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出事了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29 12:34: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郑乾坤说的没有水分!”

  在叶凡走到走廊窗口接听电话时,蔡伶之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血医门易主了,敬宫亲王上位了。”

  “她上台后做了三件事情,一是精兵简政,喊着老人应该学会牺牲,把资源和机会留给年轻人。”

  “她还对血医门留下承诺,她七十岁的时候如果混吃等死,一定选择自杀,留出生存空间给下一代。”

  “她不仅取消了血医门七十岁老臣的八成福利,还把曾经贡献巨大如今失去价值的成员赶出山门。”

  “她这个做法不仅给血医门挤出一大片资源,还赢得了年轻一代的疯狂支持。”

  “铁娘子称号席卷整个血医门!”

  “第二件事,她拔高了武道在血医门的地位,医武两道现在几乎平起平坐。”

  “她不仅在血医门推广医武兼修,还招收了大批身手卓绝的武道好手,更是请出了三大忍者世家高手坐镇。”

  “她准备以医入武,用医术提高血医门的武道水准,然后又用血医门的武道给医术掠取更多资源。”

  蔡伶之把叶凡要的消息一五一十说出来:“总之,敬宫雅子现在风头十足。”

  叶凡轻轻点头:“第三件事呢?”

  “第三件事,敬宫断了血医门跟郑家的全部合作,转而跟唐门勾勾搭搭起来。”

  说到郑家,蔡伶之语气多了一丝玩味:“除了敬宫跟郑家有恩怨之外,还有就是敬宫感觉郑家在血医门渗透太深,不少核心部门都有郑家人的影子。”

  “听说就连血医门的十三个核心实验室,也有郑家的资金和人员。”

  “所以她干脆利落中断双方合作。”

  “郑家现在对敬宫雅子很是恼火,因为有四款血医门的专利药品这个月到期。”

  “如果无法续签,郑家不仅无法再捞钱,还要赔偿提前下单的客户。”

  “郑家苦心经营这么多年,这一次算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她流露出一股痛快:“这也算是郑家报应了,竟然在叶门主寿宴摆你上台。”

  叶凡若有所思:“阿部一郎的实验室有没有郑家影子?”

  他想起郑乾坤今天的一系列表现,还有阿部一郎注射黄金药水时的狰狞。

  “这个还没具体查!”

  蔡伶之微微一愣,随后接过话题:“不过阿部一郎是血医门核心中的核心,以郑家德性肯定不择手段渗透。”

  她聪慧地反问一声:“你莫非觉得阿部一郎给唐平凡治疗有问题?”

  “不好说,直觉感觉有些不对劲,你多派几个人盯着郑家和血医门。”

  叶凡揉揉疼痛的脑袋出声:“对了,郑家跟敬宫什么恩怨啊?”

  “我没有具体去查,只是听到一点八卦。”

  蔡伶之努力回想着当年的事情:“传闻敬宫雅子的丈夫英年早逝后,跟熊天骏曾经有过一段类似菲锋一样的姐弟恋。”手机端sm..

  “这对郑家影响巨大,本来郑家就因为郑乾坤大哥和小妈一事,承受背叛神州的千夫所指。”

  “如果熊天骏跟敬宫这种亲王搅和在一起,一旦爆出来被神州子民知道,郑家大宅估计会被民众直接踩平。”

  “而且熊天骏是天才,正年轻,实打实的小鲜肉一枚,敬宫完全是老牛吃嫩草。”

  “所以郑家就对他们棒打鸳鸯,熊天骏也一怒跑掉了……”“具体是不是真的,你去问问郑乾坤他们就清楚,我当年还小,也就是当八卦听了点。”

  她补充一句:“但郑家跟敬宫不对付就是了。”

  叶凡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血医门跟郑家中断了合作,但派出了武田天川前来龙都跟唐门接洽合作一事。”

  蔡伶之继续刚才的话题:“毕竟血医门还是在乎神州这个大市场的。”

  “武田天川是敬宫夫家的侄子,也是武田秀吉的堂弟,血医门年轻一代的中坚人物,也是敬宫雅子的狂热支持者。”

  “敬宫雅子驱赶老人和废物就是通过他去执行。”

  “因为完成的相当出色,敬宫让他带人来了龙都。”

  “唐门虽然觉得血医门有点敏感,但送上门的钱还是不会拒绝,派出了唐门十三支新负责人全面对接。”

  她解释一声:“对了,唐若雪离开唐门十三支后,唐门就让唐可馨接任了她的位置做了主事人。”

  “唐可馨?”

  叶凡皱起眉头:“唐门子侄?

  也是十三支的吗?

  怎么以前没听若雪提过?”

  “不是,她是唐门七支子侄,跟唐海龙一样是海归,但学历和能力比唐海龙高多了。”

  蔡伶之笑了笑:“只是她跟不少镀金的海归一样,有点眼高于顶,崇洋媚外,所以能力经常被野心所拖累。”

  “在我看来,她的实力不及唐若雪一半。”

  她幽幽一叹:“唐门之所以选择她所在十三支跟天川对接,还让唐可馨负责这件事……”叶凡接过话题:“是唐平凡天生疑心,觉得天下掉馅饼不太靠谱,但又不想错过发财机会。”

  “所以让随时可以抛弃和切割的十三支去探路。”

  “如果真能合作赚大钱,那唐门就发了,如果有什么阴谋或者恶劣影响,唐门也能随时牺牲十三支。”

  叶凡苦笑一声:“唐平凡天生就是一只多疑的老狐狸。”

  蔡伶之笑着点点头:“没错……”叶凡神情迟疑了一下:“有没有红颜的消息?”

  蔡伶之似乎早料到这个话题:“暂时还没有,一点痕迹都没发现,估计只有唐平凡知道了。”

  “你明天不是有机会跟他见面吗?

  你到时单刀直入问他估计有戏。”

  她安抚叶凡一句:“怎么说唐石耳也欠你一条人命。”

  叶凡揉揉脑袋:“事情有那么简单就好了……”“刚才那个带小红帽的小姑娘是不是被坏人算计了啊?”

  就在这时,两个去洗手间的女人一边从叶凡背后经过,一边嘀咕着洗手间附近发生的事情:“应该不会吧?

  她不是好心搀扶一个肚子疼的孕妇去母婴洗手间吗?”

  “那个孕妇我感觉有点问题,哪里有孕妇还穿高跟鞋还化浓妆的。”

  “这么一说也是,小姑娘搀扶孕妇到母婴洗手间的时候,孕妇好像顺手往她脸上抹了点东西……”“对啊,她手有不少粉末,而且小姑娘好像要走,却被她拖入了进去,我看到里面还有一个男人邪笑呢。”

  “你说,我们要不要报警呢……”“还是不要了吧,这种事说不清楚,万一不是就尴尬了,万一是,我们也要录一堆口供……”两个女人压低声音讨论,字眼却全部落入叶凡耳朵。

  叶凡先是没有在意,随后身躯猛地一震。

  小红帽女孩?

  那不就是苏惜儿?

  叶凡旋风一样冲去了洗手间……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