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四百零七章狙击手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见到了华清风,李大勇一家都是懵懵懂懂的,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凡真的认识华清风。

  要知道,他们预约了十几次都被拒绝,而叶凡却是华清风亲自派人来请。

  甚至,华清风还真的设宴招待叶凡。

  柳月玲说了一路不可能。

  叶凡把李大勇一家来意告知华清风,华清风也没有什么扭捏,更没有追问叶凡为何不给李大勇治病。

  他大笑几声后就痛快给李大勇诊治。

  针灸一番,李大勇头疼很快缓解大半,华清风又给他开了一个药方,让李大勇可以慢慢固本培元。

  看完病后,李大勇一家本来要离去,华清风也邀请他们一起吃饭,那份坚持和亲切,让李大勇他们很是恍惚。

  他们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吃完饭后,李大勇偷偷去买单,接着就带妻女离开,他比柳月玲识趣,知道华清风跟叶凡有事情要说。

  虽然李大勇不知道叶凡何时认识华清风还这样交好,但知道一家子夹在里面不合适。推荐阅读sm..s..

  “叶老弟,这是清风堂的合同!”

  李大勇一家离去后,华清风轻轻挥手,米秘书马上把一份合同摆了上来。

  华清风手指一点:“老夫虽然不算高尚,但也是一诺千金,老宋治病一事,我小瞧你了,我认输。”

  “这是咱们当时的赌注,龙都清风堂,还请叶老弟收下。”

  他很是痛快把合同推到叶凡面前。

  “华老,万万不可。”

  叶凡连忙摆手拒绝:“宋老半小时丧命,不过是我跟他设下的局,跟你医术没半点关系,你的三才通幽也很有效。”

  “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我输了才对,毕竟你第九针虽然有瑕疵,但并不会让宋老丧命。”

  当时只是为了演戏逼真,所以叶凡才答应华清风的对赌,如今事情解决,他怎可能收下人家医馆。

  “我当然知道是你们设的局,但第九针确实是我自己揣摩的,也是错误的。”

  华清风感慨一声:“它不会让老宋一命呜呼,只是因为老宋早有准备,身体也没病,换成其他人,我那一针下去,病人真可能没命。”

  “我这几天做过几次临床施针,第九针的危险是存在的,还不小呢。”

  华清风对叶凡很是欣赏:“所以你一眼看出我针法缺失,不仅说明你医术比我高明十倍,也说明那一场对赌我真输了。”

  “在场近百人眼里心里,也都认定我输给了你。”

  “这赌注,你理当收下,不然大家会说我而无信的。”

  “而且比起一间医馆,我的声名更重要,所以叶老弟不收下,反倒是对我一记重击啊。”

  “叶老弟,给点面子,收下它吧。”

  “不然以后我都不敢见你,一见你就想起对赌一事,想起赌注一事,会成为我心中刺的。”

  他坚持要叶凡收下清风堂:“莫非叶老弟以后不喜欢我拜访你?”

  “叶老”听到华清风连消带打的话,叶凡很是无奈,思虑一会最终点头:“好,这医馆我收下。”

  “不过华老也要收下我一份礼物。”

  叶凡扬起一抹笑容,挥手让苏惜儿拿来纸笔,然后嗖嗖嗖写了一页纸,双手递给华清风开口:“这是三才通幽的第九针。”

  “以华老的造诣,估计半年就可以吃透。”

  他知道这是最好的回礼。

  “三才通幽?”

  “第九针?”

  “你真的会?

  这怎么可能?”

  华清风先是一愣,随后连连发问,很是惊喜,接过第九针认真查看。

  他本身就是医道高手,还熟练了三才通幽前面八针,所以审视一番就知道这第九针是没有水分的。

  叶凡的这第九针,不仅比他自己揣摩的顺畅百倍,还让前面八针的威力暴涨十倍,完全就是点睛之针。

  最让他震撼的,这第九针,还不是只有一种变化,叶凡足足写了三种变化,让三才通幽的应用扩大了好多倍。

  “真是第九针,真是第九针。”

  华清风激动不已,握着叶凡的手喊道:“叶老弟,你真是太好了,医界楷模啊,我不如你,我不如你。”

  华清风也是一代医道圣手了,医德也属于顶尖,可比起叶凡,他觉得自己相差太多了。

  因为叶凡无私给了他第九针,等于给了他整个三才通幽,这可是能开山立派的针法,叶凡捏着它能富贵几辈子。

  换成华清风,他再高尚也不可能把针法给别人,可叶凡就这样给了。

  “医术一道,达者为先,德者为尊。”

  “叶老弟德才兼备,以后我就称你一声叶师吧。”

  华清风拿着针法站了起来,对着叶凡来了一个鞠躬:“叶师他日有什么需要尽管吱声,华家上下一定不遗余力。”

  “华老客气了。”

  叶凡忙一把搀扶住华清风:“只要能用这针法多救几个病人,叶凡心里就满意了。”

  华清风一拍叶凡肩膀感慨:“生子当如孙此啊。”

  叶凡笑着摇摇头:“华老客气了。”

  “咦”突然,华清风目光微微一僵,死死盯着搀扶自己的叶凡后颈下方。

  叶凡领口松开的后背,有一个佛珠形状的胎记。

  叶凡微微一怔,反手摸了摸后背:“华老,怎么了?

  我粘到什么东西了?”

  “没什么,没什么”华清风迅速恢复平静,扬起一抹笑容:“我只是感慨,你年轻有为啊。”

  说话之间,他又多瞄了叶凡后背一眼,虽然看不到了,但脑海却清晰涌现胎记形状临近黄昏,叶凡带着苏惜儿离开望江楼,动作利索向飞龙别墅驶去。

  “对不起,给你招惹麻烦了。”

  坐到副驾驶座,苏惜儿微微低头:“二十万,我会努力还你的。”

  她算过了,估计五年可以还清这笔钱。

  叶凡没有说话,从望江楼出来,他感受到了一抹危险,很是强烈,可是环视四周却不见敌人。

  看到叶凡沉默,苏惜儿仰着小脸,更加小心翼翼:“你要扔下我了吗?”

  “傻丫头,别想这事了,勇叔病被治好了,他也把二十万转给我了。”

  叶凡一边快速离开望江楼,一边安抚她拿回了二十万:“再说了,这事就不是你的错,你不要再想了。”

  他刚才抽空又看了几快玉器碎片,发现切口有些陈旧。

  叶凡猜测是玉器行给柳月玲掉了包,然后让让推苏惜儿一把做替罪羊。

  苏惜儿长长的发丝贴在额头,黑白映衬显出皮肤的白腻,清丽无双:她不相信叶凡的话,但她心里很温暖,很感动。更新最快s..sm..

  叶凡笑着补充一句:“真心里过意不去,以后就好好照顾我。”

  说话之间,叶凡正要停在前方路口等红灯,突然余光捕捉到一个红点晃过。

  他右脚猛踩油门。

  车子忽地窜出。

  “扑”几乎同一时刻,一颗子弹凌空击射,后排车窗轰一声碎裂。

  满地玻璃!read3;