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四百零三章你,值得我为难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狼会?

  红狼?

  叶凡微微眯眼,随后又恢复了平静。

  时髦女子样貌还算漂亮,只是妆容过于浓盛,削减了几分天然气质,身上装扮也算及格。

  一件吊带紧身短裙,恰好裹住她婀娜诱人的身躯,犹如第二张皮肤一般紧紧贴服着,把完美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

  十几个人猛男默契站在身后,浑身散发的阴霾气息让叶凡抬头。

  不过他也就是瞥了一眼,随后继续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这是我的位置,我不是很想看到你们。”

  叶凡很是不客气。

  黄院长走了上来,手指一点叶凡:“凌会长,他就是叶凡,就是他让郑署中毒的。”

  叶凡不置可否一笑:“黄院长,什么叫我让郑署中毒,我都道歉了,那是我不小心,再说了,你们有x血清啊。”

  “你们随便给郑署打一针不就行了,至于来找我兴师问罪吗?”

  他能猜测郑盛妆现在的样子,肯定是半死不活。

  看着叶凡玩味的笑容,黄院长差一点气死:“叶凡,别说有的没的,赶紧把解药拿出来,不然你今天就要完蛋了。”

  昨天本来想要占据叶凡功劳,结果叶凡握手一针,让他们功亏一篑,也让郑署中毒,让黄院长对叶凡无比愤怒。

  他们折腾了一个晚上想要解毒,结果都无法让郑盛妆好起来,所幸吃了几颗七星续命丹迟缓了伤势,不然郑盛妆已经挂了。

  因此稳住伤势后,郑盛妆就让黄院长他们来讨解药。

  “解药?”

  叶凡漫不经心开口:“解药就是x血清啊,这也是你和郑署说的啊,难道不是吗?”手机端sm..

  “你”黄院长快要吐血,随后吼叫一声:“小子,现在不是你装疯卖傻的时候,识趣的赶紧把解药给我拿出来。”

  “我告诉你,郑署有什么事,你也有事,你全家都会有事。”

  “我再告诉你,坐在你面前的是天狼商会红狼,凌千水副会长,也是郑署的结拜姐妹。”

  黄院长威胁着叶凡:“你不把解药拿出来,那就是跟天狼商会作对,下场生不如死。”

  明面上无法压制叶凡,只能从灰色地带来敲打了。

  叶凡松松肩膀:“不好意思,没有解药。”

  “不见棺材不掉泪是不是?”

  黄院长怒吼不已:“兄弟们,动他!”

  “住手!”

  在十几名黑衣猛男要一涌而上时,一直沉默的凌千水俏脸一冷喝出两字,制止黄院长他们的冲动和鲁莽。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随后,她望着叶凡淡淡开口:“你就是叶凡?

  我叫凌千水,郑盛妆是我姐姐,今天过来,是想要你给我一个面子。”

  “别为难她,免得给自己不痛快。”

  “还有,解药,我要,功劳,我也要,另外再下跪道歉,事情就过去了。”

  她红唇轻启吐出一个烟圈:“主动一点,你好,我好,大家好。”

  “解药要,功劳要,还下跪道歉?”

  叶凡玩世不恭一笑:“凭什么?”

  黄院长神情一怒:“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对叶凡很是仇恨,如非叶凡捣乱,不肯主动让出功劳,他现在已经是治好百名中毒者的大功臣了,名利双收。

  叶凡看着黄院长开口:“这酒,没兴趣。”

  “没兴趣?”

  凌千水笑容变得尖酸刻薄起来:“口气这么淡定,看来是真人不露相啊。”

  “叶凡,除了朱长生这个靠山外,你还有什么牛叉的来历,摆在我面前让我看一看。”

  “让我看看你是何方过江龙,胆敢在我红狼面前这么风轻云淡。”

  她身子前倾,春光乍泄,却带着一股子冷冽。

  叶凡耸耸肩膀:“我没啥牛叉来历,我就是一个赤脚医生,不过这不影响我看不起我们。”

  黄院长低吼一声:“小子,怎么说话的?”

  黑衣猛男也都纷纷喝叫,一副要把叶凡吞掉的样子。

  凌千水修长手指一挥,制止黄院长等人的蠢蠢欲动,嘴角牵笑:“口气够狂妄,够自以为是。”

  凌千水不置可否的撇撇嘴:“只可惜在我面前没意义,叶凡,我们胆敢过来你,就表示我们不惧朱长生庇护你。”

  “是,他罩着你,我们明面上不敢动你,但暗地里呢?”

  “知道天狼商会是什么吗?”

  “南陵的地下王者。”

  “不怕自大说一句,我动一动手指头,就能把你像是蚂蚁一样碾死,”“瞪大眼睛看看你面前的人,全是道上一等一的人物你这个赤脚医生,玩不起的。”

  “今天,你有两个选择,一是交出解药,让出功劳,给郑署下跪道歉。”

  “二是拿出你的能耐,让我们知道你牛叉,招惹不起,得罪不起。”

  她俯身冷眼看着叶凡,语气带着一股傲慢:“如果你两个都不选,那我凌千水会替你选,到时可不要说我仗势欺人。”

  “虽然我只是一个柔弱女子,但足够让你和身边人悔不当初。”

  凌千水的修长双腿一错,摆出一个撩人姿势:“郑署是我的干姐姐,我不会让她被人欺负的。”

  叶凡笑了起来:“凌会长这么喜欢仗势欺人?”

  “仗势欺人?”

  “没错,我就是仗势欺人了,怎么的?”

  凌千水还掏出一部手机,丢到叶凡的面前冷笑:“如果不爽,觉得我们仗势欺人,你尽可以打电话叫人,我们在这等着。”

  叶凡饶有兴趣看着女人:“打电话叫人,这种戏码太没意思了吧?”

  “怕了?”

  这番话落入凌千水他们耳朵,就变成叶凡心虚找台阶下,顿时引得她满脸讥嘲。

  “怕了就怕了,别找烂借口掩饰自己无能。”

  “一个人可悲的不是无能,而是明知无能还死撑。”

  “别废话了,拿出解药,别为难郑署了”她又徐徐吐出一个烟圈,打在叶凡脸上慢慢散开。

  叶凡淡淡一笑:“郑盛妆还不值得我为难。”

  “郑署还不值得你为难,哼,这说的跟皇帝一样。”

  凌千水靠在椅子上,俏脸带着一抹不屑:“我真想见识一下,什么人值得你为难。”

  “你,就值得我为难。”

  叶凡一笑,站了起来,把咖啡从凌千水头上淋了下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