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百四十四章你在炼药对吧?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人五衰,是人体寿命精元耗尽之后,展现出的五种异象。

  头顶出现黑气,就是其中之一,称为“头上华萎”。

  一旦呈现出天人五衰之相,往往代表寿命已尽,是真正的神仙难救。

  哪怕是七片光芒输入进去,对于天人五衰的病人,也续命不了多久。

  “居然是天人五衰,难道说,老人家命数已到?”

  叶飞喃喃自语:“林秋玲怕是要麻烦了。”

  “不对!”

  “不是大五衰中的头上华萎。”

  “倒像是小五衰里的身光忽灭!”

  继续观察,叶飞又发现了一些不同,眼睛无形中瞪大。

  天人五衰,分大五衰和小五衰。

  大五衰神仙难救,谁都无法逆天改命。

  而若是小五衰的话,却还有一线生机!谢素琴头顶的黑气,并不是一直存在,而是若隐若现,这是小五衰中的“身光忽灭”。

  以叶飞能力,还是有救治的希望。

  在叶飞作出最终判断时,药胜寒也聚焦着所有人目光。

  杜天虎难于置信看着他:“药老,你出手,也是九死一生?”

  药胜寒很是果断:“没错,中毒太深,我只能以毒攻毒,只有一成把握救。”

  杜天虎无法接受这个结果:“这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气氛一沉,医院领导他们额头渗汗。

  谁都没有想到,药胜寒也会束手无策。

  他们想要表达一些东西,却又不敢卷入进去,毕竟耽误不起杜天虎病情。更新最快s..sm..

  此时出头的人很容易招惹祸水。

  而且截肢错了,自有作出决断的药胜寒承担责任。

  面对杜天虎的震怒,药胜寒没有丝毫惧怕,相反挺直枯瘦的身躯:“没错,病人必须马上治疗。”

  “她中的毒不是很强烈,但却破坏了身体器官,普通药物根本就无法遏制。”

  “它发作不快,但难于控制。”

  “我观察了病人伤势,还比对了一些化验数据,发现毒素正慢慢蔓延。”

  “而且它的每一点扩散都会带来破坏,它就像是硫酸一样慢慢腐蚀病人生机。”

  “最多十二个小时,病人就会衰竭死亡。”

  “唯有以毒攻毒才能有一线生机。”

  “杜先生,我知道你很难接受,可是如今必须有放手一搏的勇气。”

  “不然你母亲怕是熬不过今天了。”

  药胜寒语气不紧不慢,却呈现着强大权威,让人下意识相信他的话。

  “只有一成把握?

  只能以毒攻毒吗?”

  杜天虎拳头下意识攒紧。

  他看着沉默下来的医生和专家,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这么多医生,这么多专家,难道就化解不了这个毒?”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平时要钱就要的欢,关键时刻一点用处都没有。”

  他一拳打在墙壁。

  体格瘦小,力量却很大,一拳下去,墙壁都有裂痕。

  “杜先生,我知道你很愤怒,也清楚你难于接受。”

  药胜寒不在意自己背黑锅,他给出自己的专业意见:“可是此刻责骂他们没有意义。”

  “你就是把他们全部活埋了,也换不来病人一条命。”

  “这时你需要的是决定。”

  “决定是否让我以毒攻毒,我希望你能早点拿出决心。”

  “这样,病人生机大一点,否则过了中午,我连一成把握都没有。”

  话语很残酷,让人很难接受,却没有人去质疑。

  事关谢素琴的生命,没有绝对的把握,哪个敢出声异议?

  “不,不,还有法子。”

  杜天虎喊出一声:“那个嫌疑人,就是下毒的人,她肯定知道毒素,肯定知道解药。”

  “来人,来人,给我突审她,不惜代价要她交出解药。”

  “不然我要她陪葬,陪葬”母子相依为命多年,杜天虎对谢素琴感情颇深,绝不希望她受到伤害,哪怕拿命相换他都愿意。

  “杜先生,来不及了。”

  “我们时间有限。”

  药胜寒摇摇头:“下决心吧。”

  几个医生也符合:“杜先生,请相信药老的专业。”

  “其实也不一定以毒攻毒的”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在病床旁边响起:“以我看,病人还有救,至少还能活五年。”

  此一出,顿时惊得整个病房一寂。

  众人凝聚目光看过去,正见一个小子站在病床旁边,抓着谢素琴的手腕有模有样把脉。首发..m..

  “什么人?

  哪个科室的?”

  医院领导脸色一板:“病人是你能动的吗?”

  这时候还捣乱,岂不是要杜天虎整死自己?

  另一个医生也喊道:“谁的人?

  赶紧领出去。”

  他担心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实习生。

  杜天虎也沉下了脸,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人敢来捣乱?

  钱胜火忙站出来解释:“杜先生,他是我带来的医生,叫叶飞,他医术很厉害的。”

  “我太太、黄会长、杨厅、韩老,全是叶神医救治的。”

  有钱胜火担保,众人神情缓和不少。

  杜天虎也是一怔,随后眼睛一亮:“叶兄弟,你能救我母亲?”

  叶飞这时已经探清状况:“可以!”

  杜天虎重复一句:“叶神医,你有几成把握治好我母亲?”

  叶飞轻轻点头:“十成。”

  十成?

  全场大惊。

  “胡闹!”

  “我们一群专家都没有办法治好,你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办法?”

  药胜寒板起脸向杜天虎喊道:“杜先生,你情愿相信一个毛头小子,也不相信我们这些老骨头吗?”

  “如果你决定让他治疗,行,我们会尊重你的决定,让他放手一搏。”

  “只是我需要提醒你,时间就是生机,耽误越久,生机越小。”

  药胜寒很认真:“这是我作为一个医生,很不愿意看到的。”

  杜天虎神情微微一怔,他清楚药胜寒的专业,目光不由自主望向叶飞。

  显然想要多一份信心。

  药胜寒轻蔑看着叶飞:“对于这小子,我不相信他。”

  “当然,病人是杜先生亲人,生死由你决定。”

  叶飞上前一握药胜寒的手笑道:“药老,你最近在炼制提升血气的药吧?”

  “你怎么知道?”

  药胜寒笑容瞬间停止,难于置信看向叶飞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