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三百六十一章挫骨扬灰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没事,事情过去了。”

  看到袁月蓉认错,叶飞淡淡一笑,随后抓过她被咬断的指头,拿着银针刺了几下。

  “我替你稳住了伤势,还让伤口神经迟缓愈合。”

  “你去把断指找回来,去医院做手术驳接,还是能恢复七成灵活的。”

  他提醒一句:“对了,你的断指在假山后面,朱夫人刚才吐出来了。”

  袁月蓉的剧痛瞬间消散,鲜血也不再流淌,她微微一怔,随后欣喜若狂:“谢谢叶神医,谢谢。”

  她对叶飞的抗拒和不满全部消散,除了叶飞鬼神莫测的能耐外,还有就是那一份宽容之心。

  她都做好残疾一生的准备了,结果峰回路转又能接回断指,袁月蓉对叶飞无比感激。更新最快s..sm..

  她发誓,她要从自己的拍卖行,找一件贵重礼物送给叶飞。

  叶飞挥挥手:“别耽误了,去找手指吧。”

  “明白。”

  袁月蓉转身跑去后园找自己指头。

  看到叶飞露出这一手,朱长生对叶飞更加佩服:“叶神医真是妙手回春啊。”

  朱静儿也傲娇哼了一声:“那是,我说叶医生厉害,你就是不信。”

  “哈哈哈,胳膊肘往外扭了?”

  朱长生大笑了起来,拍拍朱静儿的脑袋:“对,对,干爹错了,以后我一定无条件相信叶兄弟。”

  叶飞笑了笑:“混口饭吃。”

  “你这本事,哪是混口饭吃那么简单,你完全有资格当一个国师。”

  朱长生给予叶飞高度的肯定,随后又亲自给叶飞倒了一杯茶:“叶神医,我和我太太这么倒霉,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难道真跟那些坟墓有关?”

  “可静儿他们又怎么会没事?”

  他眼里有着困惑。

  “当然有关,那些坟墓虽然被你弄走,但是多年残留的阴气没有散去。”

  “而你又种一山梧桐和养一池子鲤鱼,更加把这些阴煞之气困住和堆积。”

  叶飞简单解释:“梧桐,吸收的能量来自于阴土,锦鲤,游荡的水中有阴气渗透。”

  “久而久之,它们就会成形,原本无关紧要的阴气,也会变成扰人心神的煞气。”

  “这些煞气几乎集中在梧桐和池子,你们常年累月赏树摸鱼,煞气就会不断侵入身体。”

  “苗蛛对阴灵之气很敏锐,所以碰到你这个携带者,它就本能咬你一口。”

  “朱夫人更是因为身体羸弱,被邪魔上身搞出今天一出。”

  “朱小姐她们比较少接触,因此身体比你们好,但长久下去也一定会出事。”

  他笑笑:“你就这样想吧,树多,水多,还是阴葬之地,哪怕跟鬼神无关,细菌也比别的地方多。”

  “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朱小姐和保镖他们虽然没有大病,但小痛小病却经常发生。”

  叶飞望向了朱静儿他们。

  朱静儿等人连连点头,正是如此,他们十天半月就会感冒发烧,或皮肤过敏。

  “明白了,明白了,谢谢叶兄弟提醒。”

  朱长生恍然大悟:“叶兄弟,我太太好了之后,我带她离开这里,病情是不是不会再反复了?”

  叶飞轻轻点头:“暂时还是不要住这里了,不过也不用废弃,我可以帮你改造一下。”

  “只要引风入岸,流通空气,再聚阳杀煞,除掉阴气,你们就能继续住。”手机端sm..

  他看得出朱长生舍不得这里。

  朱长生闻更是大喜:“那就谢谢叶兄弟了。”

  “对了,还要做一件事。”

  叶飞一口喝完茶水:“天亮后,聚集人手,再跟我挖一次坟”朱长生一愣,不知何意,不过还是干脆点头:“一切听叶兄弟的。”

  现在的他对叶飞听计从。

  天亮之后,朱长生按照叶飞吩咐,调来一部破碎机和三部挖土机。

  叶飞重新打开血玉,在朱氏山庄转悠了起来,一个小时后,叶飞停在了锦鲤池子。

  池子狭长,宛如一支长箭,穿过着整座朱氏建筑。

  叶飞来到箭头一端,这里有一个温泉,是朱夫人常年浸泡和嬉戏之地。

  叶飞微微偏头:“抽水,挖开。”

  池子很漂亮,破开很舍不得,但朱长生依然大手一挥开工。

  两个小时后,箭头池底这一截的水被抽干,破碎机和挖土机马上工作,轰隆隆击碎池底往下面挖。

  瓷砖被挖掉,混凝土被挖掉,石头被挖掉,口子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下,很快就有三米深度。

  叶飞和朱长生安静等待。

  三个小时后,挖土机突然大喊一声:“挖到东西了。”

  朱长生他们靠了过去,让挖土机继续扩大战果。

  没有多久,他们视野就多了一副棺材。

  钢铁浇筑的棺材,上面还缠着很多红绳,只是绳子已经腐烂,棺木也缺了角,俨然是常年潮湿所致。

  棺材盖子还刻着一朵黑色樱花。

  很妖艳,很诡异,看着会让人头晕。

  朱静儿他们见状惊讶不已,本以为当年就挖光了坟墓,没想到这里还藏着一副棺材。

  “一个埋了大半个世纪的武士,准确的说是什么随军医生,死后被高人封在这里,无法投胎转世。”

  “没机会轮回,自然怨气十足,恰好遇见你们在这里种梧桐建水池,把他缠绕的红绳和棺木腐蚀。”

  “他就得到机会出来害人了。”

  叶飞向朱长生淡淡解释:“不过束缚太久还不强大,所以只能钻朱夫人的空子。”

  朱静儿他们听得一片恍惚,完全颠覆了多年科学认知。

  朱长生眼皮一跳,低声问道:“叶老弟,现在该怎么处理?”

  “哐当”一片沉寂中,叶飞跳了下去,直接一脚踢飞棺盖。

  一股沉闷气息瞬间冲天而起,一具庞大尸体也露了出来。

  年代虽然久远,但肉身却没完全腐烂,面孔也能辨认。

  正是犬养大将。

  他的右手还摆着一个医药箱,箱子上面写着血医门三个字。

  阴风一吹,犬养眼睛好像微微睁大。

  “瞪你大爷。”

  叶飞手起斧落,一把砍了他脑袋:“来人,烧了!”

  与此同时,远在阳国的某处灵牌咔嚓一声碎裂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