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肺腑之言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29 12:34: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唐可馨自断一手的隔天,叶凡早早来到了龙山疗养院。

  昨天在醉仙楼虽然闹得不可开交,但一夜过去又全都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有郑乾坤他们联手的压制,整件事没有半点波澜。

  唯一不同的是,醉仙楼停业整顿了。

  来到龙山疗养院门口,叶凡发现今天的戒备比起昨天要森严很多,就连街道两侧都设卡分流车辆和行人。

  有权有势确实可以为所欲为。

  叶凡拿出通行证,唐门子侄很快去通报,没有多久,江秘书就出现在叶凡面前。

  比起昨天的冷漠,江秘书今天要恭敬很多:“叶少,早上好!”

  叶凡笑着回应:“江秘书早上好,我是来找唐门主的,不知道他有没有空见我?”

  江秘书伸手一侧:“唐老正等着你一起吃早餐呢?”

  叶凡微微一喜:“谢谢。”

  他还以为要解释一番醉仙楼的风波,结果发现江秘书一字未提,叶凡也就不多嘴了。

  他跟着江秘书走入疗养院,上了巡逻车转了几个圈,然后来到一处通风的小阁楼。

  刚刚下车,叶凡就微微一怔,他一眼看到唐可馨跪在阁楼下面。

  女人吊着一只手,头发和衣服都湿漉漉,咬着嘴唇跪在青石板上,任由雨水淋湿自己。

  看到叶凡出现,她身躯微微一抖,随后避开了眼睛,只是再也没有昨日怨恨。

  她的眸子更多是一抹忌惮和恐惧。

  显然,她已经知道叶凡的身份了。

  江秘书一笑:“唐老说,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对了要奖励,错了就要惩罚。”

  “醉仙楼一事,是唐可馨犯错。”

  “所以唐老给你一个交待。”

  “他也希望你们之间不会因为唐可馨影响了开诚布公。”

  她伸手向楼上一侧:“叶少,请!”

  “明白!”

  叶凡轻轻点头,不由感慨唐平凡的处世之道,两人坦诚相见之前,先把隔阂拆的干干净净。

  来的时候,叶凡还一度担心唐可馨一事会成为刺,现在一看,对唐平凡诚意了解不少。

  叶凡上到楼上,发现阁楼不大,只有十五平方米左右,但视野开阔,也很通爽。

  小阁楼摆着一张桌子两张藤椅,桌子上面放着几碟小菜和一锅白粥,其中一张椅子坐着唐平凡。

  毒素的化解,黄金药水的作用,让唐平凡散去了朽木气息,多了一份神采奕奕。

  只是削掉的嘴唇和断了的手指依然有几分可怖。

  叶凡打了一个招呼:“唐老,早上好。”

  “叶凡,来了?”

  看到叶凡出现,唐平凡热情招呼着叶凡过来,还亲自动手盛了两碗热乎乎白粥。

  “来,来,刚刚熬好的小米粥,喝一碗暖暖身子。”

  “只是粗茶淡饭,不知道你吃不吃的习惯。”

  小米粥,豆腐乳、葱花鸡蛋,萝卜干,花生米,确实是粗茶淡饭。

  “叶凡本就贫苦中长大,别说小米粥了,就是米饭泡水也能吃得下。”

  叶凡落落大方坐了下来,随后拿起筷子:“不过倒是唐老你毒素刚解,要少吃一点腌制品。”

  他把那碟豆腐乳放到自己面前。

  “哈哈哈,你这娃儿有点意思,怪不得那么多人对你又恨又爱。”

  看到叶凡这一个举动,唐平凡发出一阵爽朗笑声:“你身上确实有一些可贵的东西。”

  “虽然只是一碟豆腐乳,但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关心,我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

  “不过你缺点也很是明显,就是太重感情太在乎情义了,还经常对人掏心掏肺。”

  “唐门跟你有过不少冲突,你应该窃喜我吃垃圾食品才对,不该劝告我少吃这些东西。”

  他喝入一口热粥:“你这个样子以后很难成为叶堂少主,很难担负起叶堂振兴这一个重任。”

  “唐老重了。”

  叶凡一笑:“叶凡内心深处只想做一个小医生,做什么叶堂少主真没有动过心思。”

  “而且你都能看出我不适合,叶堂更不会让我上位了。”

  他很有自知之明:“我的管理能力就局限于一个金芝林,超出这个范围就要手忙脚乱了。”

  “看得出你兴趣不在叶堂,只是怕你黄袍加身身不由己啊。”

  唐平凡绽放一个笑容:“不过换成是我,我也不愿意做什么国之基石,我更愿意做这唐门之主。”

  叶凡喝着热粥顺口一问:“唐老什么意思?”

  “国之基石,权力不小,但同样束缚不少,做人做事都需要讲程序讲规矩,不适合我这种不择手段的人。”

  唐平凡绽放笑容跟叶凡推心置腹:“通俗一点,国之基石定位是好人,五大家定位是利益集团。”

  “好人,做九十九件好事,做一件坏事,它就会被千夫所指。”

  “坏人,做九十九件坏事,做一件好事,它就是心存善念。”

  “高僧需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得真经,凶徒只要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

  “所以做什么好人做什么国之基石?”

  他很是直接:“我是不会去做的,郑乾坤也是不会做的,汪报国和袁辉煌他们也都不会去做。”手机端sm..

  这些话觉悟很不正确,也很大逆不道,但唐平凡就很坦然的说了出来,还给人说不出的信服。

  叶凡动作微微一滞,好像顿悟到什么。

  “知道郑乾坤他们为什么要针对叶堂吗?”

  唐平凡望向叶凡推心置腹:“因为比起恒殿和楚门,叶堂还不够好人,还不够守规矩,而且背后还被叶家强力操控。”

  “五大家从来不担心公器,因为公器必须讲道理讲规矩,但都担心随时能公器私用的叶家。”

  “因为披着官衣玩着野路子的叶家,只要私心一点,随时能用铁拳捶碎五大家。”

  “境内十六署易主之前,双方发生冲突,有道理没道理,五大家都只能忍着。”

  “不然叶家随时能用叶堂踩五大家一脚。”

  “所以郑乾坤他们绞尽脑汁分离叶堂,就是希望让叶家和叶堂尽快分离出来,把叶家地位拉到五大家同等位置上。”

  “这样一来,五大家就不用再惧怕叶家,对叶堂也能用公器的要求束缚它。”

  他很是坦然向叶凡道出五大家跟叶堂摩擦的要因。

  “你的意思是说……”叶凡呼出一口长气,盯着唐平凡一字一句开口:“五大家手里的刀,可以捅向做好人守规矩的恒殿和楚门,却不敢指向能公器私用的叶堂?”

  他有些难于接受这种残酷的话。

  “没错!”

  唐平凡笑容旺盛起来,很是直接重击着叶凡的心灵:“打好人一巴掌,大不了说一声对不起赔点钱。”

  “打坏人一巴掌,坏人可能跟你捅刀子跟你玩命,所以傻子才去招惹坏人。”

  “你现在明白各家为什么要九堂公审了吧?”

  “你现在明白郑乾坤为什么在叶家寿宴发难了吧?”

  “你现在明白各家为什么要给叶堂下绊子了吧?”

  “叶堂一日不废,各家一日不安啊……”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