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二百九十一章服不服?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怎么可能?

  熊婆婆婆震惊地看着叶飞。

  虽然她横挡的时候只用了五成力道,但也不是叶飞这种小年轻能抗衡。

  可结果却是她被叶飞一脚踹退,还把她所有力量反弹回来,撞碎了背部的瓷砖。

  劲敌啊。

  这一刻,熊婆婆望向叶飞的眼神充满了凝重。

  几个华衣男女也相似震惊,怎么都没有想到,叶飞能击退熊婆婆。

  要知道,这可是能力拔山兮气盖世的熊婆婆啊。

  一只手,能够打爆一只黑熊。

  “小子,你敢还手?”

  宋母也大吃一惊,很是意外熊婆婆被踹退,但很快又板起脸:“找死是不是?

  谁给你资格还手的?”

  宋红颜忙上来周旋:“妈,叶飞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想保护我。”

  “保护你?”

  宋母一脸不屑:“他弱不禁风,能保护你什么?”

  “趁着熊婆婆不注意偷袭成功,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熊婆婆如果不轻敌,十个他也不是对手。”

  她以为熊婆婆是轻敌吃亏。

  熊婆婆闻也变得信心十足,自己刚才好像是有点大意了。

  如果她全力以赴,叶飞未必能击退她。

  她望着叶飞桀桀一笑:“年轻人,你让老身生气了”全身一震,骨骼啪啪作响。

  “砰!”

  叶飞没有废话,对着熊婆婆又是一脚。

  熊婆婆眼神一沉,双手一横,封挡叶飞一脚。

  八成功力!可一碰,熊婆婆脸色就变了。推荐阅读sm..s..

  这一脚,依然重逾千斤。

  “砰!”

  一声巨响,熊婆婆噔噔噔后退,再度撞碎背后瓷砖。

  双手颤抖。

  怎么会这样?

  熊婆婆心里无比震惊,自己何时这样不堪一击了?

  宋母不耐烦了:“婆婆,别猫捉老鼠了,动真格,教训这小子。”

  熊婆婆无尽郁闷,我早动真格了。

  叶飞看着她淡淡开口:“服不服?”

  熊婆婆怒目圆睁。

  “嗖!”

  叶飞没有停歇,又是一脚。

  “混账!”

  熊婆婆喝叫一声:“排山倒海!”

  九成功力。

  “砰”一声巨响中,熊婆婆再度噔噔后退,背部又一次撞墙。

  连续被撞击的墙壁,啪啪啪掉下了瓷砖。

  熊婆婆嘴巴一张,差点吐血。

  宋母急了:“干吗啊,赶紧动真格啊。”

  叶飞看着熊婆婆出声:“服不服?”

  熊婆婆昂起脖子,眼神桀骜。

  叶飞又一次踹出。

  熊婆婆全力横挡。

  虽然她再度挡住了叶飞一脚,但腿上力量却让她跪了下来。

  地面两块瓷砖破裂。

  她也咳嗽一声,流淌出一抹血迹。

  太强大了。

  宋母脸色一沉:“熊婆婆,别热身了,动手啊!”

  叶飞又一次问道:“服不服?”

  熊婆婆神情挣扎。

  叶飞抬起脚“停,停,停!”

  熊婆婆眼神一惊,忙伸手摆摆:“不打了,不打了,我服了,我输了。”

  她心里清楚,自己不是叶飞对手。

  不仅力量上相差悬殊,速度上也不如叶飞。

  她好几次想后发制人,在叶飞踹中自己前撂翻他,可每一脚都让她绝望,她不得不先横挡叶飞攻击。

  最终,她认输了。

  一直看着两人过招的宋母和几名亲信,听到熊婆婆这句话止不住目瞪口呆。

  认输?

  服了?

  刚才不是热身吗?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怎么就输了呢?

  熊婆婆是宋母的亲信,也是终极保镖,跟随多年,她们都知道熊婆婆厉害。

  放眼整个宋家,也是屈指可数的高手。

  可就是这样牛哄哄的人物,被叶飞连踹几脚,最后还出声求饶,实在匪夷所思。

  如果说熊婆婆一次吃亏是运气,那么连续四次吃亏,只能用实力来解释了。

  宋母脸色很是难看。

  她白了熊婆婆一眼,恨铁不成钢:“没用的东西。”

  熊婆婆心里也无比郁闷,我也不想求饶啊,我也不想低头啊,可不求饶,迟早被这小子踹死啊。

  “服了就好。”

  叶飞对着熊婆婆笑了笑,随后转身望着高高在上的宋母。

  他跨出一步,气势一变,整个人生出俯瞰众生的气魄。

  “阿姨,我已经用实力证明,我可以保护红颜了。”

  “所以请你不要再为难她了。”

  叶飞的声音很淡,很轻:“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不希望她屈辱,不开心,哪怕这个人是她母亲。”

  “而且宋家再大的困难,只要家人齐心,就一定能熬过去,不需要牺牲红颜。”

  面对叶飞的逼视,宋母下意识退后了一步,她发现眼前小子的气势实在太犀利。

  她很是不舒服,这气息,是她父亲才该有的。

  这一刻,她觉得叶飞有些让人看不透了。

  可是宋母没有就此妥协:“年轻人,你是有点能耐,我小看你了。”

  “可是你也要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你能击败熊婆婆,在你看来,可能很了不起。”

  她想要挣回一点颜面:“可你要知道,熊婆婆在南陵,根本排不上号。”

  叶飞保持着平静:“排得上号的,我一样抽。”

  “不知天高地厚,等你去了南陵,去了龙都,你就知道自己的自大可笑了。”

  宋母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再说了,你身手不错,可你没背景没权势没人脉,你走不了多远的。”

  “招惹了宋家,你日子会更加难过。”

  她提醒一句。

  “背景、权势、人脉,都跟我和宋红颜在一起没关系。”

  叶飞淡淡一笑:“阿姨,我可以明确我的态度。”

  “想要我从你女儿身边滚远一点,除了红颜有这个资格让我滚蛋,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要求我。”

  “哪怕你是她的母亲,哪怕什么郑俊卿。”

  “我也不会让红颜受到委屈。”

  他态度很是坚决。

  宋母望向了宋红颜:“你确定不跟我走?

  确定任由这小子羞辱你母亲?”

  宋红颜脸色苍白,却坚定出声:“妈,我不会跟你回去。”

  “我在中海很开心,回去南陵,我会枯萎的。”

  “至于宋家的危机,几十年了,宋家发展几十年了,还怕一个从苗疆大山出来寻仇的泼妇?”

  “宋家足够对付她们母子,为何非要跟郑家联手呢?”

  “再说了,郑家主出了名的笑里藏刀,咱们跟他合作无异与虎谋皮。”

  她出生哀求:“妈,你就放我一马吧”宋母眸子变得如霜清冷,知女莫如母,女儿性格跟她一样倔强,所以她没有再劝告女儿。

  宋母转而望向了叶飞:“今天,我带不走红颜,我认栽。”

  “可我依然要告诉你,你配不上我家红颜,你奋斗一辈子,也入不了我宋家的门。”

  “年轻人,好自为之吧。”

  随后,她向熊婆婆她们偏头:“走!”

  宋母转身向电梯走去,高跟鞋得得敲地,散发着愤怒和憋屈。

  这是强势的她,罕见地选择妥协。

  关键是向一个学中医的小子妥协!宋母感觉实在耻辱。

  可她又没有权利选择。

  熊婆婆都被叶飞踹跪了,中海又不是自己地盘,她还能怎样呢?

  十分钟后,宋母带着熊婆婆一伙来到楼下,钻入一辆防弹的黑色保姆车。

  她掏出手机,打出一个电话:“帮我查一个人,我女儿的男人”“他叫叶飞!”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