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三百六十章血医门初现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哪里跑?”

  叶飞拿着将军玉追了上去。

  朱夫人跑得更快。

  两人顷刻火力全开,绕着后山的花圃和假山追逐起来。

  “叶飞这么可怕?

  吓得邪魔都害怕了?”

  “不可能,不可能,他只是一个小医生啊!”

  袁月蓉他们完全目瞪口呆,怎么都没有想到,大杀四方的朱夫人,会被叶飞追得满山跑。

  而且还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明明她才是中邪的那个啊。

  不仅朱长生无法理解,钟天师也是呆愣不已。

  看看自己的伤残,再看看叶飞的风光,他脸上涌起了一股羞愧。

  差距太大了。

  朱夫人一边跑也一边郁闷,她其实也不想跑的,甚至还想把叶飞也撕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叶飞一出现,她就感觉到一股碾压窒息感。

  钟天师他们能够感受到她身上煞气,她也同样能够感受到叶飞的杀意。

  所以刚刚还气势如虹的她,现在只希望能甩掉叶飞躲起来,不然今晚很可能就烟消云散了。

  “还跑?”

  看到朱夫人跑个没完没了,叶飞怒了,拿着将军玉吼出一声:“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手机端sm..

  他握着将军玉的拳头对着朱夫人猛地轰出:“破!”

  一道只有叶飞能看到的红光冲了过去,像是利箭一样打在朱夫人背后。

  朱夫人惨叫一声,直挺挺跌入假山后面。

  “你们不要过来添乱。”

  叶飞制止朱静儿他们帮忙,脚步一挪又冲到朱夫人面前。

  他对着挣扎起身的朱夫人又是一拳。

  朱夫人又是一声惨叫,重重摔回了地上,神情很是痛苦。

  叶飞没有停歇,直接一脚踩在朱夫人肚子。

  朱夫人肚子一痛,嘴巴也止不住张开。

  “扑”先是,两根白皙指头喷了出来,掉在地上,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接着,又是一大股煞气从口腔冒出。

  漆黑如墨,形状飘忽,好像一个身穿阳国服饰的武士。

  他凝聚成形,随风要跑。

  叶飞猛地张开掌心血玉,顿时亮起一片图符和文字,直接罩住了阳国武士。

  对方无声咆哮,死命挣扎,叶飞脑海好像也多了一道声波:“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低贱人,我是犬养大将,你敢动我?”

  “血医门一定会弄死你,一定会弄死你”它怨气冲冲,宛如困兽,好像要把叶飞撕碎。

  叶飞也不管是对方反应,还是幻觉,看着阳国武士冷笑一声:“狗娘养的还敢挑衅本神医?

  死。”

  叶飞忽然一握将军玉。

  嗖的一声,图案和文字利剑一样落下,直接把阳国武士穿成千疮百孔。

  随后,血玉一吸,把戾气和煞气肆意吞噬。

  阳国武士绝望地魂飞魄散。

  叶飞看到黑气只剩一缕,就忽然一沉血玉停止诛杀。

  那缕黑气瞬间飘飞,随风逃入漆黑夜里。

  三魂七魄,只残留一魄。

  “跑吧,跑吧,跑回去了,我才能更好的把你挫骨扬灰。”

  叶飞嘴角勾起一抹戏谑,随后小心翼翼收好血玉,抱起朱夫人,从假山后面走出来:“邪魔已经被我赶走了,我现在给夫人针灸治疗。”

  叶飞向朱长生他们微微偏头:“给我准备一个安静环境。”

  朱长生见状欣喜若狂:“快,快,快请叶神医去厢房。”

  朱静儿他们忙把叶飞领去一个安静厢房。

  此刻,就没有一个人质疑叶飞,能把朱夫人撵得满山跑的人,哪是钟天师那种半桶水能比?

  高人,绝对高人。

  叶飞把朱夫人放入厢房病床,随后也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拿着针灸施展六道伏魔针法。

  足足一个小时,叶飞才走出厢房,写了一张安神药方给朱长生:“按照上面抓药,然后一天三次,连喝一个星期,朱夫人就会没事。”

  “朱先生如果担心的话,现在可以进去看看朱夫人,聊个十分钟还是可以的。”

  他还顺手接过朱静儿的茶水咕噜噜喝完。

  朱长生闻欣喜若狂,马上带着医生进去病房,十分钟后,他满脸激动走了出来。

  经过一番检查,医生判定妻子身体机能正常,精神状态也达到良好。

  也就是说,他的女人重新回来了。

  “谢谢叶兄弟,谢谢叶兄弟,今晚不仅帮了我大忙,还解决了我的心头痛。”

  朱长生把药方交给朱静儿去处理,随后握着叶飞的手死死不放:“这是再造之恩,请受朱长生一拜。”

  他也不顾忌一堆亲信在场,对着叶飞毕恭毕敬一拜。

  “举手之劳,朱先生客气了。”

  叶飞一把挽住朱长生手臂笑道:“只是如果你早点相信我,今晚就可以少受这一劫了。”

  “啪啪!”

  朱长生干脆利落,又给自己两巴掌:“叶兄弟,是我猪油蒙心,对不起。”

  叶飞笑了笑:“也不能全怪你,钟天师也不算骗子,只是水平差了一点。”

  “哼,该死的东西,差点害死整个朱氏山庄。”

  朱长生扭头望向重伤的钟天师喝道:“来人,把钟天师给我丢出去,以后再在南陵活动,废了他。”

  他原本想要就地毙掉,但今晚死伤太多,又不想再沾鲜血。

  几个朱氏保镖朗声回应:“是!”

  他们动作利索把钟天师抓起来,然后走向冷风徐徐的大门。

  钟天师歇斯底里喊叫起来:“朱先生,饶命啊,饶命啊,给我一次机会吧。”

  他现在这个样子,断臂,重伤,被丢出去,百分百会死在外面,因为没有人敢得罪朱氏给他医治。

  “袁小姐,帮我求求情,帮我求求情啊。”首发..m..

  “我对朱夫人真没有恶意的,我真是茅山子弟啊,帮帮我”半天前,钟天师有多么狂傲,现在就有多么卑微。

  袁月蓉这次不敢说话了,低着头装作没听到。

  “朱先生,这钟天师确实可恶,不过他更多是学艺不精。”

  叶飞忽然冒出一句:“给我一点面子,放他一条生路吧,毕竟夫人刚好,需要积德。”

  “一切叶兄弟说了算。”

  朱长生也没有废话,对着保镖话锋一转:“送他去附近医院治疗,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晃荡。”

  “谢谢朱先生,谢谢叶神医。”

  绝处逢生,钟大师欣喜若狂,对着叶飞连连喊道:“叶神医,我会记住你恩情的,我会记住的”他对叶飞发自心底的感激,对于叶飞来说,只是轻描淡写两句,对于他来说却是捡回一条小命。

  朱氏保镖没让他叫喊太久,提着他丢入车里离开。

  钟大师消失后,朱长生望向了袁月蓉。

  袁月蓉眼皮直跳,随后走上来对叶飞开口:“叶神医,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请你多包涵。”

  朱长生声音一沉:“不够!”

  “啪啪”袁月蓉咬牙给了自己四个耳光:“叶神医,我错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