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新任门主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25 13:06: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堂的余波还在继续,但唐三国雇凶杀人一案却快速落下帷幕。

  辰龙的证词以及唐三国的认罪,让案子露出了部分真相,唐三国也被叶堂单独关押起来。

  看在他主动自首和坦诚认罪,身体虚弱的份上,叶凡让卫红朝好好照顾唐三国。

  虽然他很是恼恨唐三国当年所为,但看到他衰老憔悴的可怜样子,他又发不起火。

  被唐平凡打断脊梁骨,被林秋玲磨掉血气的唐三国,已经不值得叶凡浪费时间去仇恨了。

  而且他相信叶堂会有一个公平裁决。

  至于雷千绝的审问以及五大家有没有牵扯,叶凡就没有再跟秦无忌他们介入了。

  他现在不是叶堂少主,甚至都没有宣誓加入叶堂,手伸的太长,容易给老太太揪到把柄发难。

  叶凡不想父亲为难。

  接下来的几天,叶凡找到合适机会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唐若雪。

  尽管叶凡担心会影响她肚子里的孩子,但知道唐若雪性子的他,如果不把事情告诉她,怕是整天要忧心忡忡。

  唐若雪知道情况后虽然很是伤心,父亲下半辈子估计要在牢里度过,但也欣慰他的敢作敢当。

  她还告诉叶凡她会勇敢面对此事,也会安心养胎,让叶凡去处理自己的事情。

  叶凡让人把吴婶从老家接过来照顾唐若雪,他则推掉一切应酬直飞龙都去找唐平凡。

  已经过去快一个星期了,叶凡无法静下心来等待蔡伶之消息,他决定直接去找唐平凡问宋红颜下落。

  临近下午四点,叶凡出现在龙都机场。

  看着久违的地标和龙都字眼,叶凡感觉到一股亲切和熟悉,虽然宝城也算是他半个家,但还是更喜欢龙都多一点。

  不过他也没有过多欣赏周围环境,看看天空阴沉要下雨,就准备叫出租车去唐门大本营。

  “呜”只是没等出租车过来,一辆黑色林肯车开了过来,车门打开,钻出一脸笑容的郑乾坤。

  “叶少主,下午好,下午好,回来龙都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好好跟门主他们聚聚?”

  “你啊,就是闲不下来。”

  “你要去哪里?

  我送送你。”

  郑乾坤很是热情地打招呼,随后也不管叶凡是不是答应,就把他塞入林肯车里离去。

  叶凡不想跟郑乾坤同车,可外面雨水已经落了下来,他只能靠在座椅冷冷看着郑乾坤:“郑先生,又想玩什么花样?”

  “我告诉你,我还没找你讨彩头,不代表我会忘了你做过的事情。”

  他至今还没有忘记,郑乾坤在寿宴上摆自己上台,不仅差点吓死他,还让他遭受群起而攻之。

  “叶少,我知道你说寿宴的事,那确实是我不对。”

  郑乾坤一脸真挚:“我不该利用你的身份摆你一道。”

  “我道歉,我惩罚。”

  郑乾坤干脆利落地给了自己四个耳光,打得一张老脸嗖嗖嗖红肿起来,比老太君下的手还要狠。

  “不过我真不是刻意捅你刀子的,我只是想要给你一份惊喜之余,也给叶家一份惊吓发泄怨气。”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问问郑俊卿和郑思月,进入寿宴前就叮嘱过他们……”“不管我有没有事,一定要保全你的安危。”

  他努力解释着:“我是真心把你当成朋友当成兄弟的,你对我的救命恩情,我一直没有忘记呢。”

  “行了,别扯这些了,你觉得我会相信?”

  “你不仅突然点爆我的身份,还喊着让我成为叶堂少主,你这是要借叶禁城的刀取我性命。”

  叶凡毫不留情反击:“你连连置我于绝境,还把我当兄弟当朋友,鬼信。”

  “你是叶门主儿子,还有恒殿千金庇护,你又医武双绝,十个叶禁城也不是你对手。”

  郑乾坤一拍叶凡的手:“而且在我心里,我一直觉得你比叶禁城适合上位。”

  “叶禁城为人太猖狂,野心又大,一旦上位不仅会让叶堂变得嗜血,还会给五大家带来各种麻烦。”

  “而你医者仁心,为人谦和,成为少主不仅能让叶堂稳中上升,还能跟五大家和谐相处共同壮大。”

  “寿宴那天晚上,我跟汪三峰和袁辉煌他们聊了几个小时,都认定你才是真正的叶堂少主人选。”

  “叶老弟,你如果有需要尽管吱声,要钱要人要枪都行,我们保证支持你。”

  郑乾坤落地有声。

  “郑先生,我告诉你……”“第一,我不相信你们会想让我上位,我比叶禁城越出色,你们越会忌惮我做叶堂少主。”

  叶凡戳穿了那一层纸:“现在信誓旦旦,不过还是想要把我当枪使,希望我去争夺位置消耗叶家实力。”

  “毕竟我是老太太的眼中钉,如果我要跟叶禁城抢夺,老太太必然会下场对付我。”

  “我爹妈也会随之作出反应庇护我,如此一来,叶堂很容易四分五裂,达到你想要的目的。”

  “第二,就算你们真心想要我上位,我也不会坐那个位置,我就是一个小医生,扛不起那种重担。”

  他表明自己态度:“所以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都不要再怂恿我上位了。”

  郑乾坤面不改色:“唉,叶老弟,我知道一时无法让你相信,但我保证会让你看到我们诚意的。”

  “真有诚意的话,那就让我见到唐平凡。”

  叶凡盯着郑乾坤淡淡出声:“我找他有点正事,你让我见到他了,我欠你一个人情。”

  他知道郑乾坤这些人利益为主,所以不说虚与委蛇的话,直接进行利益交换。

  “叶少,你这是什么话,咱们是兄弟,什么人情不人情的。”

  郑乾坤故意板起脸:“不就是见唐平凡吗?

  我亲自带你去龙山疗养院。”

  叶凡一愣:“龙山疗养院?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唐门旗下的一间私人医院,只为唐门高层和骨干服务。”

  郑乾坤接过话题:“唐平凡今天转去那里疗养了。”

  “唐平凡中毒的消息压不住了,这一个多星期也就放开手脚治疗了,还通过关系向血医门新任门主求救。”

  “唐平凡这个老匹夫,真是一辈子疑心病,放着叶少这么好的神医不用,偏偏去相信什么外贼。”

  他有意无意挑拔着叶凡对唐平凡的不满:“我就不相信,世上有比叶少更好更可靠的医生。”

  “新任门主?”

  叶凡捕捉到郑乾坤语忠的怨恨,嘴角勾起一抹戏谑:“郑家以前不是跟血医门交情不错的吗,郑先生现在骂起了外贼,看来上位这个门主跟郑家不太友好啊。”

  他好奇追问一声:“只是血医门啥时候又换门主了?”

  “叶少心思果然过人,这都被你发现了?”首发..m..

  郑乾坤大笑一声掩饰惊讶,显然有些意外叶凡窥探到他心里,随后话锋一转:“上次医武大比,血医门输的一塌糊涂,三大天才一死一叛一昏迷,门主就被大怒的阳国弄下台了。”

  “你知道,血医门是阳国举国体制的畸形产物,门主再怎么权势滔天也是要受到最顶尖官方节制的。”

  “现任门主是血医门一脉,也是王室一员,一个死了丈夫十几年的亲王。”

  郑乾坤一笑:“她叫敬宫雅子。”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