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嫁妆给叶凡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27 16:1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喂完赵明月一碗粥的叶凡走了出来。

  这半天,他几乎都陪着赵明月,给她针灸,给她开解,还引导着她悲观情绪倾泻。

  叶凡本以为作用不会太大,可没想到再度把脉时,惊讶发现赵明月好了一大半。

  这让叶凡啧啧称奇之余,也决定暂时留在宝城。

  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成为一剂药,但看得出自己对赵明月有效果,所以多留些日子观察。

  出来后,他又跑去厨房熬药,同时给宋红颜和独孤殇讯息,告知他暂时回不去南陵了。

  宋红颜很快回了讯息,告知她会照顾好自己和茜茜,让叶凡安心给赵明月治病。

  而且家里的事她会妥善安排,让叶凡不用担心金芝林。

  叶凡闻心里轻松不少。

  在叶凡打电话的时候,华清风走入了赵明月的卧室。

  他看到赵明月没有入睡休息,而是拿着一个黑色盒子细细审视,脸上有着他前所未见的色彩。

  曾经绝望的眸子也迸射出一抹光芒。

  无比清亮,无比睿智,无比深邃。

  华清风上前一步笑道:“夫人,你好了?”

  赵明月一字一句开口:“叶凡真的是我儿子?”

  华清风重重点头:“没错!”

  赵明月又追问一声:“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他的?”

  华清风很是坦然:“好几个月了,我也是无意看到胎记。”

  “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是因为还不到时候,我们一点底牌一点保护他的能力都没有。”推荐阅读sm..s..

  “一旦出现意外,我担心又重复二十多年前的悲剧。”

  他笑了笑:“也就是叶镇东执掌了十六署,以及你病情越来越严重,我才敢安排他过来给你看病。”

  “我理解。”

  赵明月又追问一声:“他现在还不知道我是他的母亲?”

  华清风轻轻摇头:“他只以为自己是一剂良药,孩子心善,只要能医治你,他愿意叫你一声妈。”

  “我要不要点醒他,他真是我儿子?”

  赵明月眼里有着一抹迷茫:“或者跟他做一个基因比对?”

  “夫人,幸福要慢慢感受,你才能体会失而复得的可贵。”

  华清风似乎早料到她这个情绪,脸上皱纹慢慢绽放开来:

  “而且就算你做好了准备,叶凡做好了准备,但环境还没有允许你们相认。”

  “二十多年,你重心都在寻找儿子上面,而且情绪也是时好时坏,得罪不少人,也让无数人对你失去敬畏。”

  “尽管还有叶门主和叶如歌的关怀,但你早已经成为叶堂边缘人物。”

  “恒殿也对你这个赵家千金渐行渐远快要忘却。”

  “这时候相认,势必会引起不少利益纠纷,也会让叶凡陷入你死我活的争斗中,你到时候拿什么保护他?”

  他缓缓走到赵明月的面前,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盒子,打开,抽出一枚薄如蝉翼的利剑:

  “二十多年,你的剑也跟叶镇东一样生锈了。”

  “不先磨一磨,让它变得锋利,又怎么保护自己保护叶凡?”

  他和蔼一笑:“等了二十多年,不在乎再等几个月。”

  赵明月若有所思,只是眸子有着纠结,等了这么多年,她真想跟叶凡好好享受天伦之乐。

  不过她也清楚,华清风说的有道理,叶家暗波汹涌,一不小心她又会失去叶凡。

  “还有一点,现在突兀相认,很容易把叶凡吓住,搞不好他会直接转身跑掉。”

  华清风继续开口劝告:“毕竟他是满月时就丢失,对你一点记忆一点感情都没有。”首发..m..

  “而且他这个人重情重义,对于他来说,生恩不如养恩,你这个母亲远远不及沈碧琴重要。”

  “你这时候相认,他哪怕不怨恨你当年丢失他,也抗拒你的出现会伤害了沈碧琴。”

  “所以你该借着他给你治病的这段时间,好好跟他相处,慢慢跟他沟通,促进感情后再挑明身份就水到渠成。”

  “另外,我想要再告诉你一事。”

  华清风补充一句:“叶凡来宝城给你医治,就先后遭遇了飞机失事,喋血街头的袭击……”

  “谁伤害我儿子?”

  赵明月下意识一按桌子,咔嚓一声,桌子四分五裂倒地。

  随后,她又知道自己失态,收敛情绪开口:

  “谢谢华老,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她声音一柔:“我会把他当成儿子,但会让人觉得我失心疯,彻底无可救药……”

  华清风一笑:“夫人英明。”

  “另外,我虽然已经对比过夫人和叶凡的基因,确认了他就是你丢失二十多年的孩子。”

  “但我无法拿到叶门主的东西,无法比对他跟叶凡的关系。”

  “这不是我质疑夫人的不贞,只是需要事情做得完整,不给别人半点攻击缺口。”

  他轻声提醒一句:“这也是我不希望你们过早相认的要因之一。”

  “老叶这些日子去巡视了,估计下个月才会回来。”

  赵明月明白华清风的意思:“到时我会让他过来,拔他几根头发让你去比对。”

  华清风轻轻点头:“一切听夫人安排。”

  赵明月又问出一句:“还需要我做什么?”

  “叶凡在境内不小名声,但在宝城没半点根基……”

  华清风神情犹豫:“这个根基不是说背景,而是说人心,影响和人脉。”

  “简单!”

  赵明月干脆利落一挥手:“把现在还挂在我名下,宝城最大的明月药业送给叶凡……”

  华清风差一点摔倒:“这可是你当年的嫁妆啊。”

  “我的就是叶凡的,有什么问题?”

  赵明月看着老人开口:“如果要掩饰的话,就说是我付给叶凡的诊金,我一条命怎么都比得上一个公司。”

  华清风皱起眉头:“明月药业可是叶禁城的人在打理,这样送给叶凡,他和老太太怕是会有意见。”

  “本夫人的嫁妆,想要给谁就给谁,轮不到阿狗阿猫说三道四。”

  赵明月俏脸一沉,手腕一抖,一道剑光掠起,咔嚓一声,飞过的一只蚊子断成两截:

  “我忍气吞声二十多年,是时候为自己做一次主了……”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