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李寒幽死了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24 16:09: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尸……油蒙心?”

  没等秦牧月和老猫他们震惊,闷哼一声醒来的秦无忌弱弱问道:“叶国士,究竟是怎么回事?”

  苍老了几岁的秦无忌咳嗽了一声,精气神弱了不少,但眸子中的凶光却不复存在。

  不过比起自己的身体,秦无忌更多好奇叶凡所说,微微侧头等待着叶凡的解惑。推荐阅读sm..s..

  “爷爷!”

  “秦老!”

  秦牧月他们本能要上前搀扶秦无忌,却被叶凡轻轻伸手制止了,示意让老人自己缓冲一会。

  叶凡让老猫给秦无忌端来前些日子开的中药,一边服侍着老人喝下,一边轻笑着向众人解释:“你们喝的鱼汤根本不是真正天山雪鳝,而是极其类似杀任人无形的死人鱼。”

  “我先跟你们说一个习俗……”“在一些偏远之地,人们还保留着水葬的习俗,认为一个人死了,葬入水里可以洗掉生前罪孽,投胎时就干干净净。”

  “只是水葬的时候,人们又担心尸体飘走,无法拿回尸骨祭拜,或者撞入别人区域带去麻烦。”

  “所以他们对亲人水葬的时候,都会装入一个厚实石棺,接着在石棺周围凿四十九个小洞,最后才慢慢沉入水里。”

  “同时为了尸体早点归于自然,投胎转世,他们进行水葬时也会在尸体和棺中涂抹鱼料,引得鱼儿钻入进去啃食。”

  “鱼儿吃多了,吃撑了,吃上瘾了,就会留在棺中。”

  “等八十一天捞起石棺打开,里面就全是又肥又大的鱼儿了。”

  “用这些鱼儿小火熬汤,煮出来的味道非常鲜美,冷却后还会有一层薄薄的油脂……”叶凡揉揉自己的鼻子:“就跟前些日子喝得天山雪鳝一样。”

  “哇哇”叶凡话音一落,秦牧月直接煞白了脸色,不顾伤痛冲出去狂呕。

  片刻工夫,她就把今天吃进去的天山雪鳝全部吐了出来。

  所有的不可一世和威风凛凛,全都变成了恐惧和恶心。

  另一个试毒医师也跪了下来,肚子翻江倒海难受,只是今天没怎么吃东西,只能干呕个不停。

  老猫他们也都打了一个寒颤。

  虽然他们没有吃过天山雪鳝,但看过它熬成的汤,结合叶凡的描述,他们发誓后半辈子不再吃鱼。

  倒是秦无忌保持着镇定问道:“叶国士,你是说,我们吃的天山雪鳝是死人鱼?”

  “真正的天山雪鳝极其珍贵,除了繁殖艰难之外,还有就是对生长环境苛刻。”

  叶凡看着秦无忌一笑:“一万个卵,最后能够活下来成鱼的,估计只有一两条。”

  “这些活下来的鱼,承受日月精华洗礼,以及特有的矿物质渗入后,才能成为去除百病的天山雪鳝。”

  “因为它的珍贵和药效,特别是巨大经济价值,有些人就生起人工繁殖的念头。”

  “他们会千方百计找到天山雪鳝的卵,然后想方设法把它们全部繁殖出来。”

  叶凡耐心向秦无忌他们解释:“只是一般繁殖法子也难于存活……”秦无忌一点就透:“经过一系列的试验和研究,他们最终发现,水葬方式可以让天山雪鳝最大繁殖?”更新最快s..sm..

  老猫他们微微吃惊,没想到鱼儿繁殖还跟习俗联了起来。

  “没错!水中棺木的阴凉环境,躯体分解的元素,都非常符合天山雪鳝的生存环境。”

  叶凡轻轻点头:“而且人体上足够多的油脂,可以让鱼卵最大限度存活,发育,成长。”

  “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慈航斋把即将产卵的天山雪鳝,放入有尸体的石棺中圈养。”

  “八十一天后开棺,把不能生育的雪鳝取出来食用或送人,然后再把里面即将产卵的雪鳝放入另一个石棺中培育。”

  “周而复始,雪鳝也就源源不断,或销售,或拍卖,或送人。”

  “品种还是那个品种,味道和样子也几乎一致,甚至更加肥肥白白,但生长环境的不同,注定两者天差地别。”

  好不容易呕吐完毕的秦牧月,听到肥肥白白,又是一阵恶心,再度冲出去干呕。

  叶凡没有理会女人的惨状,看着秦无忌他们继续解释:“天然的天山雪鳝,可以去除百病,这种棺木中出来的雪鳝,吃多了容易油脂蒙心,让人生出幻觉。”

  “它除了口感、肉质跟天山雪鳝一样外,功能完全是天渊之别。”

  “我现在怀疑,秦老双重人格的出现,除了自身心理因素之外,还有就是死人鱼的激发。”

  “它油脂蒙心,迟缓神经,让你身体起到麻痹作用,会让病情和体质看起来有所好转。”

  “就跟一个人被砍伤了,没有包扎处理,只是打了一针麻醉,看起来不痛了,但血一直在流。”

  “长此以往,你的神经越来越脆弱,心情也越来越烦躁,很容易生出幻觉。”

  叶凡给出自己的推测:“秦老精神一旦萎靡,就难于压制另一个恶魔,它也就会冒出来控制你了。”

  “什么?”

  老猫震惊失声:“秦老的病,还跟天山雪鳝有关?”

  秦无忌也微微眯起眼睛,不过他没有多少意外,这个世界,太多人想要他死了。

  “当然,不然以秦老的意志力和身体质素,病情不会这么快恶化。”

  叶凡又把目光转向走入进来的秦牧月:“秦牧月刚才开枪,除了心智迷失之外,估计也出现幻听幻觉……”重新进来的秦牧月闻扑通一声倒地,俏脸带着一抹惊讶望向叶凡:“你怎么知道?”

  秦无忌声音一沉:“牧月,你开枪前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吗?”

  “没……有……我喝完鱼汤,跟李师姐通了电话,然后脑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喊叫,说杀了他,杀了他。”

  秦牧月低着头挤出一句:“它让我很烦躁很暴戾,我怎么驱散都驱散不了,就跑过来找爷爷求助。”

  “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此刻已经冷静了不少,能够想起一些细节,开枪前一刻的她,有着困兽不安的恍惚。

  “你还对我撒了一个谎,说秦老卧室死了一个人,让我跑过去查看一番。”

  老猫补充一句:“然后你就趁着我离开冲入书房开枪了。”

  秦牧月微微一愣,随后死命摇头:“我不记得了,我真的不记得了。”

  “爷爷,我真没想杀你,真没想对你开枪。”

  她俏脸很是痛苦:“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老猫,封存剩下的雪鳝汤,送去恒殿化验,看看跟尸油成分是不是一样。”

  秦无忌微微坐直身子:“牧月,打电话,让李寒幽过来一趟……”“叮”秦牧月正要点头,老猫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戴上耳塞接听,很快脸色一变。

  “秦老,李寒幽被车撞死了……”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