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不能喝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20 23:53: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国士,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叶凡刚下车没两分钟,秦无忌就亲自迎接了出来,一如既往干净清爽:

  “叶国士有伤在身,应该先把伤势养好才对,不急于给老夫看病。”

  秦无忌语气带着关怀的责备:“如果给老夫治疗,耽误了叶国士伤势,老夫可要愧疚余生了。”

  “秦老重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睡了一天一夜,我伤势好的七七八八了,给人治疗一点都不妨碍。”

  叶凡一紧握着那双手:“老先生为国贡献多年,我这点付出不算什么。”

  “叶国士真是有心了。”

  秦无忌拉着叶凡往壹号公馆走去:“行,不说这些客套话了,请,里面请。”

  叶凡笑着进去。

  叶镇东和齐轻眉的话对叶凡有不小冲击,只是他内心非常抗拒秦无忌有杀自己的心。

  他不愿意自己心里对这样的老人生出质疑,不想国之英雄流血又流泪。

  如果不搞清楚借刀杀人一事,叶凡估计这些日子都会纠结。

  思虑一番,他就直接来给秦无忌治病。

  秦无忌真有他所说的那种病,那叶凡就愿意继续相信这个老人。

  如果他没有那种疾病,叶凡以后就会对他生出提防。推荐阅读sm..s..

  叶凡跟着秦无忌走入壹号公馆大厅,很快发现大厅坐着不少人,其中最为明显的是拄着拐杖的秦牧月。

  她一身黑衣,坐在轮椅上,裸着双腿,身前坐着一个为她检查伤口的白衣女尼。

  白衣女尼二十多岁样子,长相美丽,脸色白皙,身材也因常年素食保持的很曼妙,一举一动还带着超凡脱俗气息。

  只是那份不食人间烟火的态势,也无形中透射着一股高高在上。

  “叶凡,王八蛋!”

  看到叶凡出现,秦牧月马上打了一个激灵,无比激愤喊道:

  “你害死我大哥,打伤我一腿,还敢来这里?”

  “来人,给我把这个混蛋毙掉,乱枪打死。”

  “杀了他,杀了他给我哥报仇,大不了我给他陪葬。”

  她还激动去抢一个保镖腰间的枪械。

  秦家保镖吓得忙躲了开去。

  叶凡轻声一叹,齐轻眉说的没错,在秦牧月眼里,唐海龙比自己清白十倍。

  “放肆!”

  没等秦牧月挣扎着起来,秦无忌脸色一沉,厉喝一声:

  “九堂会审早已经证明叶国士清白,哪是什么杀人凶手?”

  “而且叶国士昨天刚拿命相拼救了爷爷,今天伤势未好又过来给爷爷救治……”

  “你这样对爷爷恩人肆意辱骂,是不是要让秦家被天下人指责忘恩负义?”

  “道歉,马上给叶国士道歉。”

  “如果你不道歉,我就把你赶出秦家。”

  秦无忌干脆利落:“我们秦家不要你这种不明事理不辨是非的子侄。”

  看到秦无忌震怒,四周众人噤若寒蝉,秦牧月的怒意也瞬间崩散,脸上多了一丝畏惧。

  倒是给秦牧月看伤口的白衣女尼波澜不惊,她嫣然一笑站了起来,缓和着秦无忌的怒意:

  “秦老,牧月只是一时激愤,口无遮拦,内心没有什么恶意的。”

  “你不要跟她一个小丫头见识。”

  “当然,她这样对叶国士喝斥也是失了礼貌,确实应该说一声对不起。”

  她扭头望向了秦牧月开口:“牧月,向叶国士道个歉。”

  秦牧月眼皮直跳,俏脸很是不甘,但最后还是咬着嘴唇开口:“叶凡,对不起。”

  叶凡淡淡一笑:“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白衣女尼微微皱眉,似乎觉得叶凡不会做人。

  “对不起!”

  秦牧月很是恼怒,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我对我刚才所为道歉。”

  叶凡淡淡开口:“看在秦老份上,这一次就原谅你,也希望事情真正过去了。”

  如不是看在秦无忌份上,叶凡还会给予一个警告,再敢招惹自己,就把她另一条腿打断。

  “叶国士原谅你了,又有李小姐给你求情,这一次就算了。”

  秦无忌收敛了几分怒意喝道:“再有下一次对叶国士不敬,我亲自把你另一条腿打断。”

  秦牧月虽然忿忿不平,但还是低着头出声:“明白。”

  “好了,牧月别沮丧了,错了就是错了。”

  白衣女尼轻轻一摸秦牧月脑袋:“以后不要意气用事,多听听你爷爷的话。”

  “不成器的东西。”

  秦无忌对孙女哼出一声,随后又对着叶凡热情开口:

  “叶国士,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是慈航斋的李寒幽小姐,也是牧月的小师姐,知道她受伤就过来给她看看。”

  “李小姐,这是叶凡,叶国士,华佗杯冠军得主,也是赢了血医门的大功臣。”

  他给叶凡和白衣女尼相互介绍。

  叶凡礼貌伸出了手:“李小姐好。”

  同时他心里微微惊讶,没想到这女人是慈航斋的人,怪不得这气质不同普通女人。

  “叶国士好。”

  李寒幽跟叶凡一触即分,脸上没有太多热情,似乎对叶凡有着意见。

  随后,她就扭头看着秦牧月话锋一转:

  “牧月,我已经用银针刺激了你伤口筋脉,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压制你的疼痛,还能刺激血液循环,让它尽快痊愈。”

  她对着秦牧月补充一句:“你很快就能站起来行走的。”

  秦牧月欣喜若狂:“谢谢李师姐。”

  “自己人,何须这么客气?”

  “秦老,牧月没有什么大碍,稍微休息两三个月就没事。”

  李寒幽又望向了秦无忌,声音轻柔开口:

  “倒是秦老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而且比起以前容易动怒多了。”

  她还伸出手给秦无忌把脉了一会:“看来我猜测得没错,你肝肺比以前差了很多。”

  秦无忌笑了笑:“火气确实大了,让李小姐见笑了,不过你说得对,我上次去医院检查,当初换的肺功能下降了。”

  “慈航斋知道秦老这个老毛病,所以这次让我前来给牧月看病之余,也让我带了一条天山雪鳝过来。”

  李寒幽保持着恬淡笑容:“它对肝肺排毒很有好处,而且有助于秦老睡眠。”

  “刚才我已经让厨房拿去炖了,待会秦老好好喝上一碗,这几天就会安神安心。”

  她脸上有着自信:“一些小毛病也是汤到病除。”

  天山雪鳝?

  叶凡闻微微吃惊,这可是好东西啊,比血燕和千年人参还要珍贵,喝上一碗熬制的汤,能让人体质改善。

  汤到百病除并非吹嘘,确实有不小的疗效,只是这种东西太难找到,所以叶凡也只是听说,而没有亲眼见过。

  没想到慈航斋手里有这天山雪鳝,还能随意送人,可见真是财大气粗。

  秦无忌叹息一声:“李小姐和慈航斋有心了。”

  李寒幽笑了笑:“秦老跟慈航斋有缘,你的健康也就是我们的责任。”

  “李小姐,汤来了。”

  谈话之间,一个佣人端着一小锅汤出现在大厅。

  三斤重的雪鳝,炖得烂烂的,不仅熬出了油,连骨头都软了。

  汤刚刚摆在众人面前,就香气扑鼻,鲜美,雪白,还有一股子冰凉气息。

  闻着就让人很有食欲。

  一个医师模样的人上前,检测一番后,又小心翼翼喝了几口,没什么异样才让秦无忌品尝。

  “这么好的汤,一个人喝太浪费了。”

  秦无忌让人多拿了几个碗,给叶凡、李寒幽和秦牧月都倒了一小碗:

  “大家一起喝。”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他一股子坚持,叶凡和李寒幽只好接受。

  “太香了!”

  没等叶凡说什么,秦牧月就拿起勺子喝了一口,俏脸带着一股子兴奋:

  “真好喝。”

  叶凡舀掉上面一层白油正准备喝汤,突然鼻子抽动了一下凝固表情。

  他一把按住秦无忌手里的汤勺:

  “不能喝!”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