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零七十章 叶凡,快叫妈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26 16:06: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凡,没事吧?”

  叶如歌看到叶凡出现,俏脸凝重瞬间散开,欣喜若狂迎接了上来:更新最快s..sm..

  “对不起,援兵在路上撞见车祸堵了一下。”

  “当然,我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金屠强他们也不该这样无声无息出现。”

  “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交待。”

  “不过你现在先不要想太多,把身上伤势处理好再说。”

  叶如歌显然知道知道事情了:“我让医生给你检查一下。”

  叶凡连连摆手:“谢谢夫人,不用叫医生了,我就是医生,我可以自己处理。”

  “什么叫不用医生,你都伤成这样了,我让人给你好好包扎。”

  又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如果你信不过他们,就让我来给你治疗。”

  叶凡抬头望去,正见一头白发的华清风脚步匆匆走出来,脸上带着一股子疼惜和关怀。

  老人说信不过的时候,还对叶如歌板了板脸。

  毫无疑问,他对叶如歌没有保护好叶凡很有意见。

  叶凡忙走过去笑道:“华老好。”

  “别废话,赶紧进来包扎。”

  华清风显然是老熟人了,也对这别墅非常了解,拉着叶凡就向里面走去:

  “别人不在意你死活,我老头可不想你有事。”

  “如非我这把岁数,又毫无杀鸡之力,不然我早就去保护你了。”

  他哼哼不已:“打不赢,我也可以挡几个子弹。”

  叶如歌苦笑一声:“华老教训的是,是我没保护好叶凡。”

  华清风没有理会,昂着脖子进入花园。

  叶凡只好无奈跟着老人前行。

  他原本还想问问叶如歌,李若水是不是保护自己的狐狸,结果被他这样一打搅只能暂时算了。

  “你身上要害的伤没有,就是一些不注意时的擦伤。”

  半个小时后,华清风给叶凡检查完毕,还亲手配药给叶凡擦拭伤口,不给任何人伤害叶凡的机会。

  看到老人这样坚持和好意,叶凡把红颜白药塞了回去,轻笑一声:“谢谢华老诊治了。”

  “你我之间说这些干什么?”

  华清风和蔼看了看叶凡:“咱们爷俩可是忘年之交,你平平安安,茁壮成长,是我最大心愿。”

  叶凡闻笑了笑:“谢谢华老厚爱。”

  “因为一己之私,把你抓去侯门,又因为一己之私,让你承受今日危险……”

  华清风突然话锋一转:“心里怒不怒?”

  叶凡眼里迸射一抹光芒,脸上多了一丝怒意。

  他的怒意,除了自己承受凶险之外,还有就是牵扯到那些无辜者。

  随后叶凡恢复平静问道:“华老觉得今日一事是叶禁城所为?”

  “他不想让你给叶夫人救治,担心你把她治好了妨碍他继承。”

  华清风淡淡开口:“他以前阻拦过我给叶夫人救治,后来发现我无法治好才不拦我,所以这次对你下手也很正常。”

  叶凡微微一愣:“那你有没有跟赵夫人说一说?”

  “她是赵夫人,也是叶家人,还非常宠爱叶禁城,骨子里把他当成年轻一代领袖。”

  华清风洗洗手叹息一声:“没有实质证据,我把事情说出来,很容易被人误认抹黑和挑拨离间。”

  “赵夫人理论上足够庇护你,可她对叶家的情感有时会让行动偏差,所以你以后要更多依靠自己。”

  他找来一套衣服给叶凡换上,还弄了一盆热水给他擦拭。

  “虽然是赵夫人让我来救人的,但我没想过完全靠她庇护,我会多留一个心眼的。”

  叶凡换上衣服一笑:“而且我待会给叶夫人看完病,我就马上飞回南陵,到了境内,东叔盯着,就没人能动我了。”

  “马上飞回南陵?”

  华清风笑了笑:“虽然宝城暗波汹涌,但也没必要惊弓之鸟,你还是多留几天吧。”

  “下个月就是叶门主五十寿宴,你等他回来喝杯酒再走啊。”

  他蛊惑着叶凡:“一代人物,难得一见啊。”

  “叶门主五十寿宴?”

  叶凡来了一丝兴趣,倒不是想要抱大腿,是想看看他们风采,不过最终还是摇头:

  “算了,这里太危险,我看完病马上滚蛋,不然我都不知能否活到明天。”

  叶凡擦拭了一把脸,让自己精神一点:“华老,叶夫人午睡起了吗?我现在状态恢复了,可以给她看病了。”

  “你刚刚上完药,恢复哪门子状态?”

  华清风没好气开口:“你休息两个小时,我去看看叶夫人情况,能诊治了,我再叫你。”

  他还让人送来一些瓜果和点心,让叶凡这两个小时好好补充能量,不过他先把东西试吃了一遍,算是给叶凡以身试毒。

  叶凡很是无奈,但知道华清风固执,也只好任由他折腾。

  华清风走后,叶凡吃了一些东西,接着运转太极经,让自己身体尽快好起来。

  运转完后,叶凡又给宋红颜和独孤殇发了讯息,告知自己现在处境危险,让他们先把茜茜带回去。

  发完短信后,叶凡又站在窗口扫视花园环境。

  这个花园,位于半山腰,占地面积不大,只有两栋三层楼小建筑,一个泳池。

  四周种着青绿竹子,风一吹,很有诗意。

  不过东边位置,有一座二十多米高的白色水塔。

  水塔上方有一个风车,似乎是用来发电,靠近顶端处还有一层观景台。首发..m..

  坐在观景台上,可以看海上日出。

  如果穿上白衣,配合水塔的颜色,以及红彤彤太阳,蔚蓝海水,绝对可以拍出惊艳照片。

  白衣?

  叶凡突然眼皮一跳,瞳孔凝聚成芒,他捕捉到,水塔观景台上,有一个白色影子。

  影子在动,越来越靠近边缘。

  “不好了,出事了,有人要跳塔了。”

  叶凡止不住吼出一声:“水塔有人要跳了。”

  话音刚刚落下,外面就一阵喧杂,还伴随着不少尖叫。

  叶凡也冲了出去。

  华清风和叶如歌也从屋子跑出来。

  很快,叶凡跟着华清风他们来到一个白色水塔前面。

  只见二十多米高的水塔边缘,一个白衣女人正迎风站着,衣衫飘飘,青丝飞舞。

  看不清面孔,却能让叶凡感受一股如水的悲凉。

  水塔前方已经聚集了十几名守卫和佣人,一个个神情焦虑,却没有人敢冲进去救人。

  白衣女人看到有人聚集就轻叹一声:“想要悄悄离开,没想到还是被你们发现。”

  “嫂子,你离开什么啊?”

  叶如歌冲到人群前面焦急喊道:“上面危险,快下来。”

  华清风也扯着嗓子吼道:“明月,风大,着凉生病了,怎么找孩子?”

  叶凡微微眯起眼睛,白衣女人俨然就是赵明月了。

  哀莫大于心死。

  相隔二十多米,叶凡却能感受到赵明月的心声,这是不断希望不断失望到最后绝望的女人啊。

  “孩子?”

  赵明月原本无动于衷,听到孩子身躯一抖,低头看着华清风他们凄然一笑:

  “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了,他怕是早已经死了。”

  “就算没死,我也认不出他了。”

  “我们母子今生注定有缘无分。”

  她痛苦一叹:“只能等来世了……”

  风一吹,身子前倾,赵明月不仅没有去稳住重心,还抬起一脚要往外面踏下。

  这一踏,她就会直接坠落。

  “不用来世,不用来世!找到他了,找到他了!”

  华清风见状脸色巨变,一把拉过叶凡吼叫一声:

  “夫人,我找到他了,他就是叶凡,他就是你二十多年前丢失的孩子。”

  他爆发出全部力量吼叫:“我拿我这把老骨头发誓,他真是你孩子……”

  这都行?

  叶凡啊了一声,目瞪口呆看着华清风。

  华清风对叶凡喊道:

  “叶凡,快叫妈!”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