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二百一十一章怎么只有一万?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从会所回来后,叶飞就把唐琪琪送回悬壶居,叮嘱她这几天尽量不要外出。

  对于熊天南和张玄他们,叶飞也没放在心上,他不想招惹这些人,却也不怕他们叫板。

  真做出过分的事,叶飞不介意让他们成为第二个赵东阳。

  第二天早上,叶飞刚要开门,却收到一条取款短信。

  母亲大清早取了一万块钱。

  叶飞虽然不会干涉母亲用钱,还给她留下几十万开支,但看到她突然取了一万块还是非常好奇。

  他寻思母亲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叶飞想了一下,准备回一踏白石洲,一是看看母亲状况,二是劝说她来悬壶居居住。

  他已经跟唐若雪离婚,就不用再顾忌唐家人感受了。

  “叶师公,早上好!”

  “飞哥,你好。”

  只是还没等叶飞动身,医馆门口开来了一辆奔驰,奔驰打开,黄天娇和黄三重钻了出来。

  两人毕恭毕敬向叶飞问好。

  叶飞微微一愣,黄天娇来医馆打杂,他是有心理准备的,黄三重跑过来干啥?

  “飞哥,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黄天娇迅速进入状态,向叶飞表示歉意后,马上拿起扫把干起活来。

  “飞哥,我干点什么呢?”

  黄三重一扫昔日的吊儿郎当,胆怯又恭敬向叶飞询问。

  他昨天从黄玄武那里听到,叶飞完善了飞虎拳,治好了父亲的腿,两人还结拜兄弟,他就慌成一比。

  他不仅体会到叶飞的厉害,还捕捉到父亲对叶飞的重视,黄三重知道自己报不了仇,还可能被废。

  事实黄飞虎也亲自警告了他,再敢招惹叶飞,他直接打残黄三重囚在家里。

  这吓得黄三重一夜都没睡。

  他不知道怎么修复两人关系,但听到黄天娇去医馆打杂后,他也就灵机一动跟过来。

  叶飞反应过来:“黄少,你来凑什么热闹?”

  “飞哥,以前我不懂事,胡作非为,多有得罪,还请你多多包涵。”

  黄三重拄着拐杖开口:“我知道说一句对不起是不够的,所以我决定来医馆打杂表示我诚意。”

  “希望飞哥给个机会。”

  黄三重一脸真挚。

  “我这里没啥活给你干啊”叶飞摆摆手:“回去吧,我不记仇,以前的事,早已一笔勾销。”

  “别啊。”

  黄三重还希望改善彼此关系,所以拉着叶飞手臂喊道:“飞哥,我真是有诚意的,你就让我干点活啊。”

  “不然我心里空落落的,也不安啊。”

  “我也可以扫地,可以擦桌子的”他无论如何也要赖在医馆。

  “行行,给你安排个活,先坐在收银台收钱。”

  叶飞急于去找母亲,所以手指一点柜台:“等你腿好了,再安排其它活。”

  黄三重欣喜若狂:“谢谢飞哥,谢谢飞哥。”

  随后,他就拄着拐杖去收银台,那份高兴,不知道的还以为守金库。

  叶飞笑着摇摇头,跟孙不凡他们交待了一番,然后就让刘富贵送自己去白石洲。

  “妈,你在哪呢?

  我有事找你。”

  前行途中,叶飞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她在家还是在凉茶铺。

  “飞儿啊,你要过来看我啊?”

  电话另端传来沈碧琴的声音:“不过我在外面,没那么快回去,你先等一等。”

  “你在哪?”

  叶飞担心被老人骗钱:“我过去找你。”

  沈碧琴语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一个地址:“我在明珠花园楼盘,你大伯他们找我有点事。”

  听到大伯,叶飞心里咯噔,准没好事。

  “妈,我过去找你。”

  叶飞说了一句,随后让刘富贵去明珠花园。

  明珠花园是中海一个中等楼盘,白领聚居地,房价五万左右,距离白石洲只有三个站。

  很快,叶飞就出现在明珠花园售楼大厅,走入进去,正好见到母亲落座东侧一张沙发。

  沙发上还坐着大伯叶大贵、伯母、堂妹叶燕。

  他们一边翻看着楼盘彩页,一边不咸不淡向沈碧琴点头。

  几个闲散的销售小姐,好奇看了看他们,但没有过去说什么。

  叶飞对大伯他们一家无感,这家人无利不起早,占了父母十几年便宜,还常常讥讽自己是野种。

  父亲失踪母亲治病时,大伯他们不仅没有援手借钱,还趁机把父亲祖屋霸占了过去。

  那间祖屋市值一百多万呢。

  所以叶飞看到他们很是反感。

  这家人准没好事。

  果然,没等叶飞跟他们打招呼,大伯就一个二郎腿翘起,拿着宣传彩页望向了沈碧琴:“弟妹啊,过几天叶燕就要开学了,你们是不是忘记日期了?”

  伯母也流露责备眼神:“读书这么大的事,你上点心好不好?”

  叶飞一听就知道大伯一家来意。

  叶燕是大伯小女儿,排在叶浩后面,上大四,叶燕刚考上大学时,父母看在自家人份上赞助了一万。

  这钱一给出,大伯一家不仅理所当然,还每学期都准时过来要钱,有时还找父母要生活费。

  沈碧琴心善,念叨那点亲情,也不想闹翻,于是每个学期都给叶燕拿一万块学费。

  五个学期,两年半下来,足足拿了五万。

  后来父亲失踪母亲治病,大伯见没便宜可占,才不再找母亲拿钱,只是转身把祖屋霸占了过去。

  现在看到沈碧琴身体好了,还在市场卖凉茶,于是大伯一家就找母亲要钱了。

  “燕子开学,我怎么可能忘呢?”

  看到叶飞脸色不对,沈碧琴马上笑了笑,拿了一个信封出来。推荐阅读sm..s..

  沈碧琴心善,如非逼不得已,不会跟人撕破脸皮,而且她觉得叶燕就剩下一年大学,很快就熬过去。

  “大哥,燕子上学,我一点心意。”

  不等大伯出声,会计出身的伯母一把拿走信封,捏了捏喊出一声:“怎么只有一万?”

  伯母脸色阴沉:“你应该拿两万才对啊。”

  大伯闻脸色变得难看,打开信封数了数,随后很是不满盯着沈碧琴:“弟妹啊,去年看你重病,我们体谅你,就没找你要一万了,让燕子自己找网贷顶上了。”

  “可我们不说,你不能不给啊。”

  “我们这样体谅你,你却装聋作哑,这会让我们寒心的。”

  “而且燕子网贷一年,利息加起来都三千,看在一家人份上,我都不找你要三千利息了。”

  大伯摆出长兄为父的态势:“结果你却一万都不给,这叫什么事啊。”

  伯母也哼出一声:“你生病住院时,我们还给了你两百块呢。”

  只听到只字片语的销售小姐,还以为沈碧琴借钱不还呢,微微摇头这年头老赖真是多。更新最快s..sm..

  沈碧琴挤出笑容解释:“哥,嫂子,本来我也想给叶燕多一点。”

  她根本没想到大伯一家会连去年的学费也记上。

  “只是叶飞失业了,找工作需要不少钱,加上天气转凉,凉茶生意不太好,所以只能给一万了。”

  “过完年,等叶飞工作了,生意好点,到时我再给叶燕一个大红包。”

  她作出承诺:“我一定会补上的。”

  大伯和伯母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