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回去谢罪吧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14 19:3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凌晨五点,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唐平凡一如既往按时起床洗漱,随后钻入车里要去办公地方。

  防弹奥迪还没来得及启动,前方照来一束灯光,让唐平凡下意识眯眼。

  随后人影闪动,几十号人顷刻围住了前方凯迪拉克。

  “大哥,大哥,是我,是我。”

  凯迪拉克忙踩下刹车,接着车门打开,唐石耳急匆匆下车……

  同一时刻,一个老式胡同中的院子,一间十八平方米的屋子,一个老人正闭眼打坐。

  他童颜鹤,气质不凡,气息随着呼吸不断变化,一看就是修炼多年的主。

  就在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时,很久没有响起的红色电话叮叮当当响了起来。

  五点十分,辉煌大厦顶楼,袁辉煌龙行虎步,一拳一个沙袋,砰砰砰尽数打爆。

  满地沙石中,他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接听,很快传来一个沧桑声音:

  “辉煌,你代表袁家去一趟……”

  郑家府邸,郑乾坤匆匆吃完一份肉丝米粉,随后换上一身修剪得体的西装。

  他看看墙壁上的时钟,接着就大步流星走向花园的停机坪。

  一架直升机正呼啸着等他。

  郑乾坤钻入进去后一声令下:“去南陵!”

  也几乎同一个时间,一身素衣的叶如歌走入了叶禁城所在的别墅。首发..m..

  她冷着脸,无视守卫,长驱直入,黑色的水晶高跟鞋,叩在厚实的地毯上没有出一点儿声音。

  同样黑色的衣服,将她婀娜的身材紧紧包裹起来,胸口露出的嫩白肌肤如雪一般,这确实是个非常诱人的女人。

  不仅不少守卫不受控制侧目,就连吃早餐的叶禁城都止不住多看一眼。

  看到叶如歌冷着脸靠近,叶禁城站起来温和一笑:

  “小姑,早上好,吃早餐没有?一起吃点?”

  叶如歌没有回应也没有废话,径直走到了叶禁城面前

  啪!

  女人白皙如玉的手突然间高高扬起,然后一耳光抽在叶禁城的脸上。

  因为他的脸过于白又过于水灵,所以这一巴掌下去,那掌印就清晰可见,嘴角还多了一抹血迹。

  叶禁城不惊不恼,仍然保持着脸上的温润和自然。

  他抽出一张纸巾轻轻擦拭嘴角。

  “你太让我失望了。”

  叶如歌声音凌厉,还带着恨铁不成钢。

  叶禁城丢掉纸巾,没有怒,只是看着叶如歌笑了笑:“小姑是为了叶凡一事?”

  “你加大我感冒冲剂的份量让我睡沉,我当你疼惜我关心我希望我早点康复。”

  “叶堂请叶凡和唐若雪协助调查,我相信叶凡清白,也相信你叶堂少主格局,认定你不会因叶飞扬一事打击报复。”

  “于是一切按照程序公事公办。”

  叶如歌盯着她最宠爱最信赖的侄子,冰冷目光中有一丝失望: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会对叶凡挟私报复。”手机端sm..

  “案子还没审问清楚,你却让秦牧月他们对唐若雪撒野,间接导致叶凡大打出手。”

  “如不是朱静儿和九千岁他们赶到,你是不是要乱枪打死叶凡?”

  “然后再调一段叶凡伤害秦牧月的监控打恒殿?”

  叶如歌的声音无形中拔高,了解昨晚事情来龙去脉的她,自然能看透常人忽略的东西。

  “小姑,不管你信不信,我叶禁城可以对天誓……”

  叶禁城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对于叶凡,绝对是公事公办,绝没有为叶飞扬报仇之意。”

  “没有报复之意……”

  叶如歌冷眼看着侄子问道:“那你解释解释秦牧月怎么会跑去侯门?”

  “据我所知,她还没有加入叶堂,哪来的资格去侯门?”

  今天之前,她对这个侄子恩宠有加,还无比信任,可现在,她却本能质疑他每一个字眼。

  这就是绝对信任被摧毁后的失望。

  “秦九天死了,她悲伤过度,齐轻眉就把她叫过去安抚。”

  叶禁城解释一句:“我真没想到,秦牧月会那样鲁莽冲动,毫无征兆对唐若雪大打出手。”

  “只是事态本来可以控制,但叶凡冲出来不管不顾伤人,还劫持秦牧月逃离,最终搞出大冲突。”

  “这事齐轻眉有责任,但叶凡也有责任,待罪之身还动枪,能不引起众怒吗?”

  “至于你说的乱枪打死,那只是口头威慑,事实齐轻眉他们根本不敢开枪。”

  叶禁城落地有声:“叶凡怎么说也是国士,没有判定有罪,没有恒殿点头,侯门怎敢伤他毫毛?”

  “你看看,秦牧月被打断一条腿,齐轻眉他们也没乱开枪。”

  他努力解释着,他需要叶如歌的信任和支持。

  叶如歌俏脸如霜:“你说的这些东西连我都无法说服,你觉得能唬住朱长生那些老狐狸吗?”

  “小姑,我就不明白,叶堂办事,屠狗剩他们掺和干什么?”

  听到朱长生那些老狐狸这一句,叶禁城温润如玉的脸上多了一抹阴厉:

  “神州境内,叶堂具有便宜行事权,三令相遇,也是叶堂令尊。”

  “别说秦九天真死了,唐飞也指认叶凡和唐若雪,就是没有证据,叶堂跟恒殿打个招呼,也能把他们抓去详细调查。”

  “不需解释,不需证据,先斩后奏,不是各方赋予叶堂在神州的特权吗?”

  “我就不明白,抓个叶凡怎么这么多条条框框?哪里还有叶堂的权威和效率所在?”

  叶禁城的声音也无形提高,昔日对付不长眼的家伙,完全是一踩一个准。

  而对付叶凡,却让他骑虎难下。

  这让他心里长出一根刺,也让他很是不服。

  区区蝼蚁,凭什么对抗大象?

  听到侄子这一番话,叶如歌眸子的遗憾又多了一分:

  “叶堂出征,牺牲巨大,为了敬重和效率,神州赋予叶堂巨大特权。”

  “一旦叶堂做事,可以不需解释不需证据,还让叶堂令尊。”

  “这是神州给予叶堂的权力,也是神州对叶堂的信任,叶堂老人也因这份信任,小心翼翼行事,珍惜使用这份特权。”

  “你爷爷一辈,父亲一辈,哪个不是执掌大权却谨慎行使?”

  “换句话说,墨千雄他们十年用不了一次特权,即使要用,也是证据十足胜券在握才雷霆制人。”

  “而你们,我刚才随便一查,一年用了不下二十次,其中还过半是仗势欺人,你看不到各方对你们不满吗?”

  “你这一次借着秦九天的死,想要借叶堂的手打击叶凡,五大家何尝不是等着机会,借着你的错误对付叶堂?”

  叶如歌不再看侄子一眼,转身向大门口走去:“叶禁城,你好自为之。”

  叶禁城脸色难看,随后喊出一声:“小姑,你去哪里?”

  “九堂会审,你回去谢罪吧!”

  叶如歌头也不回离去:

  “叶堂境内分署,即将易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