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百二十章菜刀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车内的空调虽然不是寒冷,但唐若雪依然感觉遍体生寒。

  坐在唐三国老款奥迪车里的她,一动不动看着窗外,挫败感将她整个人彻底吞噬。

  前所未有的狼狈,她对叶飞说着软话还试图挽留,谁知叶飞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叶飞再也不复存在了。

  唐若雪知道自己情绪极端,还知道自己不对,结婚到现在,她确实没有把叶飞当成过丈夫。

  可要她放下全部尊严去挽回,习惯了强势的唐若雪又做不到,所以她觉得叶飞是要折磨死她。

  “若雪,你有点出息行不行,离开他你活不了么?”

  旁边的林秋玲看到女儿失魂落魄样子,很是不满训斥一句:“他什么时候对你这么重要了?”

  唐若雪很是烦闷:“妈,不是这样。”

  “那还是怎样,你瞧瞧他,还有没有把你,把我们放在眼里。”

  周华杰的到来,虽然搞清楚了真相,冲入凯撒皇宫救出女儿的是叶飞,可也狠狠落了林秋玲的面子。

  她感觉无地自容之余,也恼羞成怒,对叶飞越发诋毁起来。

  “他就不是个东西,明明是他捅了人,却故意不说清楚真相,设局让赵东阳往里面钻。”

  “如不是有足够证人和视频,赵东阳这次怕是要坐牢三年。”

  “叶飞这混蛋,杀人诛心啊,还一点都不给我们留情面。”

  对于林秋玲来说,对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叶飞让她如鲠在喉,她恨不得赶紧叶飞滚出唐家。

  “这个就有点不讲理了。”

  唐三国迟疑了一下:“明明是赵东阳抢功,扭曲真相在我们面前表现,怎么变成叶飞不是?”

  “而且叶飞被咱们骂的这么狠都没反击,够仁义够厚道了。”

  他还算理智:“咱们欠叶飞一个道歉。”

  “道歉?

  什么道歉?

  我给他道歉,他受得起吗?

  不怕被雷劈?”

  林秋玲毫不客气训斥唐三国:“还有,东阳之所以抢功,还不是爱若雪爱的太深。”

  “现在这社会,为了让一个女人喜欢,不惜冒着自己声誉受损抢功,简直就是绝世好男人。”

  “宁负天下人,也要赢得美人心,懂不?”

  一番美化,瞬间让赵东阳变成痴情儿郎,所作所为不仅不龌蹉,还是为爱痴狂的楷模。

  唐三国摇摇头:“不可理喻。”

  “听不懂就闭嘴,别教坏女儿。”

  林秋玲很直接让唐三国闭嘴,随后看着唐若雪开口:“若雪,依我看,还是离婚吧,叶飞不适合你,倒是东阳值得考虑。”

  “嫁给东阳,你不仅少了叶飞这个累赘,还有赵氏集团鼎力相助,那样就有机会让天唐公司壮大。”

  “天唐公司表现好了,手里的财权大了,云顶山庄说不定能重启,再不济,也能让我们去龙都。”

  没有人发现,唐三国的老脸多了一分冷冽,如金属一般冰寒,不过很快又消失无影恢复了平静。

  “妈,你别说了。”

  唐若雪心烦意乱:“我不会离婚的。”

  “为什么不离婚?

  赌气?

  不甘?

  没有意义啊。”

  林秋玲很是不满:“咱们没必要争一口主动离婚的气啊,说不定这是叶飞欲擒故纵玩的小手段。”

  “痛痛快快分手了,你就获得自由身了。”

  “别忘记,半年前,你想离婚,而叶飞狗皮膏药一样装疯卖傻,利用你心软硬生生多吃半年软饭。”

  “现在他主动提出来,直接满足他,还省了给他一笔钱。”

  林秋玲给唐若雪分析着利弊,希望两人早点分道扬镳,然后让赵东阳做自己的女婿。

  “妈,别说了。”

  唐若雪丝毫不给母亲面子:“我的事不用你们管,我会处理,你再劝我,我搬出去住了。”

  林秋玲柳眉倒竖,很想训斥唐若雪的不知好歹,可看到她六神无主的样子,她最终又轻叹一声:“行,我不劝你,过几天,你妹妹回来,她会好好开导你。”

  知女莫若母,女儿这种表现,分明对叶飞掺杂了不该有的感情从医院出来后,叶飞靠在出租车上,紧紧闭着眼睛缓冲情绪。

  再睁开,已然清明透彻。

  哪怕在刚才有过瞬间冲动和心疼,乃至极端想把唐若雪抱在怀里,也硬生生克制住了念头。

  他为这段感情卑微过很多次,没有信心去捂热女人的心,也不会有精力承担下次随时会到来的矛盾。

  作出决定后,叶飞没有回医馆,情绪不太好的他,直接回了白石洲探望母亲。

  “叶飞,你来了?”

  打开防盗门,沈碧琴看到叶飞出现,马上高兴起来,拉着叶飞走进屋子:“来的正好,我买了半只鸡,待会给你做喜欢的三杯鸡。”

  她还向后面张望了几下:“放心,我很快的,做好吃完再回去,不会耽误你回唐家做饭的。”

  看到母亲一脸宠溺的样子,叶飞心里一柔,什么不快都消失了,母亲永远是儿子的最好避风港:“妈,不急,我今晚住这了,明天再回去。”

  他卷起袖子:“你休息,我来做饭。”

  “若雪呢?

  怎么没跟你过来?”

  沈碧琴似乎捕捉到了什么:“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让她也过来一起吃饭,我做她喜欢吃的扣肉。”

  叶飞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她忙,没空来这里吃饭。”更新最快s..sm..

  “儿子,你不用瞒妈了,是不是跟若雪闹翻了?”

  沈碧琴一眼看穿叶飞的强颜欢笑,但没有出声责怪也没有讲道理,而是握着叶飞的手和蔼一笑:“年轻人的事,我不懂,只是想说,妈随时欢迎你回家。”

  “你也别担心我的病,我能养活自己了,不需要你负担。”

  她长叹一声:“都怪我,怪我和你爸无能,把你坑惨了。”手机端sm..

  叶飞一笑:“妈,别这样说,我没事,我能处理好自己事情,你坐着,我做饭。”

  “最近凉茶生意还好不好啊?”

  他拉着家常转移母亲注意力。

  “还行,扣掉租金水电,一天能赚两百多,不过夏天一过,估计就不行了。”

  沈碧琴笑着出声:“没事,我到时卖豆腐花,一样可以赚点钱。”

  “你喜欢就好,但要记得,千万不能太劳累。”

  叶飞一边聊天,一边钻入厨房,打开冰箱取出半只鸡,接着就在刀架上拿起一把菜刀。

  生死石一动,一股滚烫灼手。

  叶飞差一点就把菜刀丢了出去。

  “小飞,那把菜刀是我清理你爹东西时找到的,看到挺称手的就拿来切菜。”

  沈碧琴提醒一声:“你要小心点,它很锋利的,我上个星期用它切排骨,跟切冬瓜一样。”

  叶飞目光微微僵直。

  这把刀与其说菜刀,还不如说匕首,最吸引叶飞目光的,是刀身龙飞凤舞刻着一行狂草。

  老猫岭,一九八八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