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齐轻眉的提醒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19 16:18: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吃完午饭后,叶凡还在消化叶镇东的话。

  他心里还是抗拒秦无忌借刀杀人一事。

  那个谦卑温润老人,是他将来老去后追求的模样。

  叶镇东看出叶凡想法,笑了笑没有再劝告什么。

  一个人的成长只能靠自己,外人只能点到为止,不然容易拔苗助长。

  而且秦无忌是不是如他塑料其心可诛,他也没有什么证据,只是希望叶凡跟秦无忌打交道小心一点。

  叶镇东泡了一壶茶跟叶凡喝完后,就拉着叶凡钻入车里径直来到侯门。

  重新看到那座碉堡一样的建筑,叶凡止不住眯起眼睛:

  “东叔,你带我来这么干什么?我好像不是叶堂人。”

  旧地重游,叶凡有着不小感触。

  叶镇东一笑:“有人想要见见你。”

  随后他也不待叶凡回应什么,挥手让韩四指把叶凡带去东侧一个囚室。

  叶凡一脸茫然,不过还是跟着前行。

  五分钟后,他站在一个门窗洁净的囚室,刚刚走入进去,一束女人幽香就涌了过来。

  他一眼看到坐在角落转过身来的齐轻眉。

  心高气傲的女人换了一身衣服,摘掉首饰,长发盘起,手里还捧着一本资本论。

  洗去铅华的女人少了三分娇媚,却多了一抹知性美,也让叶凡看得顺眼多了。

  “想不到东王真把你请过来了。”

  看到叶凡出现,齐轻眉眸子多了一抹清亮:“我还以为他满足我一个要求是糊弄呢。”

  叶凡脸上没有半点波澜,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问道:

  “找我什么事?”

  “痛骂发泄?还是记住我样子恨得深一点?”

  叶凡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感:“给你三分钟,时间一到,我走人,我没空陪你闲聊。”

  “你对唐若雪情深意重还不管不顾,怎么对别的女人就这么冷淡和无情?”

  齐轻眉轻轻合上手里的书:“这不是一个江湖儿郎该有的八面玲珑。”

  叶凡耸耸肩膀:“没法子,你蛇蝎心肠,不仅伤害了我,还让秦牧月伤害了若雪,我对你没好感。”

  “还真是直接。”

  齐轻眉淡淡一笑:“这是你的缺点,整个人显得太真实也太无趣,不过这也是我找你聊一聊的要因。”

  “也真是可笑,我齐轻眉认识那么多人,现在能说掏心窝子话的,却只有你这个对立阵营的人。”更新最快s..sm..

  “当然,我更荒唐,不久前还恨不得弄死你,如今却发现我只愿意跟你开诚布公。”

  她的俏脸多了一丝落寞:“世事还真是无常啊。”

  “谢谢齐小姐厚爱,只是我担不起啊。”

  叶凡不置可否开口:“而且叶禁城他们屁事没有,你可以找他推心置腹,找我干什么?”

  “昨天黄昏,齐家来了告知,把我从齐家除名了,叶禁城也让人转告我,我被叶堂革职了。”

  “这一次,叶堂变故,我齐轻眉要背负全部责任,谋害叶国士一事,我也怕是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齐轻眉把自己遭遇轻声告知叶凡:“我已经成过街老鼠了,所以现在我能说话的人也只有你了。”

  叶凡微微一愣,没想到叶家和齐家这样壮士断腕,让齐轻眉一人承担全部后果。

  这对两家来说或许是最好选择,但对于齐轻眉来说却有点残忍。

  “扛不住,你可以把叶禁城招供出来。”

  叶凡望着女人淡淡开口:

  “肯定是他背后唆使你,你才会不择手段对付我,不然咱们无冤无仇,怎么可能兵戈相见?”

  “你不妨对叶堂告知叶禁城勾当。”

  他循循善诱:“这样一来,你的罪会轻一点,也不用一个人承担后果。”

  “招供叶禁城什么?”

  齐轻眉不置可否一笑:“叶禁城确实说过要收拾你,但是并没有具体指令动你。”

  “他对你喊打喊杀的话,完全可以辩驳成口头发泄。”

  她幽幽一叹:“而且他有老太君庇护,没实打实证据,没几个人动得了。”

  叶凡轻轻点头,随后看着齐轻眉开口:“那只能是领会精神的你咎由自取了。”

  “咎由自取?”

  齐轻眉眸子多了几分凌厉,盯着叶凡沉声开口:

  “叶凡,如果我告诉你,我虽然想着挟私报复,也确实是我唆使秦牧月过来,但我没有唆使唐飞你信不信?”

  “准确一点说,我想要对你公报私仇,可还没等我找到机会,唐飞就把你先招供了出来。”

  她俏脸多了一抹自嘲:”这个案子,是唐飞引导我有机会对付你,而不是我引导唐飞拉你下水。”

  叶凡嗤之以鼻:“死无对证,还事已至此,你编造故事有意思吗?”

  “你也会说事已至此。”

  齐轻眉腾地站直身躯居高临下看着叶凡喝道:“我还有必要对你撒谎吗?”

  看到女人愤怒至极的俏脸,叶凡微微皱眉问道:

  “如果你没有撒谎,你当时为什么不辩驳?反而承认唆使唐飞拖我下水?”

  他补充一句:“只要你没做过,你担心不能真相大白吗?”

  “你知道什么叫真相吗?”手机端sm..

  齐轻眉看着这个天真的男人冷笑一声:

  “九大家想要的真相,才叫真正的真相,不是他们想要的东西,那叫借口那叫欺骗。”

  “当时大势已去,我不顺着九大家之意扛起全部责任,不仅我要粉身碎骨,齐家和叶家更加万劫不复。”

  “五大家族他们铁了心要撕叶堂一块肉,还给他们找到了机会,你不让他们吃了这块肉,他们就会撕了整个叶堂。”

  “你信不信,如果我当时不承认或者死扛,五大家会拿出叶堂更多把柄出来发难?”

  “叶堂过去几年干过的激进事情,百分百早被五大家捏在手里。”

  “我不站出来扛了,给大家一个好的结局,不仅五大家想要我死,叶家他们也会想要我死。”

  她心口不断起伏,似乎有点意难平,但叶凡也能从这点看出,这个女人不是装的。

  叶凡若有所思:“那也是说,唆使唐飞搞事的幕后黑手,并不是跑路的唐海龙?”

  “唐飞杀掉秦九天的幕后黑手,除了你叶凡相信是唐海龙之外,没有一个人相信。”

  齐轻眉斩钉截铁:“包括秦无忌。”

  叶凡大吃一惊:“怎么会?证据确凿啊,人证物证都有,唐飞还以死明志,唐海龙也确实逃了。”

  “你还是太年轻了。”

  齐轻眉张张小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幽幽一叹:

  “你问问九千岁,问问叶镇东,看看他们信不信?”

  “在秦牧月等秦家人心里,你叶凡的嫌疑比唐海龙大一百倍,你是五大家和九千岁的一把刀……”

  她抄着手,多了几分少年老成,也让叶凡多了一丝思考。

  良久,叶凡问道:“你叫我来说这些,是想希望我找到幕后黑手,给你恢复清白?”

  “哪有什么清白,找不找到凶手,我都要呆着,这后果,我必须承担。”

  齐轻眉声音轻柔:“叫你过来说这些,是想提醒你一件事。”

  叶凡好奇问道:“什么事?”

  “不要答应赵夫人给赵明月看病……”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