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百二十七章说好的一手一腿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废了这小子。”

  一干马氏同伴杀气腾腾要围攻叶飞,叶飞那两巴掌不仅是打白家欣,也让他们觉得自己被挑衅。

  白家欣趁机挽着马千军的胳膊凄然喊道:“马少,你看到没有,这小子猖狂啊,不仅打我,还敢当着你的面打我。”

  “这是一点都不给你面子啊。”

  “太无法无天了,太不把马家放在眼里了。”

  她煽风点火。

  马千军挥手制止众人冲锋,随后对着叶飞竖起大拇指笑道:“很好,很好,我见过不少猖狂的人,可这样挑衅我的,却还是第一个。”

  “我也不跟你废话了。”

  “男的打断一只手一条腿,女的留下来陪我三天,这事就算结了。”

  “如果不服,我给你们一个小时叫人,唬住了我和我这帮兄弟,我跪下来磕头送你们走。”

  “唬不住,再加一只手,听明白了没有?”

  马千军语气不温不火,却透着股不而喻的轻蔑,张狂。

  似乎整个中海已被他死死踩在脚下。

  南宫琴她们闻幸灾乐祸。

  “一只手一条腿?

  陪你三天?”

  叶飞嘴角勾起一丝戏谑:“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马千军脸色一冷:“我生气了。”

  边上南宫琴看不下去了,对装叉的叶飞没好气喊道:“你这人实在是幼稚的可笑,马少家里的权势,是你能惹的么?”

  “动他!”

  马千军大手一挥。

  后面几名保镖靠前。

  猪朋狗友也气势汹汹压上来。

  叶飞没有废话,掏出手机打了一个号码,然后按下了免提键。

  电话另端很快接通,传来一阵爽朗的哈哈大笑:“叶老弟,下午好,这么有心给我打电话啊?”

  听到这一个声音,马千军笑容瞬间僵滞。

  “马先生,我在踩人,一个叫马千军的,一头白发的,他跟你有没有关系?”

  叶飞对着电话淡淡出声:“如果有,我打断他一条手一条腿,没有,两条手两条腿。”

  马家成顷刻收敛笑意:“叶老弟,他是我堂侄”没等马家成说完,叶飞上前一步,一脚踹翻马千军。

  下一秒,他咔嚓一声踩断对方小腿。

  全场一片死寂。

  “啊”小腿断裂声,响亮的整个走廊都能听见,马千军的惨叫,更是震颤着人心。

  肆意嘲笑叶飞自不量力的白家欣她们,看到这一幕顿时傻眼了,怎么都没想到叶飞猖狂成这个地步。

  他不仅敢对白家欣大打出手,连位身份显赫的马千军也不放眼里,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他们听到了叶飞打电话,但一时没反应过来,更没有想到马先生是马家成。

  十几名猪朋狗友愤怒不已,一向都是他们欺负人的,何时这样被人欺负过。

  当下十几人带着保镖包围了上来,一副要把叶飞挫骨扬灰的态势。

  叶飞却看都不看他们,只是盯着惊怒无比的马千军喝道:“马少,你是马上带着你的人走出这里”“还是让我再打断你的四肢,让人抬着你离开这里?”

  叶飞漫不经心,却呈现着强大气场。

  “不要动手。”

  马千军喝止一干同伴,随后盯着叶飞喝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了什么。”

  叶飞无视马千军怨毒的眼神,背负双手走到他面前开口:“荣爱医院差点害死我父亲,你要断我手脚还要我女人陪睡,我断你一手一腿,不过分吧?”

  “如果你不服,我可以打到你服的。”

  他淡淡戏谑,语气却不容置疑,没有人会认为,叶飞在虚张声势。

  “马少,这混蛋欺人太甚了,简直是不把马家放在眼里。”

  白家欣俏脸含霜:“咱们直接弄死他算了”其余同伴也都义愤填膺,恨不得把叶飞千刀万剐。

  没等马千军出声回应什么,他怀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接听,耳边立刻传来马家成的无情斥责。

  劈头盖脑,前所未有的严厉,让原本恼怒的马千军神情尴尬,随后变得前所未有凝重。

  听完后,他再度制止蠢蠢欲动的同伴。

  马千军望着叶飞,艰难挤出一句:“对不起,我我错了”我错了?

  听到这几个字,白家欣她们差一点摔倒,脸上全都震惊无比,怎么都没想到,马千军向叶飞低头。

  莫非叶飞有不凡的来历?首发..m..

  莫非打出的电话,真是压制马千军的杀手锏?

  嚣张的白家欣也是微微恍惚,心里有了一丝不安。

  “知道错了?”

  望着脸色难看的马千军,叶飞的笑容除了玩味,还夹杂浓重的轻蔑,不屑:“这腿,断的服不服?”

  感受到叶飞的戏谑目光,马千军笑容生硬的比哭难看。

  细心的人察觉到,马大少攒紧的拳头,青筋凸出,只是他脸上不得不挤出笑容。

  马家成已经在电话中明确训斥了他,如果不想死或者被马家赶出家门,那就马上向叶飞赔礼道歉。

  马千军一时猜不到叶飞来历,但相信护短的叔叔不会欺骗他,当下挤出一抹笑意,前所未有卑微:“叶少,对不起,是我错了。”

  “我不该欺男霸女,不该仗势欺人。”

  他强忍着疼痛向叶飞鞠躬:“这一腿,教训的很对,我服,心服口服。”

  “服了就好”叶飞又一把折断他的左手:“滚!”

  说好的一手一腿,那就是一手一腿。

  叶飞带着唐若雪和叶无九很快离开荣爱医院。

  看着叶飞的背影,马千军愤怒地一捶墙壁,随后推开几名同伴,用完好的右手打出了电话:“叔,我委屈。”

  “那小子究竟什么来路,你让我无条件服从?”

  “他不是中海六亨子侄,也不是龙都世家子弟,凭什么这样压我?”

  他一千个不服,一万个委屈,如不是马家成压着他,他能踩死一百个叶飞。手机端sm..

  “他只是一个医生,确实没什么背景。”

  马家成风轻云淡:“医术不说了,就说他的人脉吧,中海无人能及。”

  “他是黄震东、钱胜火的兄弟,还是韩南华忘年交,宋红颜的恩人,杨家兄弟的座上宾。”

  马千军怒气削减一半,但依然倔强开口:“那又怎样?

  叶飞只是他们的朋友,而我是你的亲侄子。”

  “黄震东他们难道会为了叶飞跟你死磕?”

  相比交情,他更相信亲情和利益。

  “孟氏兄弟得罪了叶飞,一个牢底坐穿,一个车祸死亡。”

  马家成语气淡漠:“陈光荣父子招惹了叶飞,一个被乱枪打死,一个脑袋开花。”

  “你觉得,你是比孟大军凶猛,还是比陈光荣老道?”

  “叔叔可以告诉你,叶飞杀了你,马家一点办法都没有。”

  最后一句,瞬间击碎马千军的怒意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