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三百六十六章我给你写下半部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飞把唐琪琪送回剧组酒店后,就开车回飞了别墅。

  沈东星送的布加迪威龙还被他丢在如意酒店,所以叶飞暂时开着佣人专门买菜的宝马。

  车子性能还不错,只是经过湿地公园时,他却差一点撞飞一个人。

  前方岔口,跌跌撞撞冲来一人,然后一头栽倒在他车前,叶飞下车一看,发现一个独臂男子倒地。

  他靠过去把对方翻过来,却讶然出声:“钟天师?”

  眼前浑身是血的男人,正是叶飞昨天打过交道的钟天师。

  只是他被朱氏保镖送去医院治疗了,怎么会身受重伤倒在这里?

  而且看他面色乌青好像中了毒素。

  尽管叶飞想不通,但还是把他搬上车,然后抬回飞龙别墅治疗。

  叶飞把钟天师放在客房,打来热水给他擦拭,发现除了朱夫人留下的伤痕外,身上还有几十处抓伤。

  而且这些伤痕不是外人留下的,是钟天师自己抓出来的。

  接着,叶飞发现他胸口伤势最严重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皮肤底下游走,让昏迷的钟天师痛苦更甚。

  叶飞伸手一把脉,随后脸色巨变:中蛊了!他没有再浪费时间,拿出银针迅速给钟天师治疗。

  十五分钟后,等叶飞落下最后一针,钟天师身子一颤,他不受控制一挺胸膛,随后吐出一大蓬黑血。

  同时,一个火红虫子弹射起来,直取叶飞的咽喉。

  叶飞早有准备,银针猛地刺出,把火红虫子钉在了桌子上。

  叶飞正要看个究竟,却见被破坏的虫子腾地燃烧,火焰不仅极其刺眼,还无比地霸道。

  它把虫子烧了一干二净,银针也被烧成一堆渣,就连玻璃茶几都被灼出一个洞。

  那种感觉,好像是熔化的钢水击穿。

  “我靠!”

  叶飞止不住骂了一声粗口,幸亏自己没有用手指去夹,不然以后怕是要少两根指头了。

  接着,他微微皱眉,谁跟钟天师这样深仇大恨,下这么狠毒的手?

  “咳咳咳”钟天师也很顽强,叶飞帮他解蛊不久,他就晃悠悠醒了过来,还本能伸手去摸胸口。

  叶飞一把按住他:“别动,蛊毒被我化解了,你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但伤口还没上药。”

  蛊毒解了?

  钟天师看到是叶飞先一愣,闻后则欣喜若狂,他闭上眼睛检查一遍,接着激动无比:“真好了,真好了。”

  他绝望的眼睛有了光泽,只有承受过那份折磨,才知道现在的正常是多么可贵。

  叶飞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拿起银针和消炎药给他处理,让他外伤不会再恶化。

  “钟大师,你这伤怎么来的?”

  叶飞一边治疗,一边好奇问道:“谁给你下蛊啊?”

  这个世界蛊毒虽然没有消失,但双方如非深仇大恨,那些人是不会下这种毒手的。

  毕竟一旦用蛊,就意味着你死我活,也容易受到各方的谴责。

  “叶兄弟,你才是大师,我就是一个渣。”

  钟天师连连摆手回道:“你叫我钟十八好了,大师真的不敢动。”

  他虽然学艺不精,但还是有廉耻之心,知道自己跟叶飞差距巨大,所以被称大师浑身不自在。

  叶飞一笑:“行,钟大哥,你什么生死仇人找上门来了?”

  “我行走江湖就是混口饭吃,见风使陀,看人脸色,和气生财是我准则,哪有什么生死仇人?”

  “被人下蛊”“是我在医院治伤散步时,发现一个智商只有十几岁的大傻子,跟一群做物理康复的小朋友玩耍。”

  “玩累了,他就抓草地的虫子吃,还给其他小朋友喂蜘蛛。”

  “我一时按捺不住喝止,结果对方冲上来跟我干架。”

  “我躲了他几次,他还不依不挠,还要给我也喂虫子,我就直接给了他一巴掌。”

  “他当场大哭,然后就一个黑衣老妇现身”说到黑衣老妇时,钟天师还止不住颤抖了一下,脸上带着一股子畏惧,显然对老妇极其忌惮。

  “我一看那黑衣女人,我就知道对方不简单。”

  “我当时就丢掉轮椅跑路,还一口气跑出了医院,我以为没事了,可就在这时,身体莫名一痛。”

  “然后我的肚子就翻江倒海了。”

  “我知道我中招了,也知道医院救不了我,就想找个僻静之地自救。”

  “谁知还没躲入湿地公园,蛊虫就在我身体肆虐,折磨的我连自杀力气都没有”钟天师把自己情况全部说了出来,脸上还带着一股子心有余悸。

  “大傻子?

  黑衣老妇?”

  叶飞微微皱眉,感觉这组合怎么有点熟悉?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个黑衣老妇,你只要看一眼,你就终生难忘。”

  钟天师向叶飞描述着黑衣老妇:“那感觉,怎么说呢活死人,对,活死人。”

  “她虽然活着,举动跟正常人没两样,但身上感觉不到半点生气。”

  钟天师眼皮直跳:“比电视上的丧尸还要诡异。”

  “活死人?”

  叶飞眼睛微微眯起,随你呢喃一声:“莫非是苗凤凰?”

  可她不是十八号才会到南陵复仇吗?

  “行,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

  叶飞收敛念头对钟天师开口:“身体好了再出去。”

  “扑通”在叶飞转身时,钟天师从床上滚下来,直挺挺跪在叶飞面前:“叶兄弟,谢谢你两次救命之恩。”

  “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留在你身边做牛做马”钟天师咚咚咚磕头:“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啧,我不用你报答,你不需要给我做牛做马。”

  叶飞轻轻摇头:“你天赋还是不错的,只是心浮气躁,所以导致学艺不精。”

  “你只要认真沉淀三五年,就一定能大放异彩,打下一片自己的江山。”

  他给予钟天师一个忠告:“所以你没必要跟着我。”

  “我也想学好一点出来混,可是我师父只给我留下半部伏魔心诀。”

  钟天师从裤袋掏出半本册子递给叶飞:“我想好好沉淀学也沉淀不了,又不可能散掉全部修为,重新练习其它心诀。”

  “其它心诀也比不上半本伏魔心诀。”

  他的学艺不精,固然有他急功近利的缘故,但也跟死去师父留下的心诀有关。

  半部孤本,决定了钟天师的水平上限。

  “伏魔心诀?”

  叶飞微微一愣,拿过来翻了几下,这跟六道伏魔针法异曲同工啊。

  他张嘴冒出一句:“简单,我给你写下半部”钟天师身躯一震,直接晕了过去叶飞说到做到,半个小时写完下半部分伏魔心诀,然后把昏迷的钟天师提醒交给他。手机端sm..

  而叶飞跑回房间洗澡睡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叶飞一开房门,就见到钟天师直挺挺跪着。

  “拜见吾师!”

  看到叶飞,钟天师瞬间趴伏地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