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百二十二章砸场子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虽然认出了唐若雪的车,还猜到她可能误会,但叶飞却没有追上去。

  两人之间只剩下好聚好散,根本没有必要去解释什么。

  回到医馆,叶飞收起了父亲的资料,重新泡了一杯热茶,随后就开始接诊。

  孙不凡也很快来到,动作利索帮起了忙。

  病人不少,两人一口气忙到十点,叶飞刚要休息,却听到对面响起一阵鞭炮声,噼里啪啦非常刺耳。

  叶飞眯起眼睛扫了一眼,发现新开了一间中医馆,名叫悬壶居。

  门面很大,装修也古色古香,门口还有七八个妙龄女郎接客,白色制服,大长腿,很是娇俏。

  而且免费看病三天,购药满百送大米。

  一时之间,悬壶居热闹非凡,门庭若市。

  孙不凡向叶飞撇撇嘴笑道:“小师祖,有人抢生意啊。”

  “抢的好啊。”

  叶飞伸伸懒腰:“希望多抢一点,可以让我们清闲一点。”

  现在的病人对于叶飞来说,一是给孙不凡练练手,二是给自己积攒白芒,至于赚多少钱毫不在乎。

  叶飞给韩南华他们看病不是千万就是亿,看一个起码顶十万个街坊,根本不在乎生意是不是被抢。

  孙不凡看着面前的队伍一笑:“之有理。”

  “医生,麻烦给我妻子看一看。”

  就在这时,一对年轻夫妇排到孙不凡面前坐下,国字脸的丈夫满脸焦急开口:“我和我老婆结婚三年了,一直想要怀个孩子,可怎么都怀不上。”

  “我们去过很多医院,结果都查不出什么。”

  “听他们说金芝林百年老字号,没有治不了的病,救不活的人,所以我们想请你们看一看。”

  “拜托你们,一定要让我老婆怀孕,拜托了,我真想要一个孩子。”

  俏丽妻子跟着附和:“大奎,放心吧,金芝林医术一流,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叶飞闻微微皱眉,对方看似抬举金芝林,实则是把孙不凡逼到绝境,一定要治好他们的不孕不育。

  不然金芝林就是夸大其词,叶飞和孙不凡就是骗子。

  他还瞄了年轻妻子一眼,三十岁左右,身材高挑,丹凤眼,小蛮腰,脸颊白皙,长发披肩,很娇媚。

  特别是轻咬红唇的时候,给人一种放电感觉。

  而裸露出来的两条丝袜长腿,更是充满着风情少妇的诱惑。

  这种女人放在街头中,回头率绝对不小。推荐阅读sm..s..

  事实上,不少男病人或家属,也都偷瞄着这女人。

  就连孙不凡也时不时看两眼,实在太漂亮了。

  只是叶飞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我看看。”

  孙不凡则没有多想,伸手给年轻妻子把脉,五分钟后,他紧皱眉头,前所未有的凝重。

  丈夫忙追问一句:“医生,我妻子怎样了?”

  “我再看看。”

  孙不凡呼出一口长气,再度给年轻妻子把脉,良久,他苦笑着摇摇头,一脸无可奈何。

  年轻妻子的脉象太费解了,他行医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见。

  他望向了叶飞:“小师祖,我功力太浅,这个把脉不出来。”

  叶飞情绪没有起伏,走过去给年轻女人把脉,三十秒不到,他就收手。

  随后,他看着年轻夫妇开口:“你们滚蛋吧。”

  “滚蛋?”

  国字脸丈夫一脸不满:“医生,你们什么态度?

  能治就治,不能治就说,辱骂我们夫妇干什么?”

  年轻妻子也翻白眼:“是啊,金芝林可是金字招牌,怎么这种恶劣态度?”

  “就算你们不能治,也不能这样恶伤人。”

  排队病人见状也议论纷纷,全都指责叶飞对病人无礼,完全没有医者父母心的态度。更新最快s..sm..

  孙不凡靠近叶飞低声问道:“小师祖,怎么回事?”

  “你们不滚蛋?”

  叶飞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等会想滚都滚不了。”

  被称呼为大奎的国字脸丈夫神情一寒:“大夫,你们究竟什么意思?

  有你们这样做医生的吗?”

  “我们要投诉你,控告你,封掉你这间医馆。”

  年轻妻子也嗷嗷直叫:“金芝林太不尊重病人了,简直没有半点医德。”

  孙不凡想要上前劝告,叶飞却伸手制止,任由两人叫喊,引得无数人向这边靠拢。

  很快,悬壶居门口的群众和病人也都跑过来看热闹,再漂亮的美女也没有医生和病人干架好看。

  一时之间,金芝林挤满不少人。

  “大家评评理,我们夫妻千里迢迢从外地过来,诚心诚意来金芝林求医。”

  “大夫医术浅薄看不了,不仅不引以为耻,还辱骂我们夫妻,当着大家的面叫我们滚蛋。”

  大奎打了鸡血一样吼叫:“你们说,这样的医馆还有必要存在下去吗?”

  众人对着金芝林又是一阵议论,纷纷表示对老字号失望,还说换人后,医馆水准一落千丈。

  “你们说错了,我哪里是辱骂你们夫妻,我还打人呢。”

  叶飞晃悠悠上前,随后啪啪两巴掌甩出,直接把大奎和年轻妇人扇倒在地。

  “啊”大奎夫妇惨叫一声,随后捂着脸颊怒吼:“金芝林医生打人了,金芝林医生打人了,大家快报警。”

  不少人怒斥叶飞无礼,还拿起手机报警。

  “赶紧报警,顺便把媒体也找过来。”

  叶飞笑着拍拍双手:“告诉他们,金芝林医馆出现要怀孕的男人。”

  怀孕?

  男人?

  全场闻下意识一怔。

  大奎夫妇也身躯一震,难于置信看着叶飞。

  “混蛋,你胡说什么?”

  大奎气势汹汹:“你污蔑我们,我们要投诉,要封掉医馆。”

  “投诉?”

  叶飞不置可否一笑,上前又是两个耳光,直接打趴大奎夫妇。

  “你带一个人妖过来,逼着我们让他生孩子,你好意思投诉?”

  “你爹能怀孕,还是你爷爷能怀孕?”

  叶飞一脚踩住年轻妇人,不等大奎冲上来,就一把扯掉年轻妻子的裙子。

  “啊”年轻妻子下意识尖叫一声,还伸手去捂住自己的敏感之处,可是已经太迟了。

  鼓鼓囊囊的地方已经映入众人眼里。

  叶飞没有停歇,反手又是一扯,把她上衣拉了下来。

  一马平川。

  “我靠,真是男人。”

  “真是辣眼睛了。”

  “狗日的,男人要怀孕生孩子,这不是捣乱吗?”

  “逼着医生让男人怀孕,还不如让医生把狗变成女人。”

  一众看客议论纷纷,对着大奎夫妇大骂,几个人还差点冲上去动手,觉得他们欺骗了大家感情。

  孙不凡也恍然大悟,怪不得把脉不出来,原来年轻妻子是一个人妖。

  只是长得也太他妈漂亮了。

  大奎忙把妻子搀扶起来,随后指着叶飞怒吼:“你,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等着?

  谁给你等着?”

  叶飞上前一脚把大奎踹飞:“打断他两只手丢出去。”

  一直看热闹的黑狗带人扑了过去经过大奎夫妇这一闹,金芝林名气更盛,一下子多了不少病人,连悬壶居的病人也跑了过来。

  叶飞很是无奈,原本希望悬壶居分担点病人,结果却翻了一倍,让他和孙不凡直到六点才看完病人。

  “小师祖,大奎两个肯定是受人指使,不然不会吃饱撑着来砸我们牌子。”

  孙不凡一边拿茶叶泡茶,一边好奇看着叶飞开口:“你怎么不让黑狗审一审他们?”

  “不用审也知道是悬壶居派来的。”

  叶飞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只是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他从口袋丢出一张支票,这是他扯掉年轻妻子上衣时捡到的。

  孙不凡探头一看,发现是悬壶居的支票。

  “原来师祖早有证据。”

  孙不凡竖起了大拇指:“只是这样被对方砸场子,咱们不还回去,会不会显得我们太好欺负啊。”

  叶飞语气很是平和:“一是给他们一次机会,毕竟对方也是救治病人。”

  “二是打断大奎他们两只手,悬壶居要赔偿不少,没有十万平不了事,算是对他们一点惩罚。”

  “但凡识趣的人,就不会再找我们晦气。”

  他笑了笑:“当然,如果非要跟我们死磕,那我不介意让悬壶居消失。”

  孙不凡微微点头:“受教了。”

  为人处事,他从叶飞身上学到很多,对于敌人,叶飞残酷无情,但对于普通人,叶飞却无比平和。

  接下来的三天,金芝林没有发生变故,反倒病人多了几倍,全都冲着叶飞医术过来。

  叶飞也没有托大,跟孙不凡一起坐诊,每天都接诊五十多号人,累得腰酸背痛。

  不过生死石的白芒,随着病人诊治增多,很快又恢复到了七片。

  叶飞在忙碌中充实自己,也试着忘记唐家不开心的事,只是想起唐若雪,心里依然有着不舒服。

  婚没离掉,叶飞感觉始终有一根线牵着自己。

  “叮”就在这时,叶飞手机微微震动,低头一看,正是来自唐若雪。

  他本能挂掉。

  可很快,手机再度震动,还是唐若雪。

  叶飞神情犹豫,最终拿起来接听:“有事”“叶飞,叶飞,快来医院,快来医院,我撞见你爸了”耳边传来唐若雪的尖叫:“他受重伤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