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四百零五章到账二十万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接到苏惜儿电话后,叶凡第一时间赶往高铁站。

  昨晚叶凡开玩笑让苏惜儿照顾,苏惜儿却当成了真,早上跟叶无九夫妇打了招呼,然后就收拾东西来了南陵。

  她来的路上还没联系叶凡,除了想给叶凡一个惊喜外,还有就是不想麻烦叶凡接她。

  直到出了事情难于善终,她才拿手机打给叶凡。

  车上,叶凡寻思着苏惜儿发生什么事,开到一半时,朱长生的电话打入了进来。

  “叶老弟,人在哪呢?

  今天忙不忙啊?”

  叶凡笑着回道:“去高铁站接人呢,今天不忙,朱先生有事?”

  “我倒是没事,不过华老找你好几次了,但你都没接他电话。”

  朱长生苦笑一声:“他让我联系你一下,问问你是不是还在生气,所以不想跟他有来往。”

  “华老找过我?”

  叶凡一愣:“我完全不知道啊。”

  朱长生一怔:“你不知道?

  华老打了你好几次号码,就是这个我现在打的号码。”

  “打了我好几次”叶凡一拍脑袋:“哎呀,我知道了,这几天,一个龙都号码被我屏蔽了,我以为他是房地产中介呢。”

  “对不起,真是对不起,你替我跟华老说声对不起,我真不知道那是他的电话号码。”

  “再说了,第九针一事,要生气也是他生我气,毕竟是我耍了他,我怎么可能生华老的气啊?”

  叶凡很是愧疚:“算了,我晚点亲自联系华老赔罪。”

  虽然他不知道华清风找自己什么事情,但人家辈分和资历摆着,叶凡当然不能托大。

  而且第九针一事,自己和宋万三差点把华清风吓死,叶凡怎么也该当面说一声对不起。

  “叶老弟,不需客气,没生气就好,是我冒昧打扰了,该我赔罪才是。”

  耳边传来华清风爽郎的笑声:“只是不知叶老弟中午有没有空?

  我在望江楼设了一桌酒席想请叶老弟赏脸。”

  他显然就在朱长生身边。

  “华老客气了,我今天有空。”

  叶凡神情犹豫:“只是我待会要去龙凤玉器行接一个朋友”“一起来,一起来,人多热闹才好。”

  华清风笑声很是响亮:“叶老弟,就这么说定了,中午,望江楼,不见不散。”

  叶凡笑着回应:“好,不见不散。”

  挂掉电话后,叶凡一转方向盘,半个小时后,车子出现在南陵高铁站。

  环视周围林立的广告牌后,他锁定一间龙凤玉器行。

  叶凡把车子停好就撒腿跑了过去。

  很快,他在玉器行门口的休息区,太阳伞下,看到了柔弱沉静的苏惜儿。手机端sm..

  一袭白衣,一条牛仔裤,一双帆布鞋,简约到了极点,可站在阳光中,却依然漂亮的惊心动魄。

  她轻咬嘴唇站着,旁边桌子放着一个盒子。

  盒子打开了,摊放着几十枚玉石碎片,色泽温润。

  叶凡跑了过去:“苏惜儿,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叶凡出现,苏惜儿先是一喜,随后低下了头:“叶凡,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能不能借点钱给我?”

  她很是愧疚的样子:“我以后会努力还给你的。”

  叶凡一愣:“借钱?

  你借钱干什么?”

  苏惜儿把事情说了出来:“我从高铁站出来,经过这里,不小心被人撞了一把,我不小心跌倒,把一个阿姨绊了一下。”

  “她手里的玉器掉在地上了。”

  “撞我的人一下子就跑掉了,我要追过去却被阿姨拉住了。”

  “她刚买的玉器碎了,发票和证书都还在,虽然我不是有意的,但怎么也该负点责任。”

  她把自己想来玉器行买个小玉石给叶凡做见面礼一事隐去,不想让叶凡有任何精神压力和负担。

  “原来是这样”叶凡还以为什么大事,随后拿起盒子中碎片:“多少钱?”

  他还转动念头,寻思这是不是一起碰瓷事件。

  “不多,二十万。”

  没等苏惜儿回应叶凡,玉器行大厅就走出两女一男,其中一个华贵女人重重哼道:“我不坑不骗,原价赔偿就行了。”

  “信不过价格的话,可以进去店内问一问,也可以调出监控看一看。”

  女人连珠带炮开口:“我真金白银花了二十万买的。”

  叶凡闻回头,随后大吃一惊:“柳阿姨?

  勇叔?

  末末?”

  华贵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柳月玲,而身边的是李大勇和李末末。

  李大勇也惊讶出声:“叶凡?

  怎么是你?”

  在李末末也一怔时,柳月玲脸色一沉:“叶凡,她是你什么人?”

  她还以为苏惜儿找来家长或者有钱朋友,结果却是她最不待见的叶凡,这意味着二十万很可能打水漂了。

  除了李大勇不会让叶凡赔偿外,还有就是叶凡不可能拿出二十万。

  “叶凡,这可是二十万的事,你不要胡乱搅和。”

  她警告着叶凡:“更不要把你勇叔拉进来。”

  李大勇顿时不快:“你怎么跟孩子说话呢?”

  李末末先是盯着叶凡,随后又盯着苏惜儿,眼神倨傲之余,也多了一抹复杂。

  她对叶凡问出一句:“叶凡,这是你女朋友啊?”

  苏惜儿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不,不不是”“勇叔,柳姨,她叫苏惜儿,是我医馆的朋友,来南陵找我有点事。”

  叶凡也很意外事主是李大勇一家,也就散去对方碰瓷的念头:“没想到碰到你们了。”

  听到叶凡解释两人关系,李末末莫名松了一口气。

  “实在不好意思,把你们的玉石碰碎了。”

  此时,叶凡掏出手机:“不过你们放心,我愿意”“朋友?

  网上说的没错,穷人的朋友还是穷人。”

  柳月玲眼神不屑:“叶凡,竟然她只是你的朋友,你就不要多管闲事了,让她给家里人打电话,拿二十万过来。”首发..m..

  苏惜儿想要说话,叶凡轻轻拉住她,示意一切自己处理:“阿姨,对不起,她没有家人了,这钱”他想说这钱由他来赔付,结果柳月玲脸色先变:“没有家人?

  也就是没钱?

  这二十万是不给了?”

  “我早说今天不要出门,不要出门,容易招惹倒霉的东西。”

  “你们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被人撞碎玉石,人家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二十万打水漂了,二十万啊,我可以买两个包包了。”

  “咱们怎这样倒霉呢,那么多亲戚朋友,一个能帮的都没有,全都是拖后腿,吸血鬼。”

  “我不管,这二十万都必须给我凑齐,没钱就给我去网贷果贷高利贷。”

  她盯着苏惜儿声音无形中拔高:“穷就牛比啊,穷就不用赔啊。”

  叶凡皱眉:“柳姨,说话注意一点,没说不赔”“就是,你怎么说话的?”

  听到柳月玲说话这么难听,李大勇脸色一板:“别说这丫头是叶凡朋友,就是一个陌生人,你也不能这样逼迫人家。”

  “可以写欠条,可以抵押身份证,可以分期还,法子多的是,干吗逼人家借高利贷?”

  “何况还有叶凡这一层关系,给小姑娘多一点周旋空间,对大家都好。”

  “这事我做主了,二十万,叶凡,让你朋友不用急,以后慢慢还就是。”

  他还对柳月玲吼出一声:“你再揪着二十万,我先替他们转给你。”

  “李大勇,你装什么大头蒜啊。”

  柳月玲怒了:“这可是二十万,不是二十块,而且这丫头只是叶凡朋友,你至于做冤大头吗?”

  李大勇干脆利落:“我相信叶凡,也相信叶凡交的朋友。”

  李末末没有介入父母争吵,只是对叶凡多了一抹不快,觉得他是父母争吵的罪魁祸首。

  而且叶凡难道不清楚,让她李末末多点好感,比维护苏惜儿更重要吗?

  在他们的争执中,店内跑出几个女员工看戏,知道事情缘由后,对叶凡和苏惜儿都指指点点起来,眼神很是嫌弃。

  “李大勇,你还真是朽木不可雕。”

  此刻,柳月玲更加愤怒了:“看来你脑子真是坏了。”

  “我们来这买玉石干吗?

  难道是为了我和末末?

  还不是为了给华清风送礼,让他出手给你诊治你的头痛?”

  “玉石碎了,你还起劲了”“我早就跟你说过,别什么穷亲穷戚都扶持,不仅让我们花不少冤枉钱,还让我们鸡犬不宁。”

  她指桑骂槐起来:“找了工作还不行,还连赔偿都赖掉,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听到叶凡工作都是李末末找的,几个女店员更是掩嘴娇笑,还真是一个没用的男人。

  李大勇也来了脾气:“玉石碎了再买一个就是,再大不了,我这病不看了”“勇叔,柳姨,别吵了。”

  叶凡打断了两人争执,扬一扬掌心手机:“这笔钱,我替苏惜儿给。”

  “你给?

  你拿什么给?”

  柳月玲闻怒极而笑:“还不是让你勇叔扛?

  你工作都要靠末末,拿什么赔偿二十万?”

  几个女店员也唾弃看着叶凡,这么有骨气,工作就不要靠女人啊。

  “叮”就在这时,一记锐响,一个人工语音提示响起:“柳月玲女士,支付宝到账二十万,请查收”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