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三百四十五章带泥的萝卜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叶飞这话,全场一寂。

  “叶飞,你什么意思?”

  柳月玲俏脸一变,柳眉一竖:“宗元跟你握手,是给你面子,你不握就不握,说人家有病干什么?”

  李末末也是不满,觉得叶飞是嫉妒,看到她跟王宗元在一起,就失去理智污蔑他。

  李大勇打着圆场:“叶飞说错了,他不是这个意思”“我有病?”

  “小子,你胡说什么?”

  王宗元冷笑一声:“看在叔叔阿姨的份上,我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不然我撂一句话在这里。”

  “在南陵市,你别说发展了,连保安你都干不了。”

  他很是傲然。

  柳月玲也板起了脸:“叶飞,快向宗元道歉,他不是你能得罪的,王家也不是你招惹得起的。”

  “你让宗元生气了,你在南陵市混不下去,到时可别怪叔叔阿姨没帮你。”

  她很是厌烦看着叶飞:“快向宗元对不起。”首发..m..

  几个娇艳女人也戏谑望向叶飞,觉得乡巴佬这样哗众取宠,实在荒唐可笑。

  “你身上有梅花暗病,虽然你吃药克制,但它还是在折磨你。”

  叶飞盯着王宗元冷笑一声:“跟你握手,搞不好就会传染。”

  暗病?

  传染?

  柳月玲他们惊呼不已,李末末也一愣,本能挪开一步。

  “梅花暗病?

  你怎么知道”王宗元下意识喊道,随后慌忙掩饰:“你才有暗病呢,你全家都有暗病,小子,你诅咒我,你”“别狡辩了。”

  叶飞手指一点地面一个盒子:“就算你咬死我胡说八道,你又怎么解释你掉落的阿奇霉素片呢?”

  “这可是主治梅花暗病的药物呢。”

  王宗元闻脸色巨变,下意识俯身去捡盒子,但很快又直立起腰身:“这不是我的”“这不是我的”咬牙切齿。

  叶飞淡淡一笑,没有再说话。

  柳月玲他们也沉默了下来,大家都不是傻子,尽管没有直接证据,但王宗元反应说明了一切。

  李末末低着头又退了两步。

  几个客人还拿出湿纸巾,死命的擦拭着双手。

  柳月玲嘴角牵动不已,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把王宗元送的礼物放在桌上。

  王宗元无地自容。

  “叔叔,阿姨,请你们相信我,我真没有病。”

  “小子,你污蔑我,你等着。”

  王宗元手指一点叶飞,色厉内荏吼叫一声,随后就转身离开了厢房。

  脸皮再厚,也不能不走了。

  柳月玲喊叫几声却没追赶,随后把怒火对准叶飞:“你看你,把宗元气跑了,你真是一个扫把星。”

  “怎么说话的?”

  李大勇一拍桌子:“是那小子有暗病被叶飞看穿,你怎么冲叶飞发起火来?”

  “你应该感谢叶飞,不是叶飞,咱们今天就跟他同桌吃饭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看不惯妻子的嘴脸:“到时被感染,就什么都完了”话还没说完,他还咳嗽起来,脸上红的跟虾一样,呼吸也很是急促。

  叶飞担心地看着李大勇,发现他血压有点高。

  柳月玲胡搅蛮缠:“宗元是正经人家孩子,还是公司高管,能有什么暗病?”

  “他跑掉,还不是叶飞污蔑?”

  “总之,我不喜欢他留在我们家。”

  “你要是敢收留,我就带末末离开。”

  厌烦叶飞的她直接撕破脸皮。

  李大勇也来了脾气:“叶飞是我侄子,我不照顾他谁照顾他?”

  “我不仅要带着叶飞好好游玩南陵,我还要安排他进我公司帮忙,住我刚买的东湖别墅。”

  他一直秉承做人不能忘本,所以不管叶飞能力如何,他能帮一定要帮。

  “好啊,好啊,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

  “我就知道,叶飞来南陵不是纯粹游玩,是打着旅游幌子投靠你的。”

  柳月玲怒极而笑,她已经作出判断,叶飞来南陵是沾他们一家光的。

  沈碧琴两口子不好意思过来占便宜,就唆使叶飞过来打他们李家主意,还真是狼子野心。

  “投靠我怎么的?

  我是他叔,扶他一把又如何?”

  李大勇一拍桌子:“当年我们没饭吃,还不是他们分一口?”

  “我们来南陵打拼,还不是他们给路费?”

  他看不惯妻子的势利眼。

  “李大勇,你脑子进水是不是?”

  柳月玲一点都不给柳大勇面子:“以前那点恩,那几千块钱,你记到现在?”

  “而且你当我不知道,你这几年,时不时都给叶飞他们家赚钱,少则一千,多则三万。”

  “几年下来,大大小小有一百万,一百万,还五千块的恩,还不够吗?”

  她恨铁不成钢:“他们已经吸了那么多血,还想怎么样?”

  “你偷看我转账记录?”

  李大勇怒不可斥:“那你怎么不看转入记录?

  我转给叶家的每一笔钱,他们全转回来了。”

  李末末皱起眉头,对叶飞又生出一丝反感,觉得是他导致了父母吵架。

  叶飞也不想李家内讧,站起来制止李大勇和柳月玲吵架:“李叔,柳姨,你们别吵了。”

  “都是我的错。”

  “李叔,我来南陵市早有安排,也有落脚处,所以我就先不麻烦你了。”

  “等我哪天实在困难了,我再找李叔帮忙。”

  “我今天过来这里,主要是想见见李叔你们,看看你们身体情况,另外送份礼物表表心意。”

  “现在,我见到你们,心满意足了,我也该走了。”

  “李叔,很高兴再见到你,这是我一点心意。”

  叶飞把朱长生送的人参,借花献佛放在李大勇面前。

  随后,他摆摆手离开厢房。

  这么干脆?

  李末末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故意高冷的“叶飞,叶飞”李大勇见状忙向女儿喊道:“末末,快去把叶飞叫回来,人生地不熟的”“去什么去?”

  柳月玲喝出一声:“人家早有安排,你去搅合干什么?”

  李末末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在椅子上没动。

  人家故意摆架子引起自己注意,自己凑上去岂不中了他的圈套?

  何况他留在李家会让父母鸡犬不宁。

  李大勇愤怒不已,想要起身去追叶飞,可看到客人都在,只能停下,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看到叶飞走了,柳月玲收敛情绪,鄙夷扯过叶飞盒子打开:“见面礼?

  乡巴佬能买啥见面礼?”

  “哈哈哈,萝卜?”

  “这见面礼还真是够特殊,够有意义,也够新鲜啊。”

  “李大勇,你对他们一家那么好,他过来见你却拿一颗萝卜给你,上面的泥土都还没洗干净。”

  “晚上我买点牛肉炖给你吃,让你好好感受一下家乡情。”

  柳月玲拿着人参阴阳怪气娇笑起来:“真是土包子,奇葩。”

  “咯咯咯”几个娇艳女客人也跟着笑了笑,俏脸都有着浓郁蔑视,第一次见到拿萝卜做见面礼的。

  李末末也是微微失望,叶飞啊叶飞,你好歹拿点土鸡蛋或水果啊,拿一颗萝卜算怎么回事?

  “啪”柳月玲把人参往角落一丢,一副说不出的嫌弃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