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坏我好事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20 23:53: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干什么不能喝?”

  没等秦无忌出声,秦牧月柳眉一竖“你是不是想多喝一点?”

  “这汤有问题!”

  叶凡鼻子轻轻抽动了一下“应该说,这鱼有古怪。”

  “叶国士,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寒幽闻俏脸一沉,眸子多了一份凶悍

  “这天山雪鳝可是极品东西,千两黄金都难买到一条。”

  “而且秦老也不是第一次喝了,每一次喝完都神清气爽,能有什么古怪?”

  “你是不是担心秦老喝了这汤,身体有了改善,不需要你医治挡了你财路?”

  她语气很是不善,刚才叶凡不给秦牧月面子,她已经有些生气,现在说天山雪鳝有问题,她就再也压制不住怒意。

  “叶国士,这天山雪鳝,我确实不是第一次喝了。”

  秦无忌神情犹豫了一下,放下汤勺望向叶凡一笑

  “它就是这种卖相这种气味,一点出入都没有。”

  “而且刚才医师先试喝了一小碗,也不见他有什么事,不知道你所说的古怪是什么问题?”

  说话之间,试毒医师还走了上来,转了几圈表示自己没事。

  叶凡思虑一会,拿来银针,检查一番汤汁后,又对试毒医师膏肓穴检测一下。

  没有毒素。

  叶凡盯着雪白汤汁皱眉“我一时说不出来,但感觉就是不对劲。”

  “这气味好像在哪里闻过。”

  “还是在一个不好的地方闻过,但我一时想不起来。”

  叶凡很是坦然迎接着秦无忌目光“如果秦老相信我的话,还是不要喝这锅汤好。”

  他现在辨认不出天山雪鳝问题,因为它没有异样也没有血尸花毒,但直觉告知不能喝。

  “叶凡,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李寒幽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你阻拦秦老喝这汤,不仅是拖延他的病情,还是对慈航斋质疑。”

  “在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慈航斋要害秦老?”

  “你知不知道慈航斋对秦老的尊敬?知不知道秦老对慈航斋的巨大帮助?”

  她语气带着一股愤怒“你这个行为,严重挑拨了我们和秦老之间的关系。”

  秦无忌忙摆摆手“李小姐,别动怒,叶凡不是这个意思,他也是好心……”

  “秦老,我在慈航斋虽然不是核心人物,但我对你尊敬不亚于门主和圣女。”

  李寒幽落地有声“今天被叶国士这样质疑,我无法接受,这摆明是说我要毒杀你。”推荐阅读sm..s..

  “这碗汤,我先喝为敬。”

  李寒幽看了叶凡一眼,随后端起鱼汤咕噜噜一口喝完。

  “如果不够的话,我把你这碗也喝了。”

  她还把叶凡面前的鱼汤也端起喝光,脸上带着一股被人质疑的愠怒。

  “我也不信汤有问题。”

  秦牧月也端起汤喝了一个干净。

  叶凡想要阻拦却来不及,只能摇摇头保持沉默,毕竟他暂时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喝完汤后,李寒幽和秦牧月都看着秦无忌,想要看看他究竟是选择叶凡还是慈航斋。

  “我不质疑慈航斋,但我也愿意相信叶国士。”

  秦无忌端起瓷碗把鱼汤倒了回去,随后对一个高大保镖微微偏头“拿去化验,看看有没有问题。”

  高大保镖忙端起鱼汤迅离开。

  “爷爷你……”

  看到秦无忌这个样子,秦牧月差点一口血吐出

  “你怎么就相信叶凡呢?他就是胡扯,挑拨你跟慈航斋关系。”

  她真恨不得掐死叶凡,总是在秦家掀起风浪。

  秦无忌眼神微微一冷“我心中有数。”

  “看来还是清幽份量不够,无法让秦老安心。”

  李清幽冷着脸站起来“这次冒味前来打扰了,清幽这就离去。”

  说完之后,她就干脆利落离开大厅,只是经过叶凡身边时,眸子多了一分冷冽。

  “师姐,师姐!”

  看到李清幽离开,秦牧月一脸焦急,忙让保镖推着自己去追。

  秦无忌却没有半点波澜,摇摇头让佣人端来一壶热茶。

  叶凡一脸歉意望向了秦无忌“秦老,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其实你可以对李小姐委婉一点,毕竟这事也可能是我搞错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在自己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秦无忌这样相信自己,甚至不惜跟交情不浅的慈航斋闹翻。

  “没事。”

  秦无忌和蔼一笑“我能活到今天,除了做人做事小心翼翼之外,还有就是不存在半点侥幸心理。”

  “任何不对劲,不管是证据还是直觉,我都会敬而远之。”

  “当你说这鱼汤有古怪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不喝了,哪怕一百个人喝了没事,我也不会再碰。”

  他对叶凡很是坦诚“所以闹成刚才那样跟叶国士无关,纯粹是我秦无忌多年习惯使然。”

  叶凡止不住赞道“秦老好习惯。”

  “习惯确实不错,不过有时也会失误。”

  秦无忌抿入一口茶水“那就是昨天丢掉了保镖,给天社七袍找到下手机会,差点害了叶国士性命。”

  “秦老重了,举手之劳,何须客气?”

  叶凡摆摆手“而且能为秦老对敌,也是叶凡的荣幸。”

  “你这么想,老夫愧疚啊。”

  秦无忌感慨一声“老夫一度还担心你,把我想成借刀杀你之人,现在一听叶国士心声,老夫小人之心啊。”

  叶凡闻一愣,没想到秦无忌这样开门见山,看着他真挚诚恳笑容,他心里轻松了不少

  “秦老乃国之英雄,岂会玩这种龌蹉手段?”

  叶凡绽放笑容,随后伸出手开口“秦老,趁着天色还早,我给你把把脉如何?”

  秦无忌很是痛快伸出手“那就麻烦叶国士了……”

  在叶凡给秦无忌把脉时,李寒幽正钻入一辆奥迪车匆匆离去,完不管急匆匆追过来的秦牧月。首发..m..

  车子呼啸着离开1号公馆后,李寒幽就拿出手机打出了一个电话

  “叶凡这混蛋,道行真的不浅,如非我及时收手,差点就坏事了。”

  电话另端没有出声,只有不徐不疾的呼吸声。

  李寒幽继续开口“我现在不仅担心他将来治好赵明月,我还担心他保住秦无忌那条老命。”

  “秦家年轻一代尽归你的阵营,但秦无忌却从不肯表态支持你。”

  “他不支持不放权不横死,秦家资源等同于零。”

  “秦氏埋设阳国的种子也就始终不能为你所用。”

  “不捏住这些核心机密,叶家始终是叶家,叶堂始终是叶堂,永远无法叠合。”

  她感慨一声“可惜,无论是叶凡还是秦无忌,现在几乎没有人能杀掉他们。”

  电话另端淡淡传来一声“最亲近的人,也是最有效的杀手。”

  李寒幽先是一愣,随后眸子亮起……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