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三百五十五章浪漫的代价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钟天师,谢谢你了。”

  此刻,袁月蓉正带着一群人向钟天师道谢:“姐夫,我都说了吧,我请的钟天师,可是得道高人,我姐这次绝对没事。”

  她向朱长生邀功:“而且我相信,钟天师一定可以彻底除掉邪魔。”

  几个娇艳女人也都一脸炽热看着钟天师,她们最喜欢这种有能力有魅力还神秘的男人。推荐阅读sm..s..

  “钟天师,谢谢你了。”

  朱长生也扬起笑容,握着钟天师的手表示感谢。

  他原本不抱什么希望,这些日子,太多医生和天师无功而返了,谁知钟天师却轻易安抚了妻子。

  要知道,以往她一发病,没有几个小时停不下来,打麻醉针都没有用。

  他想让叶飞看一眼的心思散去,正如小姨子所说,叶飞医术过人不假,但玄术却未必精通了。

  得到朱长生的肯定,钟天师哈哈大笑,用力晃动双方的手:“朱先生客气了,举手之劳。”

  “我三岁就跟我师父学风水相术,十三岁就道士下山打拼天下。”

  “几十年过去,不敢说神州无敌,但整个江南,我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

  “夫人这病,不过是身处阴凉之地,怨气入身,导致神识错乱。”

  “一句话,树太多,水太多。”

  钟天师对着朱氏庄园指点江山。

  “原来如此。”

  朱长生恍然大悟,随后问出一句:“大师,那我夫人的病,能断根不?”

  “当然可以。”

  “等我休息一下,恢复体力,用五雷轰顶之术,轰朱夫人三次,再喂驱邪药丸一粒,夫人就能好。”

  钟天师轻轻抚摸着山羊胡:“放心吧,日落之前,朱先生一定能见到一个生龙活虎的朱夫人。”

  “谢谢大师,只要你能让我夫人恢复正常,多少钱,多少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朱长生向钟天师作出保证,现在他的毒素化解了,如果夫人再正常,小两口日子又会变得浪漫甜蜜。

  “姐夫,放心,大师一定会尽力的。”

  袁月蓉娇笑一声:“咱们先让大师歇息一下吧,他刚从外地赶赴过来,很辛苦的”这时,朱静儿见状迟疑一声:“干爹,要不要让叶神医也看一看?”

  袁月蓉闻柳眉一竖:“开什么玩笑,我姐是中邪,是医生能看得了的吗?”

  “再说了,我姐现在好不容易安静,一旦你们乱来坏了钟大师的心血,到时找谁负这个责任?”

  “朱静儿,别没事找事,快带着你神医走吧。”

  她俏脸冷冽:“我姐的病不用你操心。”

  朱静儿没有理她,只是望着朱长生:“朱先生,叶神医来都来了,不在乎这几分钟”“一个毛头小子懂什么?”

  钟天师也不屑看着叶飞,朱静儿的行为,让他很不爽,明显说他还不如一个赤脚医生。

  “我今天撂话在这里,朱夫人的病我能解决,如果朱先生让其他人看,那就是对我的不信任。”

  “我马上收拾东西走人。”

  “只是朱夫人出了什么后果,你们可不要怪我没提醒。”

  这是在逼宫,朱长生劝了几句,却没有半点用处。

  钟天师执意要他做出决定,他和叶飞,只能信一个,这是茅山高人的尊严!“叶神医,我夫人的情况,还是跟病不一样的。”

  朱长生神情犹豫了一下,他知道叶飞医术厉害,可玄术这种事,钟天师更有本事。

  他觉得钟天师靠谱一点:“还是交给钟天师吧。”

  “听到没有?”

  袁月蓉俏脸嫌弃:“相术风水这些东西,不懂就不要指手画脚。”

  “朱夫人不是简单邪气入侵,她是神魂被侵害,身体有恶灵掌控。”

  叶飞落地有声:“她现在的安静,不是因为钟天师厉害,而是溅射到狗血压制了一下。”

  “等恶灵适应之后,她就会重新发作,到时印堂发黑,七窍流血,手脚力大无比,还凶残成性。”

  “凡是靠近者,都会有生命危险”“这个重新发作时间,很可能是黄昏之后。”

  “阳气散去,阴气大盛,恶灵胆子也变得。”

  叶飞看了一眼时间:“现在不赶紧除掉,黄昏后会很麻烦。”

  “小子,别胡说八道,朱夫人是我弄睡的,哪是什么狗血压制?”

  钟天师闻大怒:“我告诉你,别说黄昏后,就是半夜后,朱夫人也不会有事。”

  “只要我待会五雷轰顶一番,再喂给朱夫人一颗驱魔丸,朱夫人就能断了病根。”

  他手指点着叶飞喝道:“你不懂就滚蛋,别玷污我的专业”“得了,叶飞,别再自以为是。”

  袁月蓉一脸不屑:“你当我不知道,你想这样危耸听骗取我姐夫好感?”

  几个艳丽女人也冷眼看着叶飞,觉得他这样哗众取宠,好像是故意引起她们注意。

  “朱先生,我该说的已经说了,具体怎么办由你决定。”

  叶飞望着朱长生开口:“只是我要告诉你,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放肆!什么天堂,什么地狱,你在这咒谁呢?”

  没等朱长生说话,袁月蓉面带狰狞怒骂一声:“给我滚出去。”

  “叶神医,你话有点重了。”

  朱长生脸色也不由一沉,背着双手,满脸不悦,妻子情况好转,却被叶飞说的危在旦夕。

  叶飞一叹:“朱先生,我说的是实话,不在黄昏之前医治,黄昏之后,一定会死人的。”

  “滚蛋,有钟天师在,别说我姐不会病发,就算有什么不对劲,钟天师也能解决。”

  袁月蓉一脸傲娇:“大师可是茅山弟子,哪是你能相比的?”

  “你才滚蛋呢。”

  朱静儿俏脸一寒:“钟大师心胸狭窄,让叶神医诊脉都逼宫,能是什么高人?”

  “闭嘴!怎么说大师的?”

  朱长生脸色一板,指着朱静儿喝道:“给我滚出去,别在这咋咋呼呼,影响你干妈睡觉。”

  他这哪是在骂朱静儿啊,分明是在骂叶飞。

  虽然朱长生对叶飞印象不错,也觉得他医术过人,但是这不代表叶飞就能随便咒自己的老婆。

  而且他觉得叶飞有点自大。

  你医术厉害,风水相术未必能行,干吗质疑钟大师呢?

  搞得全世界就你厉害一样。

  小伙子还是年少轻狂啊。

  “朱先生,你不相信我没关系,只是你希望部署妥当点,少死几个人。”

  “另外说一下,朱夫人和你之所以一个重病一个失心疯,缘由不过是为你们当年浪漫埋单。”手机端sm..

  叶飞语瞬间尖锐:“满山的梧桐,满池子的锦鲤,这浩大工程应该挖了不少人祖坟吧?”

  朱长生脸色巨变。

  “告辞了!”

  叶飞也不废话,转身离开了朱家,只是出门时,他望了一眼天空,摇摇头。

  朱静儿这时追了出来道歉:“叶神医,对不起,我干爹关心则乱失去判断力”“不关你事。”

  叶飞神情犹豫了一下,随后拿纸笔画了一张符给她:“拿着,有事丢出去,你可以自保一命。”

  接着,他就离开了朱氏庄园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