乎撞扁,还卡了一半在房车后面,驾驶座躺着一个年轻女子,鲜血直流,人已昏迷。

  满地狼藉中,汽油还不断流淌,气味越来越浓郁。手机端sm..

  而房车旁边,站着几个华衣男女,其中一个鹰钩鼻拿着手机通话,漫不经心,神清气闲。

  几个同伴也谈笑风生,完全不把车祸当回事。

  “喂,汽油在漏,甲壳虫还有伤者。”

  叶飞对着他们喊出一声:“你们快把房车挪一挪,不然要出人命的。”

  “滚蛋,别多事。”

  鹰钩鼻男子收起电话,一指叶飞吼道:“等交警处理。”

  几个同伴也戏谑看着多事的叶飞。

  “快,快挪一下车。”

  “不然车子着火,伤者就危险了”叶飞跑到甲壳虫旁边,闻到汽油味越来越浓,他伸手拉扯车门,但已经变形,根本拉不开。

  唯有房车挪开,露出挡风玻璃,叶飞才能从挡风玻璃进去把人救出来。

  叶飞再度喊道:“快挪开,要着火了,会死人的。”

  “死不死关我屁事?”

  鹰钩鼻青年点着叶飞大骂:“破坏现场,扰乱责任划分,我弄死你”“啪”话还没说完,叶飞就上去,一耳光把对方扇飞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