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二百四十四章中海第一人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赢了,赢了!”

  听到裁判宣告中海胜利,韩月和林百顺他们欢呼起来。

  这可是今晚第一场胜利,对于连败六场的中海来说,具有非常大的意义。

  宋红颜理了理散在额边的几缕秀发,恢复了优雅自信的女强人形象。

  灯光映衬着她妖冶精致的面庞,美的炫目。

  “混账小子。”

  江世豪愤怒的一踹沙发,随后让人把疾电抬下来。更新最快s..sm..推荐阅读sm..s..

  独孤殇的一剑,不仅杀了疾电,也扭转了战局。

  江世豪连喝三杯红酒,狠狠瞪着叶飞和独孤殇,咬牙切齿。

  疾电是江世豪的最大王牌,他现在倒下去了,剩下的九个人,只怕也难于叫板独孤殇。

  他真想一枪毙了叶飞和独孤殇,可今天韩南华他们压阵,加上独孤殇强大,他只能把恨意埋在心中。

  “王八蛋,土包子,杀了我家疾电”香奈儿女孩也气得直跺脚:“那土包子肯定使诈了,我要派人进行尸检”“这对战,就不该让阿狗阿猫参战。”

  “吊丝为了胜利,总是用很多龌蹉手段”她发泄着自己被冒犯的情绪。

  “卢弯弯,不要乱说。”

  这时,身边的旗袍女子浅浅一笑:“那独孤殇还是有点本事的。”

  背心青年大笑出声:“中海这伙人确实不简单啊,怪不得那么多只手伸不进去。”

  “切”香奈儿女孩轻蔑哼出一声:“他们也就在中海作威作福,出了中海,我一句话就弄死他们。”

  来自龙都的名门千金骨子里有俯瞰中海人们的优越感,自然看不起几个偏安一隅的地方权贵汪翘楚却看着叶飞呢喃:“这小子,有点意思”“汪少,你欣赏他?”

  旗袍女孩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这小子眉眼不正,面相狂大,猥锁无比,能入你法眼?”

  “元画,你好像很仇视他?”

  汪翘楚哈哈大笑:“他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旗袍女人微微一怔,随后靠在座椅没有出声,总不能说,叶飞的目光侵犯了她吧?

  “汪少,今晚一战,咱们压得可是江世豪。”

  背心青年目光凌厉望向了独孤殇:“他如果输了,咱们这些日子不白忙了?”

  “还有九局,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汪翘楚语气淡漠:“再说了,就算输了,也只是多费点咱们时间,影响不了咱们要的大局。”

  “江化龙正在破关,只要他突入玄境,今晚赌约还不是分分钟失效?”

  他捏出一颗薄荷糖丢入嘴巴:“中海这天,变定了”背心青年向不远处一个刀疤汉子偏头:“要不要让阿九出手?”

  独孤殇虽然厉害,但只要阿九出手,他就必死无疑。

  “熊子,别多事,我们是来看热闹的,事做多了,容易适得其反,也容易招致杜天虎他们死磕。”

  汪翘楚毫不犹豫拒绝:“最重要一点,亲自下场开撕,太丢我们身份了。”

  熊子点点头:“明白,那就让那两个土包子先得意吧。”

  此时,江世豪正跟输红眼的赌徒一样,不甘失败,也没得选择,接下来的九场,压上了全部高手。

  他希望车轮战能够扭转乾坤。

  可是对战结果都毫无悬念,九个人全被独孤殇一剑击败。

  独孤殇看起来瘦弱,也没啥气势,跟木头差不多,但速度实在太快了。

  快到让人绝望。

  那份势如破竹,就如疾电初始的风头。

  无人能敌,也无可匹敌。

  这一刻,独孤殇毫不起眼,又万众瞩目。

  南宫雄很是不爽,不止一次找茬,但还是阻止不了独孤殇胜利。

  十战十胜,独孤殇笑到了最后。

  南宫雄阴沉了脸。

  汪翘楚也多了一丝不快,想不到这一道难题,又被中海解决了。

  “今日和平之战,江氏集团派出十人,十人皆输,中海派出十人,还剩一人站在台上。”

  半个小时后,一个公证团老人站起来对全场宣告:“现在我宣布,中海,胜。”

  “第一,从今之后,江化龙他们不得再踏入中海一步,胆敢擅自入界,红黑白三道共诛之。”

  “第二,江氏集团必须无条件配合中海,完成所有协议中的赌约交接。”

  “第三,江世豪逗留中海期限不得超过半个月”“同时,双方三年内不得再起冲突。”

  “如有违背或小动作,他就是江湖同道的敌人。”

  这些公证人虽然已经老了,也退了下来,但声望摆在明处,各方都要给面子,宣告自然具有效力。

  林百顺和韩月他们欢呼不已。

  杜天虎和韩南华也神情缓和,心头大石算是落了下来。

  江世豪虽然不甘心,可也清楚今晚大势已去。

  他兵强马壮,可没有汪翘楚他们拉偏架,也无法一力对抗整个中海。

  而这时,汪翘楚和南宫雄想要偏袒也找不到理由。

  宋红颜看着江世豪开口:“江少,早点回去空出场子和契约,我们很快就会派人过去接手。”

  江世豪眼神阴冷,想要说什么,却最终哼了一声离开。

  看着江世豪离去,杜天虎拿出黄震东低声交待了两句,让他派出人手盯着江世豪的一举一动。

  一干公证团和宾客见到对战结束,也相续寒暄几句离开。

  南宫雄带着人从叶飞身边走过的时候,脚步停顿了一下,目光阴冷至极:“你就是叶飞?”

  叶飞淡淡出声:“没错。”

  南宫雄冷冷开口:“木秀于林,下一句知道是什么吗?”

  叶飞干脆利落:“木秀于林,风必助之,老竹倚老,沙石埋之。”

  “很好,很好。”

  南宫雄怒极而笑,随后带着人离去。

  沈千山一事,今晚一事,他迟早会找叶飞算账的。

  独孤殇看出他意思,拔剑就要上去。

  叶飞眼疾手快拉住:“不急,不急,来日方长。”

  独孤殇顺从停步。

  “叶老弟,独孤殇,谢谢你。”

  “是啊,叶老弟,今晚多亏有你们,不然我们麻烦大了。”

  “你又帮了我们一次,看来我们人情越欠越大啊。”

  “对了,叶老弟,听说你离婚了,现在是不是空窗期啊?”

  “叶老弟,我家如歌一直想要跟你道谢,明天我带她去医馆见你”“老马,你就不要打叶飞主意了,叶飞跟我家韩月可是欢喜冤家。”

  “韩月不行,脾气太爆了,我有个侄女那长得小龙女一样”此时,韩南华、马家成、杜天虎他们全都围了上来,纷纷跟叶飞握手和表示感淡漠站在叶飞背后。

  他出战,不是为了中海各方,而是为了保护叶飞,所以他不需要宋红颜等人的感谢。

  杜天虎他们笑了笑,没有生气,独孤殇有资格傲娇。

  “我新认识的小兄弟,不善辞,大家见谅。”

  叶飞笑着出声:“不过大家也不用感谢,自己人。”

  “再说了,疾电这样的角色,不值一提。”

  走到门口的香奈儿女孩,闻流露一抹鄙夷:狐假虎威。

  在她看来,叶飞没什么道行,唯一依仗就是独孤殇,怎好意思说疾电不值一提?

  她想要喝斥什么,却被旗袍女子拉走了。

  杜天虎闻大笑:“无论如何,大家都要好好谢你。”

  “今天如不是你们出现,我们不仅挡不住疾电,还会失去自己的根基。”

  “叶飞,你不仅对我们有救命之恩,还对中海有滔天大功。”

  “我们一致决定”杜天虎直接大手一挥,韩月马上掏出一个小盒子。

  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枚薄如蝉翼的透明徽章。

  杜天虎把徽章拿出来,直接别在叶飞的胸口上:“叶飞,从现在起,你就是云顶会的会长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