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三百七十章服不服?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会长?”

  “南陵武盟什么时候冒出一个叶会长了?”

  “如不是会长,薛如意和独孤殇他们怎会这样恭敬?”

  “这叶会长,莫非是跟沈会长之死有关的叶飞?”

  “天啊,这究竟是怎样一出戏?”

  看到叶飞高高在上站在擂台正中,薛如意他们毕恭毕敬问候,全场众人一个个大跌眼镜,难于置信。

  只是众人再有质疑,此刻也只能压在肚子,得到薛如意他们的支持,哪怕是一条狗也能做会长了。

  王诗媛依然呆若木鸡,目光死死看着擂台叶飞。

  陈贝拉也僵直了身体,双腿微微发抖,想要说些什么,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赵坤同样一股子绝望,想到自己对叶飞的叫板,他就脸色苍白,站都要站不稳了。

  几个女伴心中更是惊涛骇浪一样翻滚,手中指甲狠狠刺入掌心,她们却丝毫没有感觉到。

  叶飞,叶会长这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就牵扯到了一起?

  一个是唐琪琪的男朋友,来自某个街道的赤脚医生,平平凡凡,唯一亮点就是有点身手。

  一个是南陵一呼百应的人物,掌控近万子弟,千亿资产,比王东山还要高一截。

  无论是赵坤还是王诗媛都感觉荒唐,可事实却是薛如意他们毕恭毕敬跪拜。

  太不可思议了。

  “你是叶飞?

  你是杀害沈会长的叶飞?”

  短暂震惊后,狂熊最先反应了过来,忍着疼痛喝出一声:“你这凶手有什么资格做会长?”

  话音一落,陈贝拉她们身躯更是一震,小嘴溜圆,什么,前任武盟会长沈千山是叶飞杀的?

  赵坤闻更是扑通一声瘫痪在地。

  王东山身边亲信也都喊叫起来:“杀人凶手,算哪门子会长?”

  “我叫叶飞,没错,我就是很多人眼中,杀害沈千山的凶手叶飞。”

  叶飞目光锐利扫视着王东山他们:“但我也是南陵武盟新一任的会长。”

  “九千岁恼怒南陵武盟人人自私,一盘散沙,所以让我来南陵收拾残局。”

  “我已经得到薛如意她们的支持,就剩下王会长这一脉武盟子弟。”

  “我来南陵整合,只有八个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所以今晚的擂台结果,就等王会长一句话。”

  叶飞落地有声:“服,还是不服?”

  听到叶飞这一句,全场一片哗然,怎么都没想到,叶飞真是杀害沈千山的嫌疑人。

  随后他们又都沉寂下来,叶飞看似温润儒雅,但字眼透射的杀气,却让他们感觉到毛骨悚然。推荐阅读sm..s..

  接着,王诗媛他们还发现,两侧通道不知什么时候关闭了。

  今晚一个搞不好,怕是要血流成河了。

  听到叶飞的话,狂熊昂头怒吼:“薛如意,沈会长是你恩师,是你义父,而叶飞是杀害沈会长的嫌疑人。”

  他提着斧头杀气腾腾:“你带着七千子弟尊他为会长,对得起死去的沈会长吗?”

  不少人被带动情绪,跟着喊叫起来,指责薛如意背叛沈会长。

  与此同时,劲装女子带着六名子弟过来,手持盾牌把王东山保护在里面。

  “武盟有足够证据表明,叶飞跟沈会长之死无关。”

  薛如意干脆利落:“如果叶飞真杀了沈会长,九千岁会让他上位吗?”

  全场下意识安静,很多人的愤怒都消散,是啊,叶飞真是凶手的话,九千岁肯定不会让叶飞做会长。

  “不管叶飞是不是凶手,沈会长就是他打伤的,他始终是我们的仇人。”

  王东山也站了起来附和,看到薛如意没什么反应,又望向沈东星喝出一声:“沈东星,你也要做他的走狗吗?”

  他声音带着怒其不争:“薛如意可以为了利益忘恩负义,难道你也能为了好处认贼作父?”

  他心里其实明白大势已去,可更清楚不摆出强硬态势,让叶飞感觉不好招惹,只怕以后要坐冷板凳。

  “咦,王老头,你好厉害啊,这都被你猜到我的作用。”

  沈东星站出来阴阴一笑:“没错,我是叶会长的走狗,还是最忠诚最凶悍的那一条。”

  “谁敢对叶会长无礼,我就咬死他。”

  说完之后,他还昂起脖子呲牙咧嘴,对着王东山他们汪汪汪。

  看到沈东星没皮没脸的样子,王诗媛她们一阵精神恍惚,又怒又气又无奈。

  怎么都没想到,桀骜不顺的沈大少也跪服叶飞。

  王东山止不住喝道:“沈东星,你真丢沈家的脸。”

  “王老头,说话小心点,我现在是沈氏家主,对我不敬,就是对沈氏不敬。”

  沈东星底气十足:“我这人可没什么底线的,招惹了我,小心你妈你孙子出门被车撞。”

  王东山脸色一沉:“小畜生,你敢?”

  “王会长,别说废话了,也别扣我什么凶手帽子。”

  “如果你对沈会长真忠心耿耿,当初我在中海等了一个月,就不会只有薛如意过来报仇。”

  叶飞背负双手走到擂台前面,目光冰冷俯视着沈东山一伙:“沈东山死后那段时间,你有想过为他复仇吗?”

  “在你心里,恐怕高兴还来不及,只想着怎么尽快上位。”

  他明白沈东山此刻的强硬,不过是想要多点谈判筹码,只是叶飞不给对方平起平坐机会。

  “所以今晚没必要再纠缠沈千山一仇。”

  叶飞一字一句开口:“我只问你,服,还是不服?”

  王东山手指弹飞没点燃的雪茄哼道:“你这杀人凶手做会长,我不服。”

  不管是死磕还是妥协,他都不会轻易服软,不然就失去讨价还价空间。

  “嗖”话刚刚说完,叶飞就出手了。

  他身子看起来很单薄,一阵风都是能够吹倒,可是他一出手,王东山一伙人根本无法抵挡。

  第一掌拍出,三张盾牌掀翻出去。

  第二掌拍出,狂熊连人带斧摔飞。

  第三掌拍出,四名亲信倒地,王东山骇然后退。

  随后,叶飞又踏前两步拍出三掌,他出了三招,王东山却退了八步。

  可是退了八步,他还是躲不过叶飞一只手,无奈之余,抓过一剑一横,拦在自己身前。

  他只望能阻上一阻。

  叶飞手臂一探,一掌绕过长剑,已经拍到王东山的胸前。

  “啪”在王诗媛和陈贝拉她们看来,叶飞出手软绵绵的没有二两棉重。

  可王东山被他一拍之下,却是怒吼一声,鲜血狂喷,凌空跌起,手中长剑也跌飞出去。手机端sm..

  刚刚倒地,一只冰冷的手又捏住他的咽喉。

  “刚才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叶飞看着王东山淡漠出声:“服,还是不服?”

  全场一片死寂。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没见过叶飞出手的王诗媛她们再度震惊。

  她们根本无法相信,王东山在叶飞手里毫无还手之力。

  王东山可是副会长啊,比狂熊还要厉害三分,怎会被叶飞捏狗一样捏住生死?

  王诗媛娇躯一颤,对叶飞彻底震撼,随后冲上去拉住他的手哀求:“叶飞,他是我爹,别伤害他。”

  她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叶飞不为所动,只是看着王东山:“服,还是不服?”

  差距太悬殊了失去谈判筹码的王东山,面如死灰地看着叶飞:“王东山见过叶会长!”

  狂熊他们齐齐单膝下跪:“见过叶会长!”

  大局定!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