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剑拔弩张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16 16:09: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无话可说?

  齐轻眉认罪?

  这简单两句话,不仅让唐石耳他们坐直了身子,也让叶凡多看了齐轻眉几眼。

  以他对齐轻眉的了解,这个女人不该如此妥协,不该如此认罪,怎么也该抗争到最后一刻。

  至少在叶凡看来,她还是可以揪着唐飞几个漏洞辩驳,或者咬死不认,毕竟现在死无对证。

  “秦九天横死,让我悲伤不已,因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我当时又痛苦又愤怒,还对叶凡恨之入骨,如不是他赢了秦九天,秦九天又怎会手术,不手术又怎会被杀?”

  “所以唐飞招供唐若雪唆使他杀人时,被仇恨蒙蔽的我就趁机把叶凡拖进去。”

  “在我看来,唐飞把唐若雪招供出来了,叶凡跟唐若雪又是夫妻,还形影不离,多拉一个人也无所谓。”

  “叶凡是国士,我不趁着秦九天横死机会报复他,只怕以后很难找到明面机会对付他。”

  “为了让唐飞供词得到通过,我对吐真剂等药物减少了份量,让他保持一抹自主意识。”

  “最终,三份口供一致,拿到堂令抓人。”

  “可惜我没想到唐飞身上有蛊毒,能够对抗这些常规审问,不然我就不多此一举了。”

  齐轻眉俏脸多了几分冷寂:“我有罪,抹黑了侯门,抹黑了叶堂,愿意担负一切责任。”

  叶凡冷眼看着这个心高气傲的女人,虽然她所说很符合众人心里预判,但叶凡却能捕捉到她眉间的凄然。

  那是无力抗争大势已去的认命。

  “齐组长,你是侯门负责人之一,你干出这种事,不仅是抹黑叶堂,也是妨碍了神州公正。”

  袁辉煌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表情,脸上多了几分凌厉:“你还差点害死了国家栋梁叶国士。”

  “迫害国士的责任你跑不了,同时叶堂也必须负上责任。”

  唐石耳也坐直身子沉声附和:“老郑说得好,不怕什么阴谋诡计,就怕执法人龌蹉不公。”

  “叶国士一事,不仅暴露了叶堂藏污纳垢,还暴露了叶堂运作出现了大问题。”

  汪三峰也望向了侯门三司:“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叶堂这些年享受特权太多,权力太大,是时候要作出改变了,不然只会让叶国士一事越来越多。”

  “叶堂的刀,现在已经不是对付外敌,而是砍向了自己人,还是有功之臣叶国士,让人何等寒心?”更新最快s..sm..

  “我们知道的公报私仇只有一件,不知道的滥用特权更不敢想象了。”

  “我们赋予叶堂的特权,是要他对付外敌,不是拿来对无辜者耀武扬威的。”

  “一把应该公平公正的刀,现在有了意识偏差,这绝对不能放任下去。”

  “叶堂这些年收拾这个,收拾那个,前几个月还收拾我郑家子侄,却不收拾自己阵营的败类,辜负了各方的信任。”

  齐轻眉一认罪,郑乾坤和唐石耳等人马上发难,揪着齐轻眉批判着叶堂的弊端。

  赵夫人和楚子轩则沉默着没有说话。

  场面一边倒。

  看着这个声讨,叶凡心里微微咯噔。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突然发现,无论是自己、唐若雪,还是死去的秦九天,都不过是一个过场。

  杀人真凶,自己是否清白,对于五大家他们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借机向叶堂发难夺取权力。

  叶凡见状再度有了认知,棋子就是棋子,牺牲再多,对于棋手来说也无所谓,只要达到目的就行。

  “各位,齐组长确实有问题,叶堂也的确做错。”

  这时,赵夫人站了起来一挥手,让全场安静后开口:“你们说吧,想要叶堂怎么弥补?”

  郑乾坤他们靠回了椅子上,微微偏头望向了九千岁。

  “九千岁,叶凡是你义子,此次事情叶堂不对,你有什么好想法?”

  赵夫人又望向了九千岁开口:“或者你希望叶堂弥补叶凡什么?”

  “弥补没有必要,大家不缺三瓜俩枣,我也不说什么大义凛然的话。”

  九千岁很是直接:“境外叶堂我不管,但神州境内叶堂十六分署,我觉得叶家人不再适合掌控。”

  “交出十六署,给贤者执掌。”

  “为了避免夫人猜测我屠狗剩居心,武盟不参与十六署半点事。”

  “什么人执掌我都没问题,但如果是叶家人掌控,我屠狗剩撤销对境内叶堂认可。”

  “我会通告三十六分盟,三十万子弟,境内叶堂再敢抓武盟子弟,视为敌人格杀勿论。”

  九千岁斩钉截铁:“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袁家也撤销对境内叶堂认可。”

  “郑家同样不再承认叶堂合法地位!”

  “境内十六署必须换人,否则唐门撤回一切支持。”

  随着九千岁的话音落下,郑乾坤和唐石耳他们也都纷纷响应,铁定决心要让境内十六署易主。

  叶凡眼皮止不住牵动。

  齐轻眉等叶堂人脸色难看,感受到了大势已去,很多人都没想到,一个案子掀起这么大风浪。

  “九千岁,各位叔伯,我理解你们的心情。”

  “可牵一发动全身啊,境内叶堂易主,会对整个组织运作生出影响,也会损害神州利益啊。”

  等郑乾坤他们声音小了,楚子轩温润出声:“叶堂有问题,可以改,可以弥补,可以监督,直接易主很不妥啊。”

  “没了张屠户,我们还不吃肉了?”

  “叶家人牛叉,我们就不牛叉?

  他们能管十六署,我们十五亿人选不出人来管了?”

  “阵痛怕什么?

  痛了之后就好了,最怕是慢慢腐烂。”

  “腐烂的根不除,修修补补有什么意义?”

  “三大基石共同进退我们知道,但你们不能这件事欺负人。”

  汪三峰和唐石耳对着楚子轩也是一阵怼。

  楚子轩也没有争执,直接对众人表态:“无论如何,楚门跟叶堂共同进退。”

  全场微微一寂。

  “对叶凡一事,我支持叶凡,谴责叶堂,也希望叶堂反省弥补。”

  楚子轩风轻云淡解释:“叶堂易主一事,我支持叶堂,在我看来,还是叶家人执掌境内叶堂合适。”

  郑乾坤和唐石耳他们闻面沉如水。

  “我知道大家对叶堂很有意见,各方也在叶堂吃过不少亏,可叶堂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赵夫人缓缓走到前方,转身面对着众人开口:“而且叶堂维护神州利益始终是利大于弊。”

  “大家不能因为它这一次失误就喊打喊杀。”

  “一个人犯错,尚且有改过机会,一个组织犯错,就不能让它弥补吗?”

  赵夫人俏脸保持着恬淡:“经过此事,我相信,叶堂不再会犯浑。”

  “夫人,没什么好说的。”

  九千岁干脆利落:“我就一个态度,境内叶堂不换人,我就不认它的执法权,它可以存在,但不要招惹到武盟。”

  “对,一次犯错就差点害死一个国士,非要多死几个国士才重视吗?”

  郑乾坤也重重一拍桌子:“反正我不管,境内叶堂不换人,我也否认它的执法权。”

  “附议!”

  “附议!”

  “附议!”

  汪三峰、唐石耳、朱长生和袁辉煌纷纷附和。

  赵夫人好看的俏脸多了一丝凝重,显然没想到郑乾坤他们铁了心要易主。

  没了五大家和九千岁认可的合法性,叶堂在境内就失去了执法权力,将会底气不足,还没有了效率。

  “各抒已见,无可厚非。”

  眼看各方要闹翻,稳坐钓鱼台的秦无忌,不轻不重冒出一句:“只是你们为何不问问当事人叶国士的意见?”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