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十六章关公大刀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下午五点,四海商会三楼,会长办公室。

  叶飞坐在老板椅上,一边吃着冰镇西瓜,一边环视着房内环境,气定神闲,好像这里是他地盘。

  一场激烈对战后,叶飞没有感觉疲惫,只觉得顺畅了。

  人参果带来的那团火,总算不再折腾自己了。

  他的对面,坐着四海商会几个女秘书。

  她们诚惶诚恐给叶飞倒茶,切西瓜,剥瓜子。

  她们可都是目睹了叶飞一战,开始的不屑和蔑视,被叶飞踩的一塌糊涂。

  现在,她们对叶飞只有崇拜和献媚。

  如果叶飞需要,她们随时可以投怀送抱。

  叶飞没怎么理会她们,目光落在角落的关公大刀上。

  这是一把有些古旧的三米大刀,悬挂在墙壁上,刀光霍霍,锋利无比。

  叶飞能够看到上面有几缕红光缠绕。

  那是血气。

  “叶兄弟,黄东强几个混蛋,在我们大打出手时,就从后门溜掉了。”

  这时,黄震东从门口跑了进来,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不过你放心,我马上派人抓他们回来。”

  今天这一战是黄东强引起的,黄震东自然要拿下黄东强给叶飞交待,不然自己怕是要脑袋开花。

  而且他对黄东强确实怨恨,什么上门废物,一捏就能捏死,结果却是整个商会被叶飞挑了。

  “算了,不要抓他们了,我会自己处理。”

  叶飞想了一下,决定暂时放过黄东强,不是他多慈悲,而是更想看黄东强在肝癌折磨中死去。

  传闻肝癌晚期的人,活得跟鬼似的。

  叶飞有点好奇,当袁静知道黄东强肝癌时,是继续守护呢,还是转身抛弃?

  “明白,明白。”

  黄震东没有半点异议,马上撤销追击黄东强的指令:“叶兄弟真是宽厚仁义,以德报怨啊。”

  叶飞啃了一口西瓜:“别废话,快还钱。”

  “是,是。”

  黄震东扯着嗓子对门外吼出一声:“财务和法务弄好没有?

  叶兄弟等太久了。”

  很快,门口涌入一名年轻女郎,给黄震东递上一个档案袋。

  “叶兄弟,这是两百万支票,春风诊所的债,我们一次性还清。”

  “叶兄弟,这是我们跟春风诊所未来三年合作的合同。”

  黄震东把档案袋里的东西,一份一份摆在叶飞面前:“你过过目。”

  叶飞嚼着西瓜:“这是什么意思?”

  黄震东点头哈腰:“欠款是我们不对,还麻烦了叶兄弟,所以我们想弥补春风诊所。”

  “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再欠款了,我们还准备预付一千万。”

  他掏出一张支票放进了合同:“希望我们可以继续合作。”

  叶飞虽然觉得黄震东不是什么善茬,但对方已经预付一千万,赖账就不需要担心了。

  “行,我把支票和合同带回去。”

  叶飞淡淡出声:“不过最后签不签要看我丈母娘。”

  “明白,明白。”

  黄震东看到叶飞收下,笑容更加灿烂,他递出了一个表盒:“叶兄弟,这是最新款的劳力士。”

  “不打不相识,算是我们一点见面礼,也算是我们一点心意。”

  他毕恭毕敬把手表放在叶飞面前。推荐阅读sm..s..

  “劳力士?”手机端sm..

  叶飞漫不经心扫过一眼:“送给我没用啊。”

  他就一个上门女婿,每天都要拖地做饭洗厕所,戴着劳力士画风不对啊。

  而且以他的身份,戴着劳力士只会被人讥讽虚荣,拿山寨货充门面。

  “叶兄弟,你一定要收下,这次是我们得罪在先,我们应该表示歉意。”

  黄震东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你不收下,我们心里没底啊,总觉得你没原谅我们。”

  “而且这一支劳力士,是黄东强送给我的,现在送给叶兄弟做战利品理所当然。”

  “请你赏个面子,一定要收下。”

  几个女秘书和骨干也都请求叶飞收下。

  这黄震东还真是一个人物啊。

  叶飞原本对他有些轻视,现在却感慨这家伙能屈能伸,这份心性比很多人都要强。

  自己打伤四海商会五百人,黄震东不是想着报复,而是全力结交自己,难得。

  “行,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这劳力士我收了。”

  叶飞把黄震东搀扶了起来:“我也不白占你这个便宜。”

  “这把关公大刀是不祥之物。”

  叶飞手指一点:“你最好把它丢了,不然很快有血光之灾。”

  拿了一支几十万的劳力士,叶飞也就提醒一下黄震东。

  这把关公大刀看上去有些年份了,可还是有一缕缕杀意在冒出。

  而且大刀的锋利刀尖,正好对着黄震东的老板椅。

  长期被杀意缠绕,还正对刀尖,会对黄震东气运造成极大伤害。

  好在关公大刀刚摆放不久,不然黄震东只怕早就挂了。

  “血光之灾?”

  黄震东微微一愣,随后望着关公大刀:“叶兄弟,这玩艺是高仿的,我看它造型不错,就花了一万把它买回来摆一摆。”

  “应该没啥不祥吧?”

  黄震东虽然拜关二哥,但骨子里是不信这些的,所以对叶飞的话也不以为然。

  对他来说,风水相术纯粹是自我安慰,根本没有实质性意义。

  而且他觉得,叶飞所说的血光之灾,其实就是嘲笑今天一战。

  再说了,其他兄弟乃至杜先生都拜关二哥,都有关公大刀,人家怎么没血光之灾?

  如非叶飞下午以一敌百,他都要怀疑叶飞是江湖骗子了。

  叶飞淡淡出声:“还是丢掉为好。”

  黄震东连忙点头:“谢谢叶兄弟提醒,改天我就扔了它。”

  叶飞听出了黄震东语气中的敷衍,他也不再多说什么,拿起纸笔龙飞凤舞画了一张太极消灾符。

  “戴着它,能保一次命。”

  说完后,他就离开了办公室黄震东看着太极符,不置可否一笑,随手丢入垃圾桶。

  叶飞身手一流,他承认,但这相术,完全就是封建迷信。

  他可是读过本科学过马列的人。

  几分钟后,黄震东吊着一只手下楼,他准备和几个骨干去中海医院救治。

  下楼梯的时候,他莫名脚底一滑,直接从楼梯上滚落下去,脑袋磕出一道口子。

  还没等他骂骂咧咧站起,头顶的吊灯又哐当一声砸落。

  如非手下及时把他推开,黄震东估计要重伤。

  饶是如此,身上也砸了不少玻璃碎片,让他血迹斑斑。

  来到门口,狼狈不堪的黄震东刚要上车,汽车又轰的一声,自燃起来黄震东和几个亲信对视了一眼,彼此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惊疑不定:难道叶飞说的是真的?

  “符啊,符啊”下一秒,黄震东冲回办公室,一把掀翻垃圾筒找太极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