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三十八章能再打几下吗?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飞写了一张药方,让韩家人按照上面抓药。

  随后,他亲自留在厨房熬药。

  叶飞发现,生死玉的白芒终于变成三片了。

  “也不知道三片能不能直接救人?”

  在叶飞心里嘀咕的时候,孙圣手走了过来,神情很是局促。

  叶飞望过去笑道:“孙老,怎么了?

  韩老身体有事?”

  “不,不,他好得很,我检查了他身体,脉搏心跳都正常了。”

  孙圣手笑容和蔼:“他吃完热粥还睡着了呢,呼噜震天,叫都叫不醒。”

  “这可是他半个月来第一次睡得那么香。”

  叶飞轻轻点头:“能睡就好,只要他再服我几剂药,他就会彻底没事。”

  “叶兄弟妙手回春啊。”

  孙圣手对着叶飞一阵猛夸:“这个年纪,这种水准,前无古人啊。”

  叶飞闻笑了起来:“孙老,有事直说。”

  孙圣手一怔,不好意思笑了:“看来吹捧也是一门技术,不然随时就会被看穿。”

  “叶兄弟,是这样的,我有个不情之请。”

  孙圣手像是提出无理要求的小孩一样:“您的九宫还阳针法,能不能传授给我?”

  “不,不,我掏钱买,多少钱都行!”

  他脑袋完全低垂了下去:“你开个价?”

  叶飞微微愕然,这老头要学九宫还阳针?

  九宫还阳虽然只有九针,但每一针九变,可以组合出八十一种针法,传一种对叶飞微不足道。

  只是他意外这针法还能卖钱。

  沉默中,孙圣手紧张无比的看着叶飞。

  这种古代的针法,是无价之宝,谁愿意轻易出手?

  但如果他能够学到,不仅自己医术上会精进不少,孙家也会多一个重要传承,甚至压过龙都华光头。推荐阅读sm..s..

  所以他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还是想求一下叶飞。

  “如果不行就算了,是老夫冒昧了。”

  孙圣手满脸通红,说不出的歉意:“叶兄弟多多包涵。”

  “钱什么钱,孙老太见外了。”

  叶飞大笑一声:“我免费教你。”

  “免费?”

  这次孙圣手愣了:“免费传授给我?”

  他无法置信,这可是九宫还阳针啊,能够起死回生啊,随便一卖或开学堂,亿绝对不成问题。

  如果叶飞愿意交易,他可以把回春堂跟叶飞换。

  可就是这样价值连城的针法,叶飞却轻飘飘一个免费。

  孙圣手有点反应不过来。

  “当然免费,医术用来救人,藏着掖着没意义。”

  叶飞落落大方:“来,趁着我还有点力气,我先教你第一针”孙圣手身子打了一个。

  “你爷爷刚刚病好,需要好好疗养一个月。”

  叶飞懒洋洋出声:“这一个月,你就好好服侍你爷爷,下个月,我再找你履行承诺。”

  “记住了,随叫随到。”

  “叶飞,不要太猖狂。”

  韩月双手叉腰:“让我做女仆,你受得起吗?”

  “啪”叶飞又一巴掌打在她腿侧:“什么态度?”

  尼玛!韩月问候叶飞祖宗十八代,今天不仅被叶飞打脸,还打大腿,二十年清白全被他占了。

  “好好履行承诺。”

  叶飞晃悠悠提醒:“不然哪天你爷爷病情复发,你怎么来求我?”

  韩月怒意瞬间消散,虽然叶飞很可恶,但不得不承认,他还是价值巨大的。

  至少没找到其他医生替代叶飞前,她是不能跟叶飞闹翻的。

  “你会被雷劈的。”

  看到叶飞转身,韩月眼睛滴溜溜一转,一脚踹向叶飞的后腰。

  “啪”叶飞身子一闪,躲过这一袭击,接着顺势把韩月拉过来按桌上。

  “啊”韩月要尖叫的时候,一道掌风已经拍在她的身上“啊”身后传来的拍打,让韩月震惊得尖叫了一声。

  她惊慌地忘记要反抗,更多的是难于置信。

  这混蛋太暴力太蛮横了。

  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懂不懂什么叫体贴温柔?

  韩月喊叫了起来:“混蛋,放开我,放开我。”

  “啪啪啪!”

  叶飞一口气打了十八下,随后松开羞怒的韩月:“记住了,这就是冒犯主人的惩罚。”

  韩月左手捂着后面,右手指着叶飞喊叫一声:“混蛋。”

  只是虽然俏脸一副憋屈愤怒,但心底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异样,好像对叶飞恨不起来。

  “叫什么叫?”

  叶飞眼睛一瞪:“还要再打是不是?”

  韩月赶忙退后几步远离叶飞:“混蛋!混蛋!”

  她的俏脸红得都快滴出水了:“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叶飞晃悠悠笑道:“行,我等着!我等你来收拾我!我最喜欢美女来收拾我了!”

  韩月秀眉一扬,便欲再次发怒,却见叶飞熠熠生辉的目光,正盯着自己呢。

  她一阵心虚,双眸下意识躲闪开去。

  但很快又怒目圆睁。

  我是韩月,我是韩家千金,我是千宝集团未来继承人,我为什么不敢反击,不敢反击“我要砍死你。”

  韩月羞怒的四处抄家伙。

  没多久,她手里多了两把菜刀。

  刀光霍霍。

  怒意滔天。

  韩月意气风发:颤抖吧,凡人。

  叶飞轻飘飘一句:“现在这么生气,脑后勺还痛吗?”

  韩月一怔,丢掉菜刀,一摸脑袋,惊讶发现,以前一怒就剧痛的脑后勺,现在只有一抹隐痛了。

  她高兴不已,要知道,这头疼毛病,发作时可是让她痛不欲生。

  “刚才那几下,我不是占你便宜,而是帮你疏通经脉,缓解脑部神经,让你生气时不再头痛。”

  叶飞望着她开口:“这两天,多喝点二十四味,把肝火压下去,你的月事也会恢复正常。”首发..m..

  “至于你的脚伤,就看你表现了。”

  说完之后,开好炉子熬药的叶飞就背负双手走出厨房没走几步,他就听到韩月又羞又怕的声音:“你你还能再打几下吗”叶飞哐当一声摔倒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