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百二十五章右脸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啊”这一脚,叶飞直接让白家欣摔了个四脚朝天。

  几个漂亮护士失声尖叫。

  安保人员骤然色变,很是难于接受这意外的结果。

  白家欣是荣爱医院的负责人,向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病人、护士和医生只能无条件讨好。手机端sm..

  而且她背后还有强大的靠山,曾有一个局长儿子在医院调戏白家欣,结果被白家欣无情打断一条腿。

  这样强势的作风,这样牛叉的背景,如今被无名小卒叶飞欺负,实在让人难于置信。

  别说白家欣能量通天,就是八个保安也足够叶飞他们好受。

  白家欣经过短暂的疼痛和惊愣后,捂着脸颊愤怒地看着叶飞:“混蛋,你敢打我?”

  “你知道老娘是谁吗?”

  她色厉内荏威胁叶飞,可白家欣清晰感觉到,叶飞反应很是鄙夷与不屑。

  白家欣恼羞成恨,指着叶飞对保安吼道:“打残他们,打残他们,出事了,我顶着!”

  八名魁梧保安狞笑着包围上来。

  唐若雪见状脸色苍白,没想到这医院的人如此野蛮,止不住喊道:“叶飞,小心。”

  南宫琴白眼一翻,嗤笑不已:“他完蛋了!”

  几个小护士也傲娇附和:“必须完蛋。”

  只是接下来的画面,很快惊呆南宫琴她们几个。

  领头的光头保安看着叶飞狞笑:“小子,来这里捣乱,真是不长眼”话还没有说完,叶飞一拳打在他的下巴。

  “砰!”

  光头保安直挺挺倒地。

  昏迷了过去。

  碾压!见到这一幕,白家欣和南宫琴她们呆住了。

  她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叶飞如此厉害,医院的八大金刚,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住。

  她们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白家欣怒不可斥:“上,一起上,给我弄死他。”

  她真的愤怒了,掌控这间医院来,她就是实打实的女王,全都捧着,敬着,从没有人敢这样叫板。

  今天不把叶飞踩下去,以后她的权威还怎么维护?

  七名保安吼叫一声围攻。

  “照顾好我爹。”

  叶飞让唐若雪看着叶无九,随后不退反进冲进人群。

  他轻松拽出一个两百斤躯体,一扬,甩向涌来的人群,四名保安直接被他砸翻在地,口鼻喷血。

  混乱中,叶飞欺身而近,一记凌空膝撞,一记脆响,把另一人撞翻几个跟头。

  接着,叶飞扯过最后一名保安衣领,对着墙壁狠狠磕了一下。

  鲜血溅血。

  三十秒不到,八名魁梧保安全部倒地。

  叶飞望向了白家欣冷笑:“这些保安太废了。”

  “你你别嚣张”白家欣先是被吓得后退一步,随后又恼羞成怒上前喝道:“南宫琴,打电话给周所,告诉他,这里有人闹事。”

  白家欣手指点着:“你再厉害,再能打,我就不信,你还能打得过子弹?”

  叶飞闻微微皱眉,这白家欣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而白家欣却把叶飞这表情,理解为害怕和畏惧。

  “怕了?

  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白家欣底气上升,昂着脖子喝道:“不然你等着倒霉吧。”

  说话之间,她还让南宫琴叫来不少医院的人,医生、护士、保安,拥挤了整条走廊。

  一个个气势汹汹看着叶飞和唐若雪。

  人多势众。

  白家欣气焰更加嚣张:“小子,跪下来磕头道歉,不然你今天要付出惨重代价。”首发..m..

  唐若雪俏脸流露紧张,下意识挡在叶无九面前。

  叶飞捕捉到她这个动作,心里掠过一抹复杂情绪,随后他又恢复了平静,看着白家欣冷笑一声:“今天确实有人要付出代价,但绝对不是我,而是荣爱医院以及你这个院长。”

  “唯利是图,没有医德,不顾人命。”

  “医院好日子到头了,告诉你背后的人,这医院要倒闭了。”

  听到这一番话,南宫琴和一干小护士,一个个嗤之以鼻。

  她们见过不少吃点亏就咋咋呼呼口放狂的小角色,但从来没有人带给他们惊喜和意外。

  要么虚张声势草包一个,要么叫来撑门面的人太废材,叶飞也不会意外。

  白家欣也冷笑一声:“医院倒闭?

  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这里的水能淹死一百个你。”

  “凭你,也想扳倒我?

  西边出太阳。”

  南宫琴她们齐齐点头附和,一个个昂首挺胸,俏脸极其傲然:无知小子,等着哭吧。

  唐若雪轻轻一拉叶飞衣袖:“叶飞,咱们报警吧。”

  叶飞淡淡一笑:“放心,不会有事的。”

  唐若雪神情犹豫,但最终没有再劝说什么。

  “呜”没有多久,五辆蓝白相间的车子风驰电掣开到门口。

  车门打开,钻出十多名制服男子,腰间一个个带着枪械。

  一个圆脸汉子带着十余人快速涌进,杀气腾腾,很快推开拥挤人群,来到白家欣身边喊道:“白院长,有人在医院闹事?”

  “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

  “我教教他怎么敬重法律。”

  看到圆脸汉子他们到来,白家欣脸色大喜,忙挽住对方胳膊喊道:“周所,你来的正好,这对狗男女太不是东西了,不仅污蔑我们,还动手打人。”

  “我也被他踹了一脚。”

  “你把他们抓回去,让他们在牢里好好反省。”

  白家欣手指点着叶飞,盛气凌人不可一世。

  南宫琴她们纷纷指证叶飞,斥责他是扰乱医院秩序,无理取闹的混蛋。

  “什么?

  打白院长?

  光天化日之下,当众行凶,还有法律吗?

  还有王法吗?”

  周所闻怒目圆睁,抬头向叶飞望了过来:“年轻人,想过后果没有”话到一半,他就僵直了身体,满脸惊恐看着叶飞。

  他嘴巴不受控制抖动:“叶叶少”刚刚牛叉哄哄的周所,低声下气的同时竟然面露忐忑。

  南宫琴一伙人,恍惚,再恍惚,不懂能耐巨大的周所为何如此紧张。

  周所正是在望江楼替陈光荣出头,被叶飞左右开弓打肿脸的周扒皮。

  叶飞也很是意外又遇见他,随后勾起一丝戏谑,怪不得被人叫周扒皮,原来四处替恶势力撑腰。

  白家欣闻一愣:“周所,怎么了?

  什么叶少?”

  她以为周所叫错人了。

  “你过来。”

  叶飞冲着周扒皮勾勾手指。

  周扒皮硬着头皮迈步,叶飞可是杨剑雄的兄弟,陈光荣父子还在争执后死去,他哪有能耐叫板?

  此时此刻除了顺从,还能怎样?

  在南宫琴她们的震惊中,周扒皮站在叶飞面前讪笑:“叶少,对不起!”

  “啪”叶飞一巴掌抽在他左脸。

  清脆,响亮。

  周扒皮捂着脸后退了一步,疼痛,红肿。

  叶飞勾勾手指:“右脸”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