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百二十四章嚣张院长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南宫琴倒地后翻出了几米,衣衫凌乱,脸颊红肿。

  她先是一愣,难于置信叶飞敢动手。

  随后,她尖叫起来:“打人啊,病人家属打人啊,快叫保安。”

  几个小护士一边搀扶着南宫琴,一边柳眉倒竖盯向了叶飞:“你完蛋了,你闯大祸了。”

  从她们来荣爱医院开始,就没见过敢在这里撒野的人,但凡敢闹事的家属,结果全被送去精神病院。

  “混账东西,荣爱医院有你们这种人,等着倒闭吧。”

  叶飞扫过她们一眼,随后转身一脚踹开急诊室大门,大步流星向里面走去。

  唐若雪微微一怔,接着忙追上去:“叶飞,叶飞。”

  很快,叶飞就见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

  还是那张脸,那份和善,那份朴实。

  叶飞满眶热泪,几乎已忍不住夺眶而出.父亲还是老样子,没有变,连一点都没有变。

  天地间好像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令他改变。

  他躺在病床,全身伤痕,一动不动,可依然笔直地像是一挺标枪。

  叶飞忽然发现,父亲的脸并不是只有和善,他脸上的皱纹里,还隐藏着很多痛苦,很多丰富的感情。

  只是比起一年前,叶无九明显瘦了一圈,脸色惨白,身上染血,眼睛紧闭,陷入深度昏迷。

  南宫琴他们没有救治叶无九,连氧气罩都没有给叶无九戴上。

  叶飞感觉,自己一只手都能提起父亲,想起他昔日对自己的种种好,他心里很是难受。

  叶飞一握叶无九手腕,生死石一转。手机端sm..

  “肋骨折断,蛛网膜下腔出血,休克,弥漫性脑水肿”情况严重。

  唐若雪跑过来喊道:“叶飞,不要冲动。”

  叶飞头也不回喝出一句:“给我找一张轮椅。”

  随后,他就一转生死石,把七片白芒没入父亲身体。

  叶无九的淤血渐渐退去,水肿也慢慢消失,伤口和骨头也开始痊愈,转眼之间,他的脸就多了血色。

  叶飞看得出,父亲熬过了难关,还没有苏醒,是因为需要一点时间修复。

  唐若雪开始一怔,担心叶飞要自己救父亲,看到他没拿出银针,心里一松,忙去角落找了一张轮椅。

  再回头,却见叶飞已经拿起一件病人服饰,裹住叶无九身体后放入轮椅里面。

  此时,门外已经传来一阵喧杂脚步声,还传来南宫琴气急败坏尖叫。

  叶飞没有理会,取了一瓶消炎盐水给父亲挂上,然后推着轮椅缓缓走向门口。

  “叶飞,你干吗?”推荐阅读sm..s..

  唐若雪一把拉住叶飞焦急喊道:“这样移动你爹,会很危险的。”

  “没事,我控制了他病情。”

  叶飞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我不会让他留在这间医院。”

  今天如非他及时赶到,父亲就是不死也会变植物人,荣爱医院爱钱胜过人命。

  “控制病情?”

  唐若雪风中凌乱:“你什么时候控制他病情了?”

  叶飞没有说话,只是对着房门猛地踹出一脚。

  只听一声巨响,房门轰地弹开,外面要冲进来的十几号人,全部七零八落摔倒在地。

  被七八个人压着的南宫琴更是哀嚎不断。

  “叮”几乎同个时刻,走廊尽头又出现一批人,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女子,带着八个男女气势汹汹出现。

  女人四十岁左右,戴着金框眼镜,身材高挑,风韵十足,穿着制服很有诱惑力,只是目空一切。

  几个小护士见到她出现下意识打了一个哆嗦,毫无疑问全都惧怕这个中年女人。

  荣爱医院院长,白家欣。

  白家欣不怒而威:“谁在我这医院闹事?”

  “白院长,他们说我们没医德,打人,还踹坏急诊室,更是把病人从急救台弄下来。”

  南宫琴忙爬起来向白家欣告状,手指还一点缓缓走出来的叶飞和唐若雪。

  “把保安叫过来,告诉他们,这里有医闹。”

  白家欣领着一伙人走到叶飞和唐若雪面前,先是一脸傲然发出一个指令,丝毫没有把两人放在眼里。

  在她看来,叶无九就是一个穷酸无能的底层人,而底层人生出来的儿子,档次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她一脸不屑看着叶飞和唐若雪哼道:“如果你们说,我们技术不行,效率不行,设备不行,我二话不说,给你们转院就是。”

  “但说我们没有医德,绝对不行。”

  “我们全是医科大学毕业,全都进行过希波克拉底宣誓,以南丁格尔为楷模。”

  “没看我们叫荣爱医院吗?

  没看我们是今年最佳白衣天使吗?

  没看我们全心全意为患者着想吗?”

  白家欣咄咄逼人:“随口污蔑我们,谁给你的勇气?

  谁给你的资本?”

  “什么叫污蔑?

  那是事实。”

  唐若雪怒不可斥:“接到病人,不先抢救,全都跑去拍照,我连请五次,也不见一个人出现。”

  “任由病人躺在急诊室,只顾着自己拍照,这有什么医德?”

  她拿出手机:“我将向医药局控告你们。”

  叶飞没有说话,只是环视着周围,寻思一旦动乱,如何护住父亲不受伤害。

  大概因为唐若雪展露出来的锋芒,白家欣左手一挥,让赶赴过来的八名保安围住叶飞两人。

  她轻蔑看了叶飞一眼,对着地板吐了一口水:“认错要认,挨打要立正。”

  “污蔑我们荣爱医院了,跪下来,道个歉,把这口唾沫舔了,再给南宫琴赔偿一百万,事就了了。”

  “我不会为难你们这些蝼蚁一样活着的人。”

  “不照我说的做,今天就不用回家了”白家欣趾高气扬看着叶飞和唐若雪:“我会亲自送你们去精神病院。”

  对于不听话的,忤逆她的人,白家欣都会送去精神病院。

  南宫琴她们也都翘起嘴角,幸灾乐祸,似乎讥讽叶飞现在知道铁板了吧?

  荣爱医院哪是下等人能撒野的?

  唐若雪冷喝一声:“你们真是无法无天了,我要报警”“啪”白家欣冷不丁一巴掌打在唐若雪脸上喝道:“耶稣都保不住你们,我说的”猝不及防的唐若雪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挽起的秀发撒乱下来,颇为狼狈。

  “砰!”

  没有丝毫停滞,叶飞一脚踹在白家欣腹部。

  白家欣惨叫一声,手脚晃动翻滚出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