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百八十八章你想死吗?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芙蓉酒店,八零八。

  唐若雪软绵绵倒在大床上,脑袋昏沉,意识模糊,毫无反抗之力。

  赵东阳站在地毯上,没有猴急扑上去,而是从一个旅行袋中取出三脚架,还有一部高清摄像机。

  对摄影情有独钟的他不断调整角度,力求镜头能够全方面覆盖大床,还能拍摄出唐若雪的微表情。

  摆好相机后,赵东阳又端来一杯水,放入一粒白色药丸,给唐若雪灌了进去。

  这么美好的夜晚,要互动才有意思。

  没多久,唐若雪闷哼了几声,艰难睁开了眼睛:“赵东阳,你这个混球”她恢复一点意识,但整个人还是软弱无力。

  “若雪,你醒了?

  你真漂亮,真性感。”

  赵东阳看到她醒来,就邪笑着走了上去:“你知不知道,你趴在床上,简直就是一件完美艺术品。”

  “这腿、这胸、这手、这脸蛋,一点瑕疵都没有。”

  “你放心,待会我会好好疼你的,一定不让你有半点伤害。”推荐阅读sm..s..

  他嘴里喷着热气:“当然,如果你要疯狂,我也是可以陪你疯狂的。”

  “混蛋”如此露骨的话让唐若雪勃然大怒,只是想要反击却浑身无力。

  她艰难挤出一句:“你这样对我,就不怕我和唐家报复吗?”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赵东阳笑容很是邪恶:“只要能得到你,付出再大代价也愿意。”

  “再说了,伯父伯母对我印象很好,他们知道我跟你发生关系,只会高兴,绝不会有半点怨。”

  “至于你事后除了嫁给我之外,也没有别的路可选。”

  对于赵东阳来说,摆平唐三国和林秋玲,不过是一个亿的事,一个亿不行,那就两个亿。

  而唐若雪,赵东阳清楚她爱面子的性格,被自己霸王硬上弓了,只会忍气吞声免得丢脸。

  “嫁给你?

  做梦吧。”

  唐若雪喝斥一声:“我会把你告到牢底坐穿。”

  “告我?”

  赵东阳不以为然笑道:“有伯父和伯母周旋,加上我的显赫身份,警方不会管这家事的。”

  “再说了,你告我,就是要公布于众,向世人宣告你被我上了,你是唐家不干净的女人了。”

  “你的面子,唐家的面子,唐门的面子,不要了?”

  “而且你告我,我也会告你,我告你贪图赵家资产,诱惑我不成就反咬一口。”

  “我还会让牵线客户站出来作证,证明你确实对我有所图谋。”

  “如此一来,这水就更浑了,没有几个人能窥探到真相。”

  “我会损失什么,我不知道,也不在乎但你绝对会落个坏女人名声。”

  赵东阳一步一步击碎唐若雪的对抗:“你会让自己丢脸吗?

  会让唐家蒙羞吗?”

  唐若雪咬牙切齿,真是无耻小人。

  “若雪,别反抗了,乖乖做我女人吧,相信我,你一定会幸福的。”

  赵东阳笑着站在唐若雪面前,一边慢慢解开衬衫扣子,一边等着她身上药性发作。

  唐若雪拳头攒紧,愤怒不已,却没有还手之力。

  而且,一股异样的情绪从内心深处升腾而起,无数个面孔如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中转动不停。

  那些面孔竟然,竟然都是男人的面孔。

  面孔虽然不同,但眼神却都是一样的,邪笑而恶毒!唐若雪猛地牙齿一咬,刺破舌尖让自己多一丝清醒:“赵东阳,你敢动我,我一定抱着你一起死。”

  此时此刻,唐若雪平日冰冷如雪的容颜变成红润,秀眉轻蹙,豆大汗水从她那白玉般的肌肤渗出。

  神色间也是风情流动。

  “若雪,你要我上去吗?”

  赵东阳捕捉到唐若雪变化,故作彬彬有礼的刺?”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就一点都看不到我苦心吗?”

  “或者说,你还留恋着那个废物?”

  男人的声音在房间里面,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赵东阳对叶飞是充满怒意,他堂堂一个身家几十亿的大少,三番两次都没有踩下叶飞。

  反而被叶飞几次羞辱,想到这一点,赵东阳心里就有一根刺。

  “是,我想着叶飞,怎样?”

  唐若雪破罐子破摔刺激赵东阳:“人家再废物,也比你这小人好。”

  “我承认,叶飞表现有点让我惊讶,借着宋红颜这个跳板,跟一堆权贵打得火热。”

  赵东阳不置可否开口:“但他终究是狐假虎威,没有什么底蕴也没什么未来,迟早会被宋红颜一脚踢开的。”

  “而我,身家三十亿,足够你富贵荣华十辈子。”

  赵东阳声音变得狠厉:“你念着叶飞,岂不是脑子进水?”

  “我是不是脑子进水,跟你没半点关系。”

  唐若雪艰难挤出一句:“总之在我心里,你连叶飞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比起叶飞,你才是真正的废物。”

  她一脸蔑视:“我看不起你”“废物?”

  赵东阳气急败坏,一巴掌打了过去。

  唐若雪直接被打翻,俏脸多了五个指印。

  “你他妈说谁废物?”

  赵东阳再也不装文化人,抓起唐若雪头发吼道:“给我说,叶飞是废物。”

  唐若雪吐出一口血水:“你是废物。”

  “老子就让你看看是不是废物。”

  赵东阳恼羞成怒,扯掉长裤,犹如恶狼一样,猛地扑向大床。

  唐若雪的心仿佛在向地狱深处坠去。

  她尖叫着向后挪移身子,左手触碰到床头灯,竭尽全力抓起来砸了过去。

  “砰”赵东阳脑袋被砸中,一抹鲜血迸射出来,模糊了他的眼睛。

  “贱人,敢砸我?

  老子弄死你。”

  赵东阳彻底气急败坏,抬手给了唐若雪一串耳光,打得她脸颊红肿不已。

  唐若雪脑袋昏沉后挪,赵东阳扑上去卡住她的颈部。

  唐若雪手脚本能挣扎,却感觉口鼻难于呼吸。

  她觉得自己要死了。

  “砰!”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赵东阳,你想死吗?”

  发疯的赵东阳一愣,下意识扭头望向门口。

  唐若雪也望了过去。

  虽然房间幽暗,但那几乎刺破黑暗的身影,还是朦胧可见,那身影是如此的挺拔,又是如此的熟悉。

  叶飞!眼泪,突如其来的滚落。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