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断根的法子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21 18:38: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李寒幽通着电话时,叶凡正诊断完秦无忌病情。

  他神情凝重收回了手。

  随后,叶凡让秦无忌找一个僻静之地进行治疗,还让他找一个可靠亲信跟随。

  秦无忌不知道叶凡用意,不过还是按照他的要求,带着叶凡走入了1号公馆的书房。

  同时,他叫来了一个亲信。

  一个身子微微佝偻的老者,五十岁左右,神情淡漠,却给人血火淬炼过的萧杀气息。

  “叶国士,这是我最亲信的伙伴,老猫。”

  “他跟着我出生入死多年,还给我挡过刀剑子弹,比秦家人还要可靠。”

  秦无忌把灰衣老者给叶凡介绍一番,脸上有着说不出的信任:

  “我那天遭受袭击后,除了加强戒备之外,就是把他第一时间接到身边。”

  他补充一句:“所以你对他有什么打算尽管吩咐。”

  老猫对叶凡微微鞠躬,没有说话,但眼里却流露义无反顾,似乎随时愿意为秦无忌赴死。

  “我对老猫没什么吩咐,只是想要请他做个见证。”

  叶凡让老猫打开手机对秦无忌摄像:“免得闹出事情说不清楚。”

  秦无忌闻微微皱眉:“叶国士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要老猫见证什么?这跟我病情有关吗?”

  “啪”

  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叶凡突然踏前一步,一巴掌抽在秦无忌身上。

  一声巨响,秦无忌闷哼一声,在沙发晃动两下差点摔倒。

  老猫脸色巨变,下意识要掏枪,可手指刚触碰枪械,他又停止动作。

  他震惊看着秦无忌,一巴掌过后,秦无忌完全变了一个人。

  面目狰狞,眉骨反刀,眉乱如草,双眼不与人对视,却隐隐露出滔天凶光。

  随后,秦无忌拳头一攒对叶凡尖锐吼道:

  “小子,你敢动老夫?”

  秦无忌面目前所未有的狰狞:“老夫杀死你。”

  他不仅飙出一连串日语,还伸手要掐死叶凡。

  “啪”

  叶凡没有废话,又是一巴掌打过去。

  这一个耳光,势大力沉,不仅把秦无忌打倒在沙发上,还让他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老猫眼皮再跳。

  叶凡也没有理会老猫惊讶,捏出银针对秦无忌刺了一番。

  “咳”

  随着一声咳嗽,秦无忌缓缓睁开了眼睛,刚才的暴戾和狰狞全都消失不见,恢复了常人眼里的狰狞和儒雅。

  当然,摸摸疼痛的脸颊,以及看到身上银针后,他还有了一丝茫然:

  “叶国士,发生什么事了?”

  叶凡笑了笑:“老猫,给秦先生看看视频,秦老,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老猫神情犹豫了一下把视频递给秦无忌审视。

  “啊”

  尽管秦无忌经历大风大浪,可看到视频中的自己,还是宛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都傻了。

  他难以置信看着叶凡喊道:“叶国士,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变成那样了?”

  “老先生,你有双重人格,但你这个双重人格又跟普通人不一样。”

  叶凡也没有扭扭捏捏,看着秦无忌直接开口:

  “因为它是你隐忍太多承受太多分裂出来的。”

  “过去几十年,特别是卧底那些日子,你肯定遭受了很多凄惨、痛苦和愤怒遭遇。”

  “一两句话没办法说清楚,你就当你身体有两个秦无忌。”

  “一个是一心为国谦卑有礼的你,也就是平时正常的你。”

  “一个是压制多年积攒无数负面情绪想要大开杀戒坏事做绝的你,也就是被视频中狰狞可怖的你。”

  “过去这些年,因为你的强大意志力和信念,你把邪恶自己压制得死死的。”

  “可现在年纪大了,你精气神有点跟不上了,压制邪恶一面开始吃力了。”

  “同时,多年积攒的戾气因无法发泄越来越浓了,它时刻想要找机会狠狠爆发。”

  “换句话说,邪恶的秦无忌很快就要出来了,事实它也掌控了一定主动权。”

  “你这些日子的幻觉幻听,就是另一个自己蠢蠢欲动。”

  叶凡把诊断全部告诉了秦无忌,相信后者能够理解自己的意思。

  老猫眼皮止不住一跳,有点无法接受,但秦无忌刚才的狰狞,却让他知道叶凡不是危耸听。

  “原来如此!”

  秦无忌闻也是眯起眼睛,随后看着叶凡赞许一声:

  “叶国士不愧是国手,连我这种精神层面的东西都能诊断出来。”

  “你猜测的不错,过去几十年,我得到很多,但同样承受很多。”

  “我痛过,跪过,杀过敌人,也杀过自己人,遭受考验的时候还牺牲过喜欢的女人。”

  “世人看到过遭受过的煎熬和折磨,都不及我过去几十年的百分之一。”

  他站了起来,背负双手走到窗户前面:“我以为这些年过去,我早已经消化掉这些东西。”手机端sm..

  “没想到,那只是我以为……”

  秦无忌苦笑一声:“无形中,我给自己积攒了一个暴戾邪恶人格。”

  “秦先生,这不能怪你。”

  “常人还时不时失心疯呢,你现在这个样子很正常,而且你能压制这么多年,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叶凡对他意志力和信念确实感慨,换成其余人只怕早迷失心智,尽情放纵自己做一个恶魔。

  毕竟做坏人的痛快淋漓,远比做好人的小心翼翼要充满诱惑。

  秦无忌一笑,转身看着叶凡开口:“叶国士,我这病,吃药念佛能控制吗?”

  “吃药念佛治标不治本!”

  叶凡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看着秦无忌开口:“我有断根的法子。”

  秦无忌眼睛微微亮起:“叶国士能断我病根?”

  老猫也目光炯炯盯着叶凡,如非刚才叶凡两巴掌呈现了效果,他都要以为这小子信口开河。

  精神层面的东西,能控制就不错了,还断根……

  叶凡一字一句出声:“我可以杀死暴戾的你。”

  秦无忌和老猫瞠目结舌,一时无法理解叶凡的话。

  老猫按耐不住问道:“这个怎么杀死?”

  “我有法子让另一个秦无忌彻底消失。”

  叶凡脸上有着坚定:“不过这也会有一点风险?”

  秦无忌好奇问道:“什么风险?命?”

  叶凡一笑:“对身体没有大碍,但对记忆可能会有所损伤。”

  “我除掉暴戾秦无忌时也会一并抹掉他的记忆。”

  他提醒一声:“所以万一你有重要机密藏在他那里,那你可能会丢失这一部分东西。”

  秦无忌的神情瞬间凝重,显然叶凡后面一句让他有了担忧。

  “秦老,你需要尽快做决定,你精神到了很危险境地。”

  叶凡提醒一句:“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暴戾的你会控制你的身体,到时你会干出什么事,谁也不知道。”

  他实在不希望看到秦无忌失去谦卑一面。

  “杀了它,一定要杀了它!”

  秦无忌足足沉默了三分钟,权衡利弊后最终咬牙:

  “不过请叶国士给我三天时间,我需要把一些资料整理出来,然后我就可以放手治疗了。”

  显然,他要把脑海中的机密记录出来免得遗失。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叶凡理解秦无忌的意思,站起来轻笑一声:

  “好,一切听秦老安排,我会在南陵多呆几天,随叫随到。”

  “而且我待会给你留一个药方,这几天你可以熬来喝一喝。”

  他语气诚恳:“虽然治标不治本,但能压制一下你的幻觉幻听。”

  秦无忌闻大喜,一握叶凡双手:“辛苦叶国士了。”

  十分钟后,叶凡留下药方离去。

  在窗口看着叶凡离开1号公馆,秦无忌背负双手淡淡对老猫开口:

  “哪一天,我真的废了或者忘记了,记得,把一百零八枚种子交给叶凡……”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